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情歌·情种—酸曲儿酸掉牙  

2010-03-04 07:53:36|  分类: 张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歌·情种·酸曲儿酸掉牙
                                                       陕北汉子们的劲舞   来源:互联网
 

  逆光里的延河亮闪闪地缠绕着褐黄的架架大山,把眼前这个叫做延安的山沟沟割成大写的“人”字。宝塔如碑,招摇着往昔无尽的辉煌。城里头高挑白晰豁亮的延安女子,步态飘摇婀娜地走路,显出一种种族的美丽。触景生情,耳边响起了信天游:

 

一对对鸭子一对对鹅,

一对对毛眼眼照哥哥。

 

如流星般闪耀又熄灭的延安作家路遥,把这首信天游当作其成名作《人生》的题记,可谓道尽陕北民歌之精神。

走进文联破破烂烂的院子,与满脸傲岸之气的副主席王克文相见。42岁的他穿一件鼓鼓囊囊口袋很多的米黄色鸭绒背心,墩墩实实如变形金刚。脸相是蒙古人的,眼睛细长发亮,闪着狡黠而又阅尽世态炎凉的光。问到信天游的资料。他王顾左右而言它,颇有些穷且益坚的味道。后来,我们成了朋友。

诗人,歌者,都是天生的。在他们的灵魂深处隐藏着一星热烈的渴望的火花,使他们永不安分,永不满足,担着一副装满理想的沉重的担子走入生命之谷。在热热闹闹大搞上山下乡的年代,知青王克文却在月黑风高之夜,从即将被焚的一堆堆图书中拣出几十册世界名著,不甚雅观地塞进裤档,走了乡下。当大家为吃饱肚子发愁,为返回城镇拼搏之时,他每晚如直钩钓鱼的姜太公,一本正经地读名著,背唐诗,写日记,以锤练自己的文字功夫。后因小有文才,被宣传队抽去创作革命现代戏,写赤脚医生斗巫婆,革命小将骂神汉之类的作品。“文化大革命”结束,剧团纷纷改演传统的才子佳传人戏,失业的克文不甘寂寞,又弄起小说。

这时,他的作品里开始出现信天游:

 

这么长的个辫子哟探不上个天,

这么好的个人儿呀见不上个面!

 

这么大的锅来下不下两颗颗米?

这么旺的火哟烧不热个你?

 

三圪瘩瘩石头支锅底,

我挑来挑去撂不下个你。

 

三圪瘩瘩石头两圪瘩瘩砖,

什么人做得我心不安!

 

有人认为这是王克文的创作,不是地道的民歌。克文不置可否,却从那时对陕北民歌产生了一见如故的相知感。本来他想通过民歌阐明自己的艺术观,结果却在不知不觉顺着这条河漂流而去,越漂越远。

从1981年起,王克文告别他的婆姨和儿子,象走西口的先人一样,顺天浪山,去寻找陕北人心灵的暗河,寻找民间的伟人,渊博的歌者,象一个教徒寻找自己的上帝。

他,还有刘海泉、于志明,提着现代化装备——录音机,背包里装几十节干电池,脚踩绵绵黄土,头顶高远蓝天,颇有将民歌一网打尽的雄心。然而,越贴近陕北的底层,越深入充满土腥味儿、羊粪味儿的窑洞,越觉得无法穿透这曾相识又浑沌朦胧的厚重。这里,释迦牟尼与玉皇大帝比肩而立,龙王老爷与送子娘娘同室共处;早期游牧部族的占卜、巫世之风依然盛行;县长指示可以不听,阴阳先生的话却句句照办;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异族的英俊美丽常闪现在昏暗的土窑里。在这个孔孟之道、封建道德统治最薄弱的地区,也集中着人世间最深重的苦难和最强烈的情感。生存状态的重压,使生命的面目变得清晰明了,“吃”之艰难和“爱”之痛苦成了永远也解释不清,永远魅力无穷的主题。

延长县一个穿光板羊皮袄的老汉更把这种深邃推向了极致。老汉预感到了死神的迫近,竟然来到县城的十字路口扯起了拦羊嗓子。他嘴角上堆起白沫,干瘪的胸腔急剧起伏,而歌却美得要命:

 

避风湾湾阳崖根根,

这达正没人咱盛格阵阵(盛格阵阵:亲热一会儿)。

 

黑格油油毡帽平顶顶,

你看哥哥俊不俊?

 

叫一声野鬼你悄悄的,

给我爬球的远远的。

 

铜条鞭杆打狗哩,

嫌你的胡子扎口哩。

 

沙溏冰糖都尝遍。

没有三妹妹唾沫甜。

 

羊羔子吃奶双膝膝跪,

搂上亲人我没瞌睡。

 

一把搂定你细腰腰,

好象大羊疼羔羔。

 

老汉对着围观者整唱了两个钟点,终于说死也心甘了。

这位老歌手的名字很容易记下:朱元璋。

在这种场面里,录音机变得弱小而苍白。不说乡党们一面对那洋玩意就浑身不自在,就冷场,光那供录音机转圈圈的电池又如何买得起?一小时用六节,转得全是人民币呀。这逼使他们放下文化人的穷酸架子,丢掉录音机,浪迹于大山沟壑之间,以民间歌手的身份投入了一场有史以来的最大规模的陕北民歌民俗征集活动。(警卫连新兵)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