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军旅诗仙大会  

2009-02-25 23:07:08|  分类: 张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新兵红光写了一篇回忆文章,歌颂了心目中的诗人老田。文章发表后,引起我团宣传队队长、新兵李韧的注意,一阵技痒,与红光对起诗来。现摘编如下,供大家写诗时开拓思路,斗酒百篇,吓傻诗仙,饿死诗鬼。是为按。

 

《诗人老田》

作者:红光学生

我们团机二连发电机操作手田智敏,1948年生,是我们这批南京兵中岁数最大的,我们喊他老田。他是南师附中67届高中毕业生,老高二。他插队第二年,部队招兵。他妈妈所在的省人民医院下乡巡诊,正好被县里抓了公差,帮助搞征兵体检。老田是近视眼,靠他妈妈帮了一把,立马视力恢复,体检合格当了兵。老田爸爸妈妈都是老革命,妈妈医务8级。别人不了解底细,他妈妈8级,那他爸爸起码是个省长。其实,他爸是南京大学的部长。

 

    离开妈妈,到了部队,老田的眼睛又不行了,距离远了认不清人。别人反映老田架子大,不主动和别人打招呼,有时见了营首长也不敬礼。他的排长万宝才提醒他:小田,不要以为自己干部子弟就拿架子,要注意礼节礼貌。批评有效,以后他见了谁都点头哈腰敬礼,皮笑肉不笑,气得万宝才排长又说他故意捣乱。

 

    老田是才子,会做诗,填词,度曲,下围棋。他填的《清平乐》下围棋一首词:“玄盔缟帽,鏖战英姿俏。蟹将虾兵齐踊跃,何须自谦见笑。寒冬暖日当头,布局思考研究,不管风吹浪打,小楼一统悠悠。”您瞧,我真以为碰上了苏东坡。我是初中68届的,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经常星期天跑到机二连跟他学写诗,也知道了什么叫押韵。

 

    跑得多了,他们那个万排长就不大高兴,认为我们是老乡观念。

 

       阳春三月,桃花盛开。

    星期天我又跑到机二连,一块儿来到营房边上,商定就以桃花为题,我先他后再点评。我酝酿一会儿,有了:

  “桃花盛开笑春风,革命战士立军营,豪情满怀心向党,志在世界一片红!”

    合辙,押韵,自我感觉不错。我问老田:“还行吧?”

    老田一声冷笑,“你要听真话假话?”

  “当然真话!”

“真话嘛,送你八个字:屁——狗——死——烂,乡——洼——盐碱!”

  “啥意思?”

 

  “第一个字,屁。你这个诗呀,只能算是个屁。第二个字,狗。人放的屁都不是这个味儿,狗放的。第三个字,死。死狗放的。第四个字,烂。死了臭了烂了的狗放的。”

 

    苏东坡够损的。“乡、洼、盐碱什么意思呢?”

 

  “乡、洼、盐碱说屁在哪儿放的——是死在穷乡僻壤、洼地、盐碱地的烂了的死狗放的屁!”

    天哪,无地自容,这种狗、这种地界儿还能放出屁来,叫你都想不出来,该是个什么味儿。我赶快催他,叫他也赶快歌颂桃花,放个给我闻闻。

  “你听着——艳抹红妆一小丫,携来清香羞百花。浪子莫思章台路,春送西子入万家。”

    到底老高中,这味儿就是不一样。

 

    我还没讲评呢,老田班里人跑过来喊他去参加队列训练。老田冲我做个鬼脸:“排长要折腾我了。”

     我也跟着到了机二连操场,星期天加班儿训练,排长够狠的。

     万宝才下达课目前,先点名批评了几个人的队列动作,其中有老田,排长说不怕动作做不好,只怕没当一回事,有做诗的功夫,还不如先去琢磨要领。这显然指老田。然后他立正稍息四面转法的折腾开了。

 

    老田的队列动作确实不行,和别人摽不齐排面。万宝才走到排头一看,大喝:“田志敏,收腹!挺肚子干什么,收进去!”然后一个向后转,“田志敏,你那屁股厥那么高干什么?逞你的朝阳沟儿呀?屁股夹紧!”

 

    反正老田一收腹就厥屁股,一夹屁股就挺肚子,总也站不好,万宝才咬牙切齿,恨不得提把菜刀来修理修理。

     我看着老田受罪,想到“屁狗死烂乡洼盐碱”——老田,你也有今天!

     熬到下课了。万宝才气呼呼地说,你们老乡也要适可而止,有时间多参加集体活动。想写诗,到黑板报上写去,也算你一条成绩呢,别那么酸溜溜的,脱离群众!

 

    这是把我也包进去了,我夹着尾巴回连队了。

    第二个星期天,我知道万宝才讨厌我,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向机二连走去,想找老田。到了他们班,班长说,田志敏在连部门口写黑板报呢。

     我赶快到了连部门口,只见老田正在黑板报上写一首诗:

   “桃花盛开笑春风,

      革命战士立军营,

      豪情满怀心向党,

      志在世界一片红!”

    咦,这,不是那……盐碱?

     苏东坡也到盐碱地陪我来了?

 

 

 

红光回复网友留言:

只缘风华正年轻,

以为自己是棵葱,

幸生只当小学弟,

太白权作大师兄。

三篇读过心悻悻,

一天到晚牛哄哄。

学得谪仙能喝酒,

皓首“大地对长空”。

 

李韧:

军营倜傥总萦怀,

阳春三月对歌来。

低眉吟罢无写处,

恭呈诗圣万宝才。

 

注:万宝才为讨厌红光写诗的排长。

 

李韧:

桃花三月幻亦真,

平仄几番切韵深。

乡洼盐碱堪入典,

屁狗死烂遗芳馨。

 

李韧:

金陵小生吟未休,

飞短流长一望收。

而今犹忆万排长,

至死盯紧朝阳沟。

 

【尾句注释:“田志敏,你那屁股厥那么高干什么?逞你的朝阳沟儿呀?屁股夹紧!”】

 

李韧:

田兄闲暇育才郎,

对外依顺对内狂。

只因喝下磨刀水,

始得温良恭俭让。

【尾句注释:批评有效,以后他见了谁都点头哈腰敬礼,皮笑肉不笑,气得万宝才排长又说他故意捣乱。】

 

红光回复:

兄现代诗、古体诗、民歌、戏剧、曲艺样样精通。早识得斋主兄,也早爬出盐碱地呀!

老田嫌我顽劣,不好好教,经常敷衍。一星期日到他连里讨教,他命题作诗《晒被子》,一人一句。我想出一句:“风吹江南衾作帆,我晒被子御风寒。”他一脸坏笑,接过去:“枪油绘出五洲雪,旄头直指六盘山”我想老田这简直是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的境界,感动,赶快接上“要想红旗传万代,竭尽全力也心甘”老田大笑,“不对仗,罢了,我接上——提笔问君君不识,却道天下共婵娟——哈哈哈哈!”

“风吹江南衾作帆,

我晒被子御风寒。

枪油绘出五洲雪,

旄头直指六盘山。

要想红旗传万代,

竭尽全力也心甘。

提笔问君君不识,

却道天下共婵娟!”

老田指着窗外被子上一块块的地图,笑成一团———小军呀,那就是你的世界革命!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