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射击标兵莫立荣  

2008-12-07 21:30:02|  分类: 节目重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射击标兵莫立荣

(数来宝)

8205部队战士业余演出队集体创作

李德生执笔

(1964年稿)

  射击标兵莫立荣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乙:五好花开遍軍营,

   我找誰結成一对紅?

甲:你要想結一对紅,

   我給你介紹人一名。

   他一百一十七次去打靶,

   优秀就是一百零八,

   武汉部队树标兵,    .

   你說这个人中不中!

乙 (白)你說的是誰呀?

甲:这个同志个不大,

    他平常不爱多說話。

乙:(白)不說話呀!

甲:未曾說話先带笑,

    对同志一点不驕傲。

乙:(白)我問他的名字!

甲:他的名字叫得响,

    經常登上光荣榜。

乙:(白)瞧你这罗嗦劲!

甲:他黑黑的脸堂放紅光,

   半身的照片沒扛枪。

乙:(白)这不是废話!

甲:你別管废話不废話,

   他的名气比你大。

乙:(白)你把人家的名字給

    忘了是怎么的?

甲:他的名字我怎能忘,

   俺俩一块照过象。

乙:(白)你是說不說啦?

    (要走)

甲:叫同志,你别走,

   他是一个神枪手。

乙: (白)我問他的名字!

甲:神枪手,有美名,

    就是我的老乡莫立荣。

乙:(白)啊!莫立荣呀!看

   你繞这么大个弯。

 

 

甲:(白)我不繞弯你能加深

印象嗎?

乙:(白)我問你,莫立荣真

    和你是老乡嗎?

甲:(白)那当然啦。

    我們俩一起凫过水儿,

    摸过魚儿,

    打过架,

    甩过泥儿,

    在一个学校讀过书,

    冬天一起堆雪人儿,

    夏天一起摘野梨儿,

    演过剧淘过气儿,

    还一起扛过烧火棍儿。

乙:(白)真有意思!

甲:他家挨着我的家,家里常

    把我們夸,

乙:夸什么?

甲:他媽拉着我的媽,說我俩

  是一根藤上的俩苦瓜。

乙:俩苦瓜?

甲:两个苦瓜一根藤,我俩是

    一对小貧农。

乙:哦,是阶級兄弟。

甲:在那一九六一年,

   我俩同时把軍参,

   同时坐車到湖北,

   同时来到一个班。

乙:(白)这可真巧啦!

甲:入伍后两忆三查好課程,

    眼更亮来心更紅。

    阶級觉悟大提高,

    革命的干劲冲云霄。

    在党的培养教育下,

    我俩再也沒有打过架。

乙:(白)还打架象話吗?

甲:小莫說如今咱当上解放軍,

    光荣的重担担在身。

    学习黄继光邱少云,

    要做那紅色接班人。

乙:(白)决心不小哇!

甲:俺班数着小莫决心大,

    可也数他的臂力差。

    端起枪,腿发顫,   

    缺口准星总对不成一条綫。

   他眼发花臂发酸,

   四点瞄准最后才过关。

乙:(白)你算了吧!

   小莫的事迹登过报,

   同志們哪个不知道。

   神枪手,实可歌,

   电台都把他的事迹来广播.

    他举枪能打空中鳥,

    射击比你成績好,

    他举枪能打空中雁,

    你要比他差一半。

    不信你和他比高低,

    准把你比成烏拉稀。

甲:(白)去你的吧!

    我說的西,你說东,

    我說的雨,你說凤,

    我說的新疆哈密瓜,

    你說的东北大馬哈。

乙:(白)你說的是啥呀?

甲:(白)我說的是刚参軍的时候.  

乙:(白)啊!刚参軍哪!

甲:(白)对!

   一入伍他想当个神枪手,

   那时候基本功夫还沒有,

   端起枪,手打顫,

   还一个劲的直流汗。

乙:(白)怎么?是吓的?

甲:(白)哪儿!他一气就练几个钟头。

乙:(白)哦!是累的。

甲:小莫說:平时练兵流点汗,

    战場上要叫敌人用血换。

    平时练兵吃苦多,

   战場上要叫敌人的死尸用車拖。

乙:(白)說的对!

