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天界·缺氧体验》之四  

2008-12-23 14:50:32|  分类: 张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 林 

1

 

我们蠕动在巨大山原下的谷地,右手是咄咄逼人的喀喇昆仑,左手是威风八面的莽奔昆仑,人与车被夹在中间,显得渺小而滑稽。为了驱赶这种不好的感觉,我让车停在一个高坡上,人爬向高处,准备以万物灵长的身份欣赏大山,玩味大山,来个一揽众山小。这时候,高原的太阳刚刚驾上长车起跑,火焰的色泽弥漫了整个高原。大海波涛一样的层层山峰,在光影中表现着自己,一边深红,一边紫黑。一半天使,一半魔鬼。他们拥挤着伸向目光的尽头,只觉得无数扭动的火苗在太阳的光芒里升起,边缘镶着流溢的金光。这是山的洗浴,山在耀眼而滚烫的阳光里跳舞。

 

我发现我每一次企图在山原面前表现矜持和尊严,它都以新的方式拒绝表现,打垮我的表现欲。从此我使用“征服”二字时总是很犹豫。

 

众山如神。他们或阳刚或阴柔的裸体在流泻的寒云中时隐时现,即使你向前走上一百里,他们还是那么遥远地蹲在原来的地方。它们个个气势磅礴,风流倜傥,出类拔萃,有纳天入怀之势。它们伟岸的身躯上生长着如长剑一般直刺青天的手臂,地球上8000米以上的山峰共有14座,全部集合在青藏高原之上。在喀喇昆仑山上有世界第二高峰8611米的乔戈里峰,有8068米的加舒尔布鲁姆山,有8047米的布罗德峰,有8034米的加舒尔布鲁姆第二峰。四个长人当面一站,不言不语,不吭不哈,我就强烈地感到它们的威慑和伟力。

 

从新疆的叶城进入西藏北部的阿里,有1055公里,为简易公路,沙砾石路面,宽3—5.5米,道路多翻山岭,沿峡谷、穿戈壁行进。途经8座大坂,其中阿卡子大坂最险,有30多个回头弯;苦倒恩布大坂最高,海拔6035米,雪小年份四季可通行,雪大年份须有排雪保障。

 

从叶城到阿里的路线为:叶城——库地——麻扎——赛图拉——三十里营房——康西瓦——红柳滩——甜水海——多玛——日土——狮泉河。沿途全由军队兵站保障。

 

离开这条路线,周围就是无人区了。无人区里不仅无人,连个野兽也看不到,找根绿草也稀罕。斯文·赫定在他的游记里描写了昆仑山的狼群、野驴、棕熊、野牦牛。他有一次被一头受伤的野牦牛穷追不舍,凶狠的牦牛嘴里喷出的白沫几乎溅到了他坐骑的屁股上。情急之中,他解下斗篷,把红绸里子朝外挥舞起来,如同潇洒的西班牙斗牛士。幸亏他的仆人及时补了一枪,这场滑稽的斗牛表演才告结束。然而今天,山里只有硕大丰腴的乌鸦在人类的居住点踱来踱去。这些靠人丢弃的垃圾才能在昆仑山上活下去的家伙已经与家养的鸡没有两样了,体态如鸡,步态如鸡,神态也如鸡,连头上那并不美丽的凤头也驯顺地缩了起来,我鄙视这些貌似野生骨子里全是媚态的家伙。我在动物的社会里发现了这样的事实:那些勇猛美丽矫健精灵的动物因为生着对人类有用的皮和肉和角,纷纷被残杀了,灭绝了,而那些卑琐丑陋吃死尸吃腐肉的动物偏偏因为无用而活得很逍遥很自在。当然,在人类的社会里,也不乏这样的例子。

 

山原上的我渐渐地感到了压力。由于海拔太高,大气压减少,我感到眼球在向外鼓,鼻腔被压迫得很疼,脑袋在急剧地膨胀,太阳穴豁豁地跳动,胸腔里有一只大鼓被敲得咚咚山响。

 

一种前所未有的不适感包围了我。

 

2

 

很早就发现人类文字的不可靠了。世界上有许多文字难以抵达的死角。往往越是壮丽奇伟的文字后面越是难以承受的严酷。因为阅读时,人们是在相对舒适的环境里用心灵感受,而一面对现实,肉体将彻头彻尾地感知靠想象美化的现实是多么靠不住,倍受折磨的肉体最懂得真象。“世界屋顶”的严寒、遥远、孤寂近似于冰凉的南北极,故被称为“地球第三极”。比南北极更让人难过的是这儿缺乏赖以生存的空气,用毛巾把口鼻捂紧憋一分钟,你将对缺氧的滋味有一点正确的体验。

 

人类早在16世纪就对高山反应有了较为详细确切的记载。1892年,;个叫Why Mper的欧洲人在对安第斯山的探险后得出结论说:“高原对呼吸的影响谁也避免不了,这种影响无论何时何地都会限制着人们的活动范围。将来,人们无论为了探求知识还是扬名于世,可能努力想达到地球上的各个顶峰,但在向上攀登时会发现,他们不得不以自己越来越小的力量去应付越来越大的困难。”

