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缘分之源  

2009-01-17 19:41:25|  分类: 子明诗歌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守义与我
                                  
                                                                                                                                雷子明

 

缘分之源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前天突然接到守义兄电话,请我去孝感参加一个活动。车子也安排好了,由何忠华主席来接。未等我问清楚什么活动,电话已经挂断。

         上车后,我问起此事,大家都笑了。
         何主席说:"他没告诉你吗?"
         "没。我猜测他的潜台词是:来了你就知道了。"
         "你也有意思,主题不清楚就上车。"
         "大哥之言,岂有不从之理?"

        他就是这么个人:大事不忘,小事不记,真拿他没办法。
        一路上笑声不断,谈的都是守义为人趣事……

        活动场地设在孝感宾馆会议室。
        周围悬挂着名人贺词书画;"李守义从文五十年研讨会"横幅十分醒目;省、市专家学者济济一堂;气氛十分热烈、和谐。

        我很羡慕他。
        在他七十大寿喜庆之时,市委宣传部和文联组织这么高规格的座谈会,对他五十年来从事文学创作与"孝文化"研究进行总结式的研讨,还专门授予了他突出贡献奖。虽然奖金不高,但 "红头文件"不是金钱所能比拟的。

        我很同情他。
        几乎把所有精力和心血都用在工作和写作上。在身兼多职的领导岗位上写出好几百万字文章和作品,还主编出版了多部丛书。人虽消瘦了,但精神还像棒小伙。许是在部队当侦察兵多年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当然,嫂夫人体贴关爱、精心疗养也是功不可没。

        我很敬佩他。
        从部队到地方,从孝感到全国,从长者到青少年,他有那么多老朋友、好朋友。看今日高朋满座、倾情叙谈足以证明他有多好的人缘。
        为人处世、来来往往,接触多了,趣事笑谈也就不足为奇了。

        会上发言,个个精彩,因为都是有备而来。唯独我两手空空、毫无准备。好在我俩几十年的情感,还用准备么?即便是说梦话,我想也不会跑题的。

        对他的人生评价,有红头文件;对他的作品研讨,有专家学者;我只想谈一些人们鲜为人知的小事:即我和守义的"四老"故事。

       一曰:老乡。
       他是孝感人,我是赤壁(蒲圻)人,怎么是老乡呢?
       六十年代初,蒲圻隶属孝感地区管辖,同一地区,算得老乡否?此乃其一;我俩的夫人当年都在咸宁温泉工作,可谓老街坊。老街坊算得老乡否?此乃其二;更有理由的是:他从我的家乡蒲圻入伍,而我入伍则到了他的家乡孝感花园;他在我家乡工作时,踏遍了蒲圻山山水水;我在他家乡当兵时,训练场上摸爬滚打;他视蒲圻为第二故乡,我视孝感为第二故乡,岂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乡么?!(似有点绕口令,也就是这样越绕越紧,我俩的情感也就难分难解了。)

       二曰:老战友。
       他早几年入伍,我紧追其后。他驻王家岗,我驻松林岗,两岗相距不过四、五公里,同属一支英雄部队:即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后来,他在师直宣传队,我在八十五团宣传队,每年会演总是竞争对手。再后来,我俩又一起调入十七军宣传队创作组,经常一起下部队采访,回来后各自创作;又经常一起讨论,争得脸红脖子粗。虽然分分合合、离别重逢,可那种老战友情结始终把我们"结"在了一起。

       三曰:老同事。
       我们从未商量过离开部队后干什么?也不知道还能否在一起?
       也许是经历相同,爱好相同:都当过兵,都参加过文艺宣传队,都一直搞创作。虽然后来他去了西北,我仍留在中原,相距千里之遥,人隔心不隔。
       百万裁军时,他回了故乡孝感,我就地转业武汉。没想到的是:他分在孝感地区群众艺术馆;我安排在湖北省群众艺术馆。再后来,他当了馆长,我也当了馆长;。当一样的"官",干一样的"活",不在一个单位,却在一条战线。经常业务往来,真是不在一起,如在一起。说是老同事也不为过。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馆长见馆长,情谊加倍长。"每次见面总嫌时间太短:叙不完的友情;谈不完的工作。这不是巧合,这是缘分!

       四曰:老大哥。
       他年龄比我大,军龄比我长,阅历比我丰富,是名副其实的老大哥。既是大哥,当然很自然地成为兄弟的偶像。
       记得刚当兵时,他发表在战斗报上的诗,我总是剪下来当做范文读。读着、读着就学着写;写着、写着就上了"瘾"。偶尔也能登上几句顺口溜,还溜不顺。即使这样,也会激动得好几天睡不着。可是后来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寄去的稿件不是被退回,就是石沉大海。他却仍然隔三差五的有作品见于报刊。馋得我心里痒痒的,见面就找他取经。他也从不保守,总是跟我讲如何深入生活、如何观察生活、如何提炼生活……实在话,这些经验对我后来的创作确实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但有一条重要经验却是我自己悟出来的。
        我们常爱邀几个战友散散步。走着、聊着,你会发现他突然不见了。但不用找,准是蹲在路边聚精会神地写着什么。时间长了,我们也习惯了他的这种习惯。他总是把自己置身于创作的氛围之中,不让稍纵即逝的"灵感"跑掉。
        他还有个"开夜车"的创作习惯,那我是学不到的,也不愿意学。我喜欢早早地睡在床上"胡思乱想"(直到现在仍然如此),可床头上放着小本子和笔的习惯,却是从他那里不折不扣学来的。

        李守义和我的故事太多了,讲起来我可以不加思考、滔滔不绝:他的为人厚道,他的虚心好学,他的刻苦钻研,还有他的大智若愚……
        我想凡是熟悉他的人也都会像我一样,讲起来绘声绘色,听起来生动感人。
        读他的人生你会觉得很艰苦;读他的作品你会觉得很快乐!
                                         
                                                                                                             2008年岁末 紫阳湖畔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