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我学写歌时与李娜的一面缘(下)  

2009-03-12 23:03:26|  分类: 张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 林

 

 

 

老朱走后两个月,我到北京出差,赶紧给老朱联系。老朱在电话里说,二楞妈差不多搞完了,正录音呢,有空你来看看。他还说,李娜是国内出场费最贵的歌手,出场费是8万,录一首歌是6千,咱可能请不起。你想,两万块钱,还要请管乐队、弦乐队、录音师、租影棚,够干啥?

 

我那时的工资一个月不到两千,觉得两万是个大数,可到了北京,才知道这根本不算钱呀。我哆哆嗦嗦地说,老兄,求你给李娜讲一下,就说有几个当兵的兄弟,拼死拼活在昆仑山走了一遭,节衣缩食地编了电视片,写了首歌想请她唱,但是没有那么多钱。

 

老朱叹了一口气说,试试运气吧。

 

第二天,他打电话来,兴奋地说,嘿,李娜看了咱这首歌,同意录了,只收三千。今天下午到北影厂录音,你来一下吧。

 

我心中一阵狂喜,赶快从朋友那儿借了一名摄像,打车到了北影厂。这地方我每次经过的时候都有一种敬畏的感觉,门楼子高,牌子大,感觉里面出来进去都是大师。

 

下车进了厂门,才知道人家真是个厂,每一个大点的房子都叫车间。我记得我们去的是三车间。

 

崔永元拍老电影的时候,有一位北影的电影人对他说,我就喜欢车间里的那个味儿。

 

那个味儿,是什么味儿?其实就是霉味。进入黑乎乎的车间,一股没落的贵族气味和霉味一起浩荡而来,门窗、桌椅都是很结实很旧很高大那种,油漆斑驳,布满灰尘。透过隔音的玻璃,我看见老朱正在与几个乐手在录音车间里谈什么。录音师叫张正弟,很活泼的一个人,据说是北京的一个腕儿。那时我不懂录音的重要,只与他碰了碰手。老朱过来说,李娜还没来,正录音乐呢。咱们钱少,请不起乐队,只能请单个人来录,比如录小提琴齐奏,就让一个人拉四遍,小号齐奏,就一把小号吹三次。知道不,录音带上有十七道轨,给李娜留一道就行了,剩下的咱都录配器。

 

老朱还说,录音最能检验一个歌手的素质,因为录音的时候歌手是听不到伴奏的,完全是“干唱”,而且还要与音乐完全吻合。有的歌手笨,咋唱也合不上拍,一天都录不了一首歌,只能一句一句地录,费劲死了。

 

说话间,李娜来了,穿一件红色的毛衣,没有化妆,一付诚实质朴的样子。随行的还有一位男子,据说是某乐团的首席乐手,一位相貌斯文的音乐家。

 

我这人不会说应酬话,一到这种场合就木讷,只是嘿嘿地傻笑了两声。老朱赶快伏到我耳边说,你们是老乡,赶快谢谢人家。我就傻乎乎地学着说,嘿嘿,谢谢你呀老乡,你太给我们面子了。

 

李娜说,我说收费,那是挡人的。现在谁写个烂歌都来找我唱,谁受得了,也不愿唱。你们这歌,我愿意唱,以后凡是这样的歌,你就来找我。

 

李娜还说,这歌不错。

 

人家同意给咱唱已是意外的惊喜,还夸咱一句,基本上已经乐晕了,赶快谦虚:“不行不行,瞎写瞎写。”

 

猛然看见老朱脸上有点挂不住,才想起这是两人的作品,我替人家瞎谦虚个什么劲呀,你瞎写人家没瞎谱呀。再说了,你瞎写还让人家唱,那不是让人家瞎唱么?

 

唉唉,我经常这么弱智。

 

好象为了证明那句“这歌不错”不是客气话,李娜给我留下了她的电话和呼机的号码:“以后写了好歌就找我。”

 

我赶紧把号码抄到电话本上,保存了好多年。

 

李娜与我们寒暄完就到一边去熟悉歌,十分钟后,她说可以录了。

 

那个录音棚地方大极了,足有100多平米,里面除了两个麦克风、几张破椅子什么也没有。

李娜走进去,戴上耳机,站在麦克风前。

一抹淡淡的灯光照亮了她苍白的脸。她的表情沉着而宁静,有王者之风,无娇骄二气。我后来才知道她那时正忍受着感情的困扰,内心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但是,我感到,这位一袭红衣的女子站在那里,如同站在四野空旷的莽原。拔剑四顾,心下茫然,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她是孤独的。

