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剑 跃 武 汉 (节 选) —9(雷河清)  

2009-09-18 15:29:33|  分类: 河清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  跃  武  汉 (节 选) —9

 

□雷 河 清

 

 细  察  敌  情

 

散会时,罗厚福、官楚印把手枪队长黄宏伸留下来。

“今天的会你参加了,别看我在会上说得头头是道,真要实施掏心战术,我还不知从何下手,因为我们对李汉鹏军部的详细情况还不了解。明天,你带一个手枪班去,最好能抓一两个‘舌头’了解敌情。”罗厚福给黄宏伸布置侦察任务。

“你们先去蔡店南面的素山寺,那里有黄陂地下党的同志接应和配合你们。”官楚印补充说。

黄宏伸受领任务后,便带领手枪队二班化装成老百姓出发了。

蔡店,位于黄陂县北部,是个古老的集镇。它背靠大别山,面向西峰山,东距汉(口)宣(化)公路10公里,西距平汉铁路30多公里。武汉沦陷后,南来北往的行人和客商,大都绕道从这里经过,这是一个十分热闹的地方。

扮作农民和客商的手枪队员,在地方组织的协助下,深入蔡店一带,经过几天的秘密侦察,获得伪军不少情报,并将伪军军部驻地绘制成了草图。

李汉鹏伪八军军部,设在蔡店西面三里的新李湾李氏祠。军部前有大沙河作天然屏障,后有鹿角山作依托,可以随时退守转移。军部附近筑有工事,密布重兵。军部正面有两个团的兵力把守;东北面曾家榨有胡少之旅;西面曾家老屋有徐绍介旅。李汉鹏自恃兵力众多,防守严密,整天带着小老婆与军直几个旅长、团长们饮酒赌钱,寻欢作乐,常常通宵达旦。

手枪队二班长从伪军内线那里得知军部詹副官已回梅店徐家冲老家省亲,立即带了几名手枪队员冒充伪军,连夜赶到徐家冲,径直来到詹家。这个詹副官曾在汉口当过国民党的巡官,日寇占领武汉后,他回到黄陂,投靠李汉鹏,很快就成了李汉鹏手下的红人。当二班长喝令他举起手来的时候,他正与老婆共进晚餐。这个平时骄横跋扈的家伙,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喊饶命。

手枪队把他带到了素山寺。交待政策后,他便供出了伪八军的很多情况,并画了一张军部兵力布防情况及军部机关八大处和李汉鹏卧室位置的草图。经与手枪队侦察到的情况核对,基本吻合,并增加了一些手枪队还没有掌握的重要情报。队长黄宏伸将他暂时交地方党组织看押,连夜带领手枪队二班天亮前赶回驻地。

与此同时,为了麻痹伪八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六大队和五大队以声东击西之策,派出多路小分队,对盘踞于青山口、杜涂垸赵光荣的伪25师,东阳岗杨希超的伪21师,以及刘梅溪的鄂东游击指挥部第19纵队,作游击袭拢态势,掩护六、五两个支队,悄悄进入黄家冲一带隐蔽。

 

            奇  袭  大  捷

 

罗厚福、官楚印听了黄宏伸的汇报后,迅速召开分队长以上的干部会议,决定当夜奔袭李汉鹏军部。罗厚福在会上作了详细部署。

部队全天休息,下午4点半提前开晚饭,6点整,轻装出征,离开了黄家冲,直奔蔡店。

夜幕降临,天越来越黑,山路越来越陡,队伍越走越快。翻过羊毛岭,从岭上下来,沿着山间小溪进入野冲,一路下坡,到了陈家畈后就是大路,离蔡店已经不到10公里了。

罗厚福一直跟着尖刀班走在最前面。当部队接近张家新屋时,前方传来几声狗叫,部队放慢速度。

“大队长,前面有情况!”

罗厚福顺着黄宏伸指的方向,从朦胧的夜色中,隐隐约约地看到两个黑影在向这边移动。

“就地隐蔽!”罗厚福小声命令部队:“尖刀班散开,跟上!”

尖刀班跟着罗厚福,蹲下身子,悄悄地向黑影靠拢。

“什么人?站住!”

“……”

“不答话,我就开枪了!”