甲:小莫經常对我讲,

    练兵就是为打仗。

    有一次我和小莫正預习,

    嘩嘩的雨水下得急。

乙:(白)那就等雨停了再练呗!

甲:我的意思跟你差不多,

   可小莫一旁把話說:

   这点雨,下的好,

   正好給咱洗个冷水澡。

   他坚持預习雨里站,

   练了一遍又一遍。

   这冷水澡可不簡单。

   把我淋的吃了三天病号飯。

乙:(白)我看你是过不得硬,

以后多在雨里练练就好啦。

甲:光雨里练兵还不行,

   他专在风里练硬功。

乙: (白)风里怎么练吶?

甲:风里练兵更稀罕,

   枪上挂着手榴弹。

   在风里练瞄准,

   就看枪端的稳不稳。

乙:(白)练的好!那他三伏天怎么练呢?

甲:三伏天练兵斗志高,

   哪怕它烈日炎炎似火烧。

   小莫說,练兵最好是三伏天,

   太阳晒了不得关节炎。

乙: (白)嘿!能治病啦!那

   他三九练不练呢?

甲:小莫說三九练兵最有味儿,

    不用花錢买冰棍儿。

乙: (白)行軍怎么练呐?

甲:行軍中练兵不用愁,

   坐上車子不用汽油。

乙:  (白)电气化啦!

甲:十一号汽車开的快,

   就是沒安胶皮带。

乙:(白)还是走路啊!

甲:行軍是练兵的好时机,

   边走边学测距离。

乙:(白)嗬!时間抓的真紧,

甲:行軍預习还不算,

    还专門对着阳光练。

乙:(白)晚上沒有阳光呢?

甲:晚上练的办法好,

    把那星星月亮找。

乙:(白)阴天沒有星星月亮。

甲:沒有月亮不着急,

    对准灯泡去預习。

乙:(白)要停电呢?

甲:沒有电也不慌,

    炉子里边有火光。

乙:(白)夏天不生火。

甲:不生火那也行,

    端枪对准螢火虫。

乙:(白)沒有螢火虫。

甲:沒有螢火虫也能預习。

乙:(白)怎么預习呀?

甲:他黑夜也练扣板机。

乙:  (白)怎么练呢?

甲:(白)把大姆指当板枪,

    练击发要領嘛!

乙:(白)好啊!他为什么这么苦练啊?

甲:要問他为什么这样练,

    只因为“为人民服务”

那篇文章他讀有几十遍。

乙:(白)学毛主席的文章觉悟提高啦。

甲:毛主席的著作常学习,

   好比是猛虎添双翼,

   就这样迎着困难向前走,

   每次射击打优秀。

乙:优秀的成績真可夸,

   我看你就不如他。

甲:(白)不如他?不如他能

    叫我和他一道表演吗?

乙:(白)你表演什么?

甲:(白)那还用說,当然是这个啦!

乙:(白)步枪?

甲:每次表演是俺俩,

   小莫射击我掌靶。

乙:啊!掌靶,那誰不会呀!

甲:小莫打靶我倒霉,

    风把我帽子吹掉好几回。

乙:(白)啊,这么大风可得注意点。

甲:这情况沒有什么了不起,

    小莫的技术我摸底。

    只見小莫走过来,

    不慌不忙上了靶台,

    举起枪来叭!叭!叭!

    乐得我心里开了花,

    好象吃了糖麻花,

    走路都忘了佬佬家。

乙:(白)看你乐的那样子,

   到底打的啥成績?

甲:打的成績真是好,

   六发子弹六十环一点也不少。

   靶沟里我把环数这么一报,

   乐的全場同志拍手笑。

   同志們讚,首长夸,

   三千万人来給小莫带紅花。

乙:(白)啊!三千万人哪?

甲:三千万人不算多,

    还有那零头我沒說。

乙:(白)那三千万人靶場能站得下嗎?

