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剑 跃 武 汉(节选)—14 (雷河清)  

2009-12-17 15:59:39|  分类: 河清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 跃 武 汉(节选)—14

 

□雷河清

剑 跃 武 汉(节选)—14 (雷河清)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亲临战斗  夜过汉宜公路

不辞艰辛  采访边区纵队

 

史沫特莱在鄂豫边区三个月的采访中,

京山、安陆、应城、汉川、钟祥等县的山山水水,到处都印满着她那执著追求的坚实足迹;到处都留下了她那金发碧眼的高大身影;到处都回响起她那悦耳动听的高亢歌声……

 

夜 过 汉 宜 公 路

 

侏儒大捷!胜利消息不胫而走,在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的营地里处处可闻。

正在收拾行囊准备去武汉西北的天汉湖区采访的史沫特莱,听到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格外高兴。她放下行囊,马上找到纵队领导,激动地要求:“对不起,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去采访打侏儒山凯旋的部队,行吗?”

“当然行。”纵队领导告诉她:“史先生,您不必改变去天汉湖区的计划。”

“为什么?”史沫特莱迫不及待地问道。

“在您去天汉湖区的必经之路上,您一定有机会采访攻打侏儒山的团队。”纵队领导如是说:“他们营地就在那里。”

“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假如赶得巧的话,您还可能见到李司令员哩!”

“OK!太棒了。”史沫特莱高兴地打了一个响指。

护送史沫特莱去天汉湖区的小分队(一个排的兵力),由指导员带队,午饭后出发上路,一路行军无话,在离汉宜公路还有十多里的一个村庄,小分队停下来,休息、吃晚饭,待天黑后过公路。

晚霞散尽了最后的余辉,夜幕悄悄降临。这是1940年2月中下旬(农历正月十五至十七日),春寒料峭,连刚圆又缺的月亮也似乎怕冷,在云层里穿来穿去,是月追云,还是云弄月?史沫特莱凝神望月,小分队要出发了,她才回过神来。

夜已深沉,小分队悄无声息地向前疾进,史沫特莱的坐骑——一匹小白马的马蹄声,节奏分明地打破了寂静的夜,指导员告诉大家,前面就要到汉宜公路了,公路边有鬼子的据点,大家要保持安静,快速通过。他特别嘱咐史沫特莱的马夫,牵好马,保护好史先生,不得有任何闪失。

正在指导员交待任务的刹那间,前面不远处发现一片火光。敏感的指导员立即作出判断:有敌情!下令小分队停止前进。他马上派出有经验的丁班长带一名老战士去侦察,同时命令大家,不要讲话,不要咳嗽,作好战斗准备!

紧张的空气,几乎凝固了。当然,这对有着丰富战地采访阅历的史沫特莱也算不得什么。可是对负有保护她的指导员和小分队来说,就不是以往的一次遭遇战了。“必须保护史先生的安全!”这是纵队首长的命令,我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命令,坚决完成任务。指导员正思考着眼前即将发生的一切,如何处置……

丁班长和战士侦察回来了。“指导员,你判断得对,有敌情!”

“快说!”

“是日本鬼子在烧老百姓的房子,抢老百姓的东西。”

“有多少鬼子?”

“不多,十五六个吧。他们在公路边生火烤鸡、煮肉吃!”

“揍那些狗强盗!”一个老兵愤懑地骂道,拳头握得咯咯响。

“指导员,下命令,打吧!”战士们异口同声吼叫着。

“别吵吵!打是肯定的。但是……”指导员停顿了一下:“大家都知道,我们这次的首要任务是安全护送史先生到天汉湖区去,这是纵队首长给我们的任务。我在想,现在,我们遇到了敌情,大家说,有么法子做到既保证史先生的安全,又可以打鬼子?”

“指导员,我有办法。”丁班长开腔了:“让史先生,还有翻译同马夫从左边先过公路,我们从右手迂回过去打鬼子一个措手不及。”

“丁班长这个主意不错。”战士们附和着。

“我也这样想,大家作好战斗准备,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擅自行动!”

指导员将行动方案告诉了史沫特莱和她的翻译骆方(罗叔平),最后说:“你们过了公路后,在前面等着我们,战斗会很快结束的。”

“NO,NO,不,不!”史沫特莱坚持道:“我要同你们一起战斗,打鬼子!”