 

缺氧的痛苦无法表述,这里的氧气比平原和海平面少一半。这是一种默默地折磨。一种静悄悄的痛苦。

 

我的腿变成了激流中的水草,飘摇不定,柔若无骨,头颅失去了支撑越来越沉重地耷拉下来,所有的思维都发生了断裂,所有的雄心在一瞬间灰飞烟灭,我感到身体在大气压下咔咔作响,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问题,我会不会死在这个海拔5200米遍布褐色石头的麻扎大坂上?麻扎,维吾尔语坟墓的意思,它埋葬了多少过往的行旅?那些乌鸦,一团漆黑的家伙们真的会落在我的坟头上唱着沙哑的歌拉屎吗?那才叫黑色的幽默。

 

我现在全力关注的是我的身体我的生命。我感到我缺氧的肺叶在急剧地扇动着,我身体的每一个零件都向它索取氧气,它只好宣布自己处于供不应求的紧急状态,一些原本处于休眠状态的肺泡被唤醒投入工作,肺动脉的压力很高,肺上的毛细血管因为承受不了这超常的压力开始向外渗水,我的肺出现了水肿,我急骤而痛苦地咳嗽着,咳出了粉红色的痰,痰上布满了粉红的泡沫,柔和悦目的粉红色使我感到我命薄如纸。

 

我的心脏此时此刻象一只被猎人追捕的兔子拼命跳腾着,即使我一动不动仍是每分钟心跳110次。肺动脉的高压迫使心脏以更高的压力向肺部供血,我的右心室气吹似地肥大起来,心肌面临坏死的威胁。

 

我的血液里负责携带氧的红血球大大增多了,深红的血变得又粘又稠,流动的速度越来越慢。我的指甲、耳垂、嘴唇和能种二亩地的巨鼻上呈现出奇怪的紫蓝色,象小时读书读到的蓝鼻子弟弟。我距离变成青面獠牙的妖怪只有一步之遥了。

 

我宝贵的脑袋也被株连,急性的缺氧使我丧失了记忆,丧失了意识,脑血管里渗出的水使我头痛欲裂,象孕妇那样频频呕吐,我甚至|记了同行者的名字。我很努力地想我站在什么地方,却没能想起来。我开始语无伦次,越是想说清楚一个问题就发现这个问题变得更糊涂了。我越来越烦燥,一泡热尿不由自主淋漓而下,顺着裤管冻成了一根浑黄的冰棍。这时候,我缺乏革命乐观主义的脸上表情呆滞,精神萎靡,反应迟钝。

 

我脱发,我指甲凹陷,我发傻,我眼睑颤动,我老看见前面路边蹲着一个人,走近了又什么都没有,我怠懈得什么也不想干,甚至忘了此行的目的。

 

我知道这就是急性的高原适应不全症。我本来运转正常的身体现在完全彻底乱了套,它需要用一个星期的时间重新调试调整。如何活下去,已经成了我等一行人的主要矛盾,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当然,过一星期我也许能有所适应,可是随之而来的将是可怕的适应性的疾病,身体将产生一种缓慢与严重的衰退,脑细胞会早衰,甚至发生神经和精神障碍。

 

这时候我才理解为什么那个年轻的排长一见面就讲鬼的故事。本来是约他来讲讲守卫昆仑的经历和趣闻。他愣怔了一会儿,指指我坐的床,严肃地说:“就是这张床,不能睡,闹鬼!”

 

看他一点开玩笑的味道也没有,而且神智清醒,我只有聚精会神地听下去。他说他刚分来就住在这个床上,晚上一躺下就有人抬床板,身子象躺在波涛里一样上下颠簸。这时,头顶上就有人划火柴。“嚓”,着了,一会儿,灭了,“嚓”,又着了,又灭了。就这么着能嚓一晚上。床上还有一截柳木墩子,晚上老是呼隆呼隆滚,滚出来又滚回去,有时候滚到了屋顶上,压得瓦片咔咔咔地迸裂,可是早上一看,一切又完好如初。

 

排长郑重地宣布他是无神论者,但经历的事情又是千真万确,我不知道该往笔记本上记些什么。在特高海拔上,由缺氧引起的幻觉常见,并可能具有戏剧性和灾难性的影响。1975年在阿根廷安第斯山脉的阿空加瓜山(6920米)一次不幸的登山运动中,8人之中死了6人,剩下的两人回到基地后说,他们在山顶看到了公路,骡子和树,还听到一个巡山人在说话。其中一个人说,“就象站着做梦似的,许多年前,有一次我曾看见一匹马在跳舞。”而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儿。脑缺氧造成的幻觉如此古怪离奇,以致成为盛行一时的新闻。听了这故事看了这轶闻的当天晚上,虽然没人在我头顶划火柴,却听到小时候的一位好友唤我的名字,我答应着爬起来,黑暗中好长时间不知身在何处。

 

这就是幻觉吧。

 

也好,使孤寂的日子有了色彩。(待续)

(擅自转载本文将会引起版权纠纷,如欲刊登或出版该作品,请务必与本人联系:zlyes@263.net)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