甲:三千万人不算多,

    一共才坐了四卡車。

乙:(白)啊!有这么大的卡車 嗎?

你越說我越糊涂啦。

甲:(白)你糊涂啥呀!

    那是今年过元旦,

    湖北省派来了各界人民慰問团。

乙:(白)啊!鬧了半天是亲人慰問团呀!

甲:(白)对呀!

乙:(白)好呀!

甲:表演完毕下靶台,

    亲人們紛紛围过来,

    都向小莫来祝賀,

    好象沒有看見我。

乙:(白)你算老几呀?

甲:沒有我給他去掌靶,

   沒有目标往哪儿打。

乙:(白)你掌靶有什么了不起!

甲:(白)有啥了不起!

    要是你去打靶,

我叫你打都没法打,

乙:你掌靶我一样打。

甲:我要把靶子这么一横,

   保险叫你吃烧餅。

乙:(白)你敢誠心搗乱!

甲:我要把靶子这么一换,

   看你打上打不上。  .

乙:(白)你发疯啦!

甲:我要把靶子这么一搖,

    你再好的技术也发毛。

乙:有这样掌靶的?

甲:我把靶子这么一倒,

   叫你找也沒法找。

乙:你这样掌靶誰打得上?

甲:(白)小莫就打得上。

   我把靶子随便动,

   他端起枪来就打中,

   我把靶子随便搖,

   他拍的一声就打着,

   我把靶子随便晃,

   他举起枪来就打上,

   我把靶子随便倒,

   他子弹追着靶子跑。

乙:(白)好,好,好!

你說的我全相信,

現在靠边休息去吧!

甲:(白)我休息去?

    亲人們要給小莫拍照片,

    也拉我在小莫后边站。

乙:(白)真賴上啦!

甲:我和小莫合拍照,

    喜得我咧着大嘴一个劲的笑。  

乙:(白)还滿神气哪!

甲:照片寄来这么一看,

   我的身子凉了一半。

乙:(白)怎么啦?

甲:照片上只有人一个,

   光見小莫不見我。

乙:(白)沒照上你?

甲:那靶子在我前面放,

   遮的我沒有照上相。

乙:(白)你該站到前边呀!

甲:站到前边也不行,

    人家专照靶上的黑窟窿。

乙:(白)我明白啦!

照相的时候你也掌靶。

甲:都怪那照象的沒說清,

    白叫我笑了半分钟。

乙:嘿!

甲:从此我向小莫挑了战,

   他要咋练我咋练。

乙:(白)你跟他学上啦!

甲:我和小莫訂了合同,

   俺俩結成了一对紅。

乙:(白)真下决心啦。

甲:多亏小莫把我教,

    我的技术才提高。

乙:(白)那射击成績一定不錯。

甲:年終考核去射击,

   我和小莫打的差不离。

乙:(白)你真赶上他啦。

甲:赶上他我也不驕傲,

    俱乐部到底給我俩拍了照。

乙:(白)这回可沒把你拉下。

甲:你要不信去看看,

   我和小莫并肩站。

乙:(白)我干嘛不信哩!

甲:(白)你真信啦?

乙:你这一說我早心动,

   我定找小莫去取經。

甲:(白)你也找他呀!

乙:他要是同意和我訂合同,

    我也和他結成一对紅。

甲:你要想結一对紅,

   不找小莫也能行。

乙: (白)找誰呀!

甲:我跟着小莫后边走,

    現在也成了神枪手。

乙:好好好!行行行!

    你也成了莫立荣。

甲:只要我的意見你贊成,

    咱俩就結成一对紅。

乙.沒說的,我贊成!

甲乙:对!咱俩結成一对紅。 

(本文原载1964年8月武汉军区政治部文化部编印

 <刺刀颂----第二届业余文艺汇演节目选辑>一书)

 

(以下是最初的扫描图片,特保留以作本博客发展见证)

 

 

   射击标兵莫立荣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射击标兵莫立荣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射击标兵莫立荣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射击标兵莫立荣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射击标兵莫立荣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射击标兵莫立荣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射击标兵莫立荣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