“这是不可能的,史先生。”指导有些着急了,您必须听我的!保护您的安全是纵队首长给我下达的命令,那我现在也命令您,按我们大家商量的意见办。史先生,我求求您了,没时间了,如果让那些杀人放火的鬼子跑了,我们会遗憾的。”

“好吧,我服从命令,不使你为难,密斯特骆,咱们走。”

史沫特莱三人从远离火光的左边弯道朝公路走去,这时,月亮完全躲进了云层里,天黑下来了。

激烈的枪声终于响起,战士们已经和日本鬼子干上了!正当史沫特莱他们快走进公路的时刻,公路上响起了汽车的马达声,汽车大灯灯光雪白刺眼,枪声、手榴弹爆炸声此起彼伏……

史沫特莱的马夫是一个刚参军不久的小新兵,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不免有些紧张。听见枪响,他抓住马嚼子,慌不择路,朝麦田跑去,哪知道马反而不跑,急得马夫不停地叫道:“史先生,打马呀!打马呀!鬼子来了!”

马夫拉着马拼命往前跑,完全不知道东南西北,骆翻译也不知去向。在他们身后,战斗仍在继续,哒哒的机枪声,轰轰的手榴弹爆炸声响彻夜空,只是没听见鬼子追过来的声音……

“站住!”史末特莱对马夫喊道:“鬼子没有来,我们要迷路了!”

马夫并未听见她喊什么,还一个劲的上气不接下气地朝前跑。史沫特莱抓住缰绳让马停住,猛地从马上跳下来。

“我们必须回去!我们必须找到自己的战士!”史沫特莱对这个被吓坏了的马夫喊叫着。

流弹的尖叫声从头顶掠过,胆小的马夫吓得哆嗦了一下。史沫特莱抓住他的手,安慰道:“别害怕,这是流弹。”他们牵着马隐蔽到一座高大的古墓后面。

战斗结束了,黑夜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胆小的月亮再也没有出来,几颗顽皮的星星眨着疲惫的眼睛。马儿也恢复了常态,大概是饿了的缘故,开始啃脚下的青草……

经过这一番折腾,马夫也完全平静下来,望着吃草的小白马,他悄声道:“史先生,咱的马是白色的,日本鬼子会不会看见?它吃草的声音,鬼子能听见吗?”

史沫特莱笑了。看着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小战士,顿生感慨,要是和平年代,他应该在学校念书,完成学业。该死的战争,且不论毁坏了美丽的家园,也耽误了一代人好好读书哟。她用不太流畅的中文说道:“不会,不会。鬼子早被我们战士消灭了!”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等着。”史沫特莱说:“别着急,他们会来接我们的。”

马夫还是有些不放心,反问道:“要是他们不来接我们咋办?”

“不会的!”史沫特莱坚定地回答:“我们商量好了的。你在这里看着马,我过去看看。”

她走出墓地,爬上前面的小山坡。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她决定发联络信号试试。

马夫立即制止道:“史先生,莫发,莫发!鬼子要是听到信号会扑过来的,我们还是在这里等着吧。”

“不会的,你听我的没错,我们不能在这里傻等了。”史沫特莱毫不犹豫的轻轻地拍起巴掌,也许是声音太小,没有回音。

她又拍了一次,侧耳倾听,仍然没有回音。她朝前挪动身躯,使劲地拍响巴掌!不一会远处传来了小心翼翼地回答信号。她再拍一次,远处作了肯定的回答。马夫也听到了,但他怀疑是鬼子。史沫特莱高兴地抓住马夫的手,牵着马朝着信号的方向摸索前进,走一段,再小心地发个信号,听到的回音已越来越近。她小心谨慎,躲在马后,抽出手枪,打开保险,屏住呼吸……

眼前突然闪出三条黑影。“口令!”他们厉声叫道,拉枪拴的声音清晰可闻。

“铁蛋!是我马驹!”马夫听出黑影人的声音,狂喜地叫着对方的名字奔跑过去,搂着铁蛋的脖子:“可找到你们了。”

“史先生呢?马驹。”

“我在这儿哩!”

“史先生,您好!您受惊了,对不起!”铁蛋十分有礼貌地说:“指导员把我们分成三个组到处找您啦!”

“谢谢!”

指导员听到史沫特莱发出的联络信号了,带着战士跑过来:“史先生,对不起!让您久等了。您没事吧?”

“没事。”史沫特莱上前紧握着指导员的手,激动不已:“指导员,请你告诉我,我们有没有损失?”