“别误会,别开枪,我们是特务团的,你们是……”来人试探地问道。

“我们是总部的!你们拍着手过来!”罗厚福命令道。

来人听说是总部的,是自己人,便一前一后拍着手慢慢走拢来。尖刀班一拥而上,抓住两个伪军士兵,带到路旁晒谷场审问。

“老实说,你俩是干什么的?”

“我俩是军部的勤务兵,因为受不了长官的打骂,开小差跑出来的。”

“李汉鹏在什么地方?”

“在李氏祠军部。”

“李氏祠有多少兵力?”

“不,不清楚……”

“胡说!”黄宏伸把刀子在逃兵面前一晃,吓得他俩瘫坐在地上。“真……真的不知道。”“只知道长官们正在李氏祠赌钱。”另一个伪军补充说。

“今晚口令?”

“上半夜是‘精诚’,下半夜是‘团结’!”

“把他们交给地方组织看管!”罗厚福交待下去。

搞到口令,部队放快脚步前进,经刘家巷,涉越沙河,逼近徐家台,一连摸了两道哨兵的枪。

徐家台距新李湾尚有两公里,部队分为三路:六大队一中队与手枪队直指伪八军总部新李湾;六大队三中队从左侧进攻接见寺伪军,阻击曾家老屋徐绍介旅的增援;五大队三中队从右侧佯攻蔡店,阻击曾家榨胡少之旅的增援。

罗厚福率领六大队一中队和手枪队,冒充伪司令部特务连,直插敌人心脏。尖刀班接近李氏祠,被伪军警卫营岗哨发现,战斗打响。战士们迅即冲入伪军营房,伪军官兵还没有从被窝里钻出来就当了俘虏。

正在李氏祠大厅聚赌的旅、团长们,吵吵嚷嚷,赌兴正浓。当他们听到枪声,准备逃离大厅时,一排乌黑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的脑门,他们一个个乖乖地束手就擒。

另一部分新四军战士迅速占领了军部八大处,切断了与外部的通讯联络,值班的伪军军官们有的越窗逃跑,有的举手投降。警卫伪军军部的特务团,被打得七零八落,四处逃窜。

李汉鹏因连续几晚聚赌,身体疲乏,提前睡了。枪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他抓起床头的电话,电话线已被切断。他慌忙下床,带着大小老婆,在他外甥李循成机枪营的掩护下,狼狈逃往鹿角山。

当新李湾战斗打响之后,进攻接见寺和蔡店的战斗也打响了。伪军军部外围的伪军,因旅、团长们都不在,一下全乱了套,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救援、还击,只顾个人逃命要紧。

伪军机炮营的迫击炮连和特务连,在其营长的带领下,全部缴械投降。只有李循成拖走了机枪营,凭借鹿角山上的破旧寨墙,向山下盲目扫射。

战斗正紧张的时候,一个投诚的伪军炮手跑来说:“长官,有两门82迫击炮和几箱炮弹藏在朱家畈的草堆下面,我领你们去取来,炮轰那龟儿子李循成!”

这个炮手出身贫苦,被国民党抓壮丁当了兵,部队溃退时掉队被李汉鹏收编在李循成部下,因一点过失,被李循成打了40军棍。所以,他对李循成恨透了。果真他们取回迫击炮和炮弹,架炮对准鹿角山连轰了三炮。三声炮响,吓得李循成逃之夭夭。

6月1日拂晓,战斗结束。不到两个小时,就击溃歼灭了伪八军军部及直属部队3000余人,其中俘旅长一名、团长三名、其他官兵300余人。李汉鹏的伪自卫第八军从此土崩瓦解,不复存在。

迎着初升的太阳,新四军战士们兴高采烈地打扫战场,清点物资。共缴获迫击炮三门、重机枪九挺、长短枪500余支,还有一箱箱未开封的子弹及手榴弹和十几头膘肥体壮的大骡马。更令人高兴的是新四军无一伤亡。

周围群众得知新四军获胜的消息后,奔走相告,老百姓提着桃子、李子、鸡蛋等,迅速从四面八方、十里八里地赶来慰劳战士们,感谢新四军为他们除掉了李汉鹏的伪八军!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