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军阀残余”的带兵之道——话说周夏海  

2009-03-11 21:26:11|  分类: 话说战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阀残余”的带兵之道——话说周夏海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周夏海(左)和刘丹旗在武威黄羊镇留影背景为祁连山

 

 

“军阀残余”的带兵之道

                             ——话说周夏海

                                        

                                                                                                                 刘丹旗

    在松林岗博文中张林、宋师长都谈到周夏海当年为部队作出的杰出贡献,唤起了夏海的激情,也引起了我对这哥们的历历回忆。

二十多年了,记忆象水中激起的涟漪,渐渐地远了、淡了。然而,深刻的印象,就如那激起涟漪的石子沉入河心,永远不会被冲走。

对于夏海,你知道本人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吗?哈、哈!“军阀残余” !

当年夏海在166团3营7连任连长,连队是团里的尖子连,在56师乃至19军都是赫赫有名。本人当时任宣传股摄影干事,少不了经常光顾7连或随机关来蹲点。

周夏海,中等偏高的个头,稍黑的肤色,瓜子脸,尖尖的鼻子,炯炯有神的眼睛,严整的军容,笔挺清瘦的英姿,俨然就是标准的军人、帅哥一个,与想象中粗壮高大的军事干部无论如何也格格不入,与“军阀残余”形象那就更是南辕北辙。

记得夏海在连队,不住连部住在排里,与战士一样睡高低床,白色的床单、小包袱作枕头、被子叠得有棱有角倍儿方整,简洁的内务,根本看不出是连首长大卧。

每天早晨出操或5公里越野,这哥们总是英姿勃发地跑在最前面;射击、投弹、战术、军体样样领先;连队在团、师、军比武常拿第一,难怪战士们各个都服他,连队被他带的嗷嗷叫。在兄弟眼里,看他克己带兵,俨然就是个苦行僧,老红军、老将军的后代,能做到这个份儿上,那就甭提多佩服了!

 所以,每当这哥们到团里开会,本人这洗照片的小暗室就是夏海稍事休闲、营养小补、海侃放松的根据地。

这是前奏,话归正传还是侃侃这老伙计的“军阀残余”。

话说有一次,我在他们连采访,连队正在进行队列动作分解训练。夏海在训练场检查班、排的训练动作。只见一个班合练分解动作。

“立正!”“向右转!”“一、二!”班长下达口令。

“向左转!”“一、二!”

“向后转!”“一、二”三字口令还未下达,一名战士东倒西歪已站立不稳。

此时,夏海正好巡视到这名战士身后,只见他抬脚向那战士后腿一蹬,那战士立即摔倒在地,训练暂停。

“起立!”夏海严厉地命令。

那战士迅速爬起,立正。其他战士鸦雀无声。

“有没有记性!向后转大腿裆部为什么不夹紧!到一边练去!练不好不要归队!!”态度严厉而毫不留情。

我在一旁看着那战士尴尬又委屈的表情,顿生愤怒,心想:“这家伙真他妈的凶狠!没一点爱兵感情,简直是军阀残余!!”

这是我对夏海这哥们的第一次印象。

 

还有一次,记得是炎热的夏天,连队全副武装进行五公里越野训练。我随队拍照。大家跑得大汉淋漓,气喘吁吁,夏海同样带头跑在前面。

突然,一名个头不高的小战士流汗过度,中暑晕倒在路上。夏海听到传唤,迅速跑过来,边跑,边檫着汗。

“卫生员!快!抬到树荫下抢救!”

卫生员和几个战士七手八脚把这小战士抬到路旁树荫下,解开上衣抢救。

半小时后,小战士喝水、吃药缓过神来,逐渐恢复。

 “这下好了,就不要跑了,该送回家休息了。”我心想。

谁知,待这战士正常了,夏海严令他和卫生员继续跑完五公里。只见那战士有气无力摇摇晃晃地跑着,夏海就在他后面边跑边推着也要跑完全程。

看到这场景,冲着他们渐渐跑远的背影,我怒火填膺,“周夏海!你这家伙真他妈的是冷血动物!简直是比军阀残余还要军阀残余!!”我恶狠狠地骂到。

中午回到连队,得知那战士已回来,我赶紧到宿舍去看望他,想替夏海做点补救安慰工作。看那战士有气无力地靠着床沿在休息,为保持内务整洁,还不敢躺在床上。刚寒暄两句,只见夏海这哥们亲自下厨,满面笑容地端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条过来了。

“快!趁热吃吧,不要怪罪连长心狠,平时过得硬,战时才能打胜仗,要练就坚强的意志,就靠平时的磨炼。下午就不要参加训练了,好好休息恢复。”

一席话说得那小战士端着面条,眼泪汪汪,默默地直点头。

咱哥们也好感动,那“军阀残余”的赌咒顿时烟消云散。

可想而之,那小战士下午能耐得住养病休息吗?不又生龙活虎地投入了训练场。

想不到,夏海这家伙,真会“变脸”,在训练场上还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下了训练场摇身一变,竟然成了知冷知暖和蔼可亲的大兄长。像这样的事例还不胜枚举,难怪不管这老兄训练时多么严厉,战士们都心悦诚服,连队带得生龙活虎。强将手下无弱兵,这可能是红军老将军带兵的遗传,在夏海兄身上的再现。兄弟我走到哪里也把他这“军阀残余”帯兵之道的高招传播到哪里。

                                                                                         2009年3月11日夜于杭州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