 

李娜开始唱了,随着她声音,往事历历闪现:雪线、高原、战马、士兵……

 

我看见,清王朝派出的陕西营的士兵正在与甘肃营的士兵换防;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著。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我看见,所有守山的士兵都是些平民的弟子,农牧民的子孙。他们就像蒲公英的种子,随风飘荡又随风飘逝。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我看见,白发的娘亲站在望眼欲穿的路口,眺望着你的来路。当硝烟散尽,杀声消逝,妈妈说,还我的儿子。

 

我没有想到李娜能把这首粗糙的、并不完美的歌升华到这样的高度。

怆然涕下。我哭了。

 

李娜出来听了录音,觉得不满意,她跟老朱探讨一番后,转脸问我,你听着有什么毛病没有?

我赶紧掩饰自己的眼泪,背一下身说,我听不出毛病,我不懂,但是我很感动。

 

李娜问录音师,是不是换个麦克风试试。录音师张正弟说,我的个奶奶呀,这是我最好的麦克啦,您还不满意呀。李娜不高兴了,怎么说话呢?我是不是要叫你爷爷呀?

真是王者之风。

张正弟赶快赔不是,耍贫嘴:姐姐,姐姐,别跟我一般见识。

 

李娜说,我再录一遍,你们要听不出毛病我就走了,你们可就找不着我了。

李娜又进去棚里唱了一遍,然后她说,我再唱一遍,你们进来录像吧。

 

揉一揉眼,我进去为李娜录像。好像她知道这首歌将来会做MTV似的,专门加了动作,把两手张开,像要拥抱我们守昆仑的士兵——高高在上的你呀,黑不溜秋的你……你呀你呀你——呀。

 

她穿云裂雾的歌声,无论用什么形容词来都不准确,她就是上苍代言,上苍在借她的歌喉发出一个民族的声音。

 

整个天空和大地,

响彻着你的歌声,

恰似夜空明净之时,

月亮透过一片孤云,

洒下银光, 让清辉漫溢于整个天庭。

 

我们不知你是什么,

什么东西最像你?

从彩虹般的云朵,

泻出的晶莹雨滴,

也比不上你的甘霖一般的旋律。

 (雪莱:致云雀)

 

前后不到一小时,李娜告辞,那位音乐家与她相伴而去。

然后是男高音李初建录《英雄使命》。我们收获满满,满怀着感动与感激离开了北影厂。

 

两个月后,总政文化部的屈干事打电话来,喂,你们的《黑不溜秋的你》要获奖了。不过,总政首长说了,“黑不溜秋”这词有点鲁,能不能换换?

 

我说,咱这歌唱得就是昆仑士兵的黑,换了这词那还是这首歌吗?

我知道我知道,但首长已经说了,不换就不好了,可能拿不上奖。

我说,那无所谓,反正我也不是干这行的。

屈干事说,你无所谓,兰州军区有所谓,军区已经连续三年没能评上歌曲创作奖了,这次说啥不能剃光头了。

这句话激励了我的集体荣誉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咱不能吃里拉外。改。

我先改成“黑乎乎”。不好。西北部队形容自己的家属是“三乎乎”:黑乎乎、胖乎乎、傻乎乎。我不能打击一大片。

再改成“黑黑的”,人家嫂子颂里用了。

再改成“天下乌鸦一般黑”,不行。贬意。

再改成:“黑煤球”、“黑吗咕嘟”、“拉菲克”,土话,真土。

再改成:……

老子不改了,随他去吧。

 

不改了,反而好了。咱真给军区挣了个奖。三等的。不久,又入选建国五十周年歌曲选。

 

军区决定请李娜来拍《黑不溜秋的你》的MTV。

我打电话给李娜,却没有人接。后来有人接了,却是那个男的——“相貌斯文的音乐家”,他说,李娜上西藏了,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你们找一个影视公司联系吧,李娜的资料他们全有。

 

我不想用人家用过的资料,痴心不改地要等李娜回来。

终于等到了,却是她出家的消息。

我很难过,想不通她为什么这样,永远也想不通。

最近,我第一次从网上看到了她出家后的照片。她胖了,还笑着,但是,我难过的心情丝毫未减,反而愈加深切。

 

李娜,什么时候再为中国的长山大脉唱首歌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