“我们怎么会有损失呢?”指导员笑着说:“我们胜利啦!小日本被我们消灭啦!”

“我们狠狠地揍了小鬼子!”战士们欢呼、雀跃,有一个战士高兴得吹起了口哨。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指导员与史沫特莱分手后,带领战士们迅速从右边扑向敌人。恰在这时,公路上开来了两辆鬼子的卡车,指导员果断地命令道:“丁班长,你带你们班去消灭烧房子的日本鬼子!其余的人跟我打敌人的汽车!”

“是!”丁班长一声招呼,战士们箭一般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指导员指挥战士们埋伏在公路两侧的高坡上袭击敌卡车。

“我们一个冲锋打过去,把烧房子的鬼子干掉了八个。”丁班长侃侃而谈:“太可惜了,跑了七八个鬼子。”他的语速太快,骆方不停地翻译,史沫特莱竖起了大拇指。

“鬼子汽车开着大灯明晃晃的,我们朝它扔了四个手榴弹,一个正好扔在第一辆车厢里,爆炸了,炸死多少鬼子不知道。一个扔到了第二辆的后面,爆炸了,车子烧着了。”指导员像作报告一样,抑扬顿挫:“还有两个都扔到了两车之间,可惜没有投中油箱,让鬼子把汽车开跑了!”

“他妈的,今天我这唯一的一挺机枪也不太争气了,才打了一梭子子弹就卡壳了。”机枪手抱怨道:“不然的话,两车鬼子连人带车都别想跑!”

战士们一面骂机枪,一面骂鬼子,毫无倦意,边走边聊,谈笑风生……

黎明前,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雾笼罩四方,小分队在浓雾中穿行,能见度非常低,几米之外,物体难已辨认。“跟上,别掉队!”指导员往后传口令……

“这大雾要是收起来,今天肯定是大晴天!”丁班长小声说道。

“为什么?难道你懂气象?” 史沫特莱饶有兴趣地问。

“不,我不懂气象。”丁班长谦逊地说:“小时候,我们放牛娃都会看天气。谚语说,早雾晴,晚雾阴,日雾落连阴。”

“你知道的真不少,我向你学习。”史沫特莱夸奖道。

果然,浓雾渐渐散去,树林村庄终于从雾帐中显现出来,殷红的朝阳露出了笑脸。小分队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前面不远处就是第四团队的驻地。

翻过一道岭,只见远处山坡下,整齐排列着穿灰军服的队伍。一个军官快步走过来,迎接史沫特莱一行:“您好!史先生,您辛苦啦!”转过身来,握住骆方的手:“老骆,你好。” 史沫特莱主动伸过手去:“你好。”

骆方介绍说:“史先生,他是第四团队的政治委员周志刚同志。”

“是李先念司令员通知我来欢迎您的!”周政委带头鼓掌,欢迎的队伍掌声响起。有人喊:“欢迎史先生”的口号。

“李司令员在这里?这是真的吗?” 史沫特莱惊奇地问道。

“真的,李司令员在开会,您一会就可见到他。他说,他请您吃午饭。”

“太好了。”

中午12点,到了开饭的时间,李先念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紧紧地握住史沫特莱的手:“史先生,您好!听说这次过公路,差点把您搞丢了,让您受惊吓了,真对不起呀,请你原谅。”

“没有的事,司令员,您不必这么说。是我过公路迷了路,怪不得您的战士。他们太了不起了,把日本鬼子打得稀里哗啦滚蛋了!”史沫特莱说罢大笑起来,接着说:“你们是创造世界奇迹的队伍!”

“司令员,都怪我不好。”指导员胆怯地小声说道。

“你说,哪里不好?”

“我们应该送史沫特莱先生安全过公路,然后——”

“然后再去打鬼子!是吧?”

“是这样。”

“碰到敌人为何不打?是不是的?这仗应该打,而且你们打得很好!史先生都表扬你们了。”李先念话锋一转,不无风趣地说:“不过,你们没捞到什么油水,没有能够搞件日本呢子大衣送给史先生!哈,哈哈哈……”

指导员如释重负,同大家一起敞怀大笑……

李先念与史沫特莱共进午餐。

当晚,史沫特莱挑灯夜战,一挥而就,战地通讯《我经历的一场战斗》跃然纸上……

剑 跃 武 汉(节选)—14 (雷河清)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