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岁 月 如 歌(河未清)  

2010-03-07 17:54:35|  分类: 河清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 月 如 歌

——献给陈少敏同志诞辰108周年

○河未清

今年3月8日,是三八国际妇女节百年华诞。百年之中,我泱泱华夏,女杰辈出,人才济济。在我们新四军队伍里,有一位赫赫有名的战将,叱咤风云,威震鄂豫皖湘赣敌后,“一位直接领导指挥一个战略要地武装斗争的少有的女领导干部”,一位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她的名字叫陈少敏,人们亲切地称呼她为“陈大姐”。在她百年诞辰(2002年4月)时,我曾为之写过《岁月如歌》,聊表纪念,今天,我将拙作发上博客,权作献给“三八国际妇女节”的一首歌。岁 月 如 歌(河未清)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春光灿烂,

涂抹着春的颜色。

大悟山的杜鹃哟,

怒放漫山遍野。

“深红浅紫从争发,

雪白鹅黄也斗开。”

艳丽缤纷美如画,

千姿百媚知时节。

红似血,

白如雪,

绿像叶,

紫若茄。

在春风中

飞来飞去飞蝴蝶;

在阳光下

多姿多彩多活跃。

我爱这杜鹃花,

今天哟,要尽情采撷;

细心精心编花篮,

献给您——

陈少敏同志诞辰100周年,

我们深深敬爱的陈大姐!

 

          (一)

              陈大姐啊,

              我们尊敬的陈大姐!

              翻开鄂豫边区的历史,

              遥想那逝去的岁月,

              每一篇,每一页,

              每一章,每一节,

              都渗透着您的涔涔汗,

              都浸染着您的殷殷血。

 

              历史不会忘记,

              那血雨腥风的岁月,

              日寇的族蹄,

              踏碎了“卢沟晓月”,

              不屈的中华民族,

              岂能容忍强盗肆虐!

 

              那是1939年4月,

              正值杜鹃花开的季节,

              您肩负着

              中国共产党的使命,

              率部挺进中原,

到敌人后方去!

开展游击战争,

实践党的伟大战略。

 

您身着戎装,

脚穿草鞋,

齐耳的短发,

与男子没区别。

飒爽英姿啊!

好一个陈大姐。

 

“五月的鲜花,

开遍了原野,

鲜花掩盖着

志士的鲜血,

为了挽救民族的危亡,

他们曾抗争不歇……”

您吟唱这首歌,

壮怀激烈!

飞兵南下,

驰骋跳跃;

昼夜兼程,

披星戴月;

到鄂中去!

与李先念会合,

十万火急呵,

心情是那样迫切。

 

啊!李先念,

陈少敏,

紧紧握手,

无比喜悦。

一声同志呵!

志同道合,

豪情激烈;

一声大姐呀!

兄弟姐妹,

何等亲切。

新四军挺进团,

威名撼山岳!

从此,李先念,

陈少敏,

携手并肩,团结战斗,

中原创伟业!

 

           (二)

              怎能忘,

              养马畈会议的决策,

              您支持李先念,

打出新四军的旗帜,

坚持独立自主原则!

怎能忘,

四望山会议的经略,

组成豫鄂挺进纵队,

揭开边区历史的新一页!

怎能忘,

蒋家楼子会议的谋略,

您与李先念、任质斌

形成边区的领导核心,

战争高于一切。

“一切服从战争”,

是统一领导的最高原则!

 

怎能忘,

您这位女中英杰!

小时候,我听说

新四军里有位

双枪女将陈大脚!

到后来,才知晓

就是您——

大名鼎鼎的陈大姐。

“谁说战争让女人走开,

这是见鬼的胡说!

我敢说,离开了女人

战争要流更多血!”

 

您还说:

古有花木兰,

今有娘子军,

千年的故事,

代代传不绝。

我们是新四军女战士,

不是闺阁的娇小姐。

时代不同了,

男女无区别;

男人能够当英雄,

女子也能成豪杰!

好大姐呵,

您就是英雄,

您就是豪杰。

 

您英勇善战,

指挥果决,

用兵布阵啊!

丝毫不比男将逊色。

消灭李又唐,

首战日寇胜新街;

八字门反敌“扫荡”,

大悟山奋战浴血;

数不清的战斗,

指挥正确;

数不清的胜利,

频频报捷。

您是我党

“直接领导武装斗争的

少有的女领导干部”,

党的评价,彪炳史册!

 

(三)岁 月 如 歌(河未清)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您还记得吗?

              1940年1月,

              美国女记者

              艾格妮丝·史沫特莱,

              鄂豫边区寻求新视觉。

              你们肩并肩,手携手

              漫步山间田野,

              登上八字门山巅,

              眺望大千世界!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两个伟大的女性,

              试与天地接!

 

             她来自密西西比河畔,

             您来自黄河之滨;

             你们——

             共有苦不堪言的童年,

             你们——

             同有自强不息的性格。

             你们——

             一见如故,

             恨相见晚也!

 

             谈理想,谈人生,

             说家庭,说婚姻;

             论战争,论和平,

             讲认识,讲见解;

             感情奔泻啊!

             滔滔不绝。

             虽然,不同语言,

             不同肤色,

             但追求人类和平民主

             却心心相印,两情相约。

 

             她对您领导的

             边区妇女运动,

             是那样——

             情趣盎然,

             仔细了解。

             她亲眼所见,

             妇女砸碎封建枷锁,

             摒弃“三从四德”;

             破除迷信,

             放开裹脚;

             走出家门,

             兴高采烈。

 

             快!快投入到

             抗日救国的行列。

             缝军衣,

             做军鞋;

             抬担架,

             送枪械。

             母亲送儿上战场,

             妻子送郎打日寇,

             妇女能顶半边天,

             功不可抹陈大姐!

 

             您还记得吗?

             边区的民主选举,

             史沫特莱

             赞叹不绝。

             一把豆子,

             几个碗碟,

             豆子,代表选票,

             碗碟,即是票箱,

             一颗豆子一份信任,

             几多碗碟几多职责。

             别开生面的选举啊!

             史沫特莱大开眼界。

             “这才是真正的民主,

开放式的大检阅。

西方国家的民主,

岂能与之相提并列!”

 

史沫特莱

边区之行三个月,

收获丰厚,

感慨强烈。

一切困惑疑虑,

统统迎刃而解;

蒋介石的谣言欺骗,

刹那间,不攻自灭!

史沫特莱

激情满怀,秉笔撰写,

世界最佳战地文学

《中国的战歌》,

一鸣惊人,

震撼世界!

 

       (四)

             有人说,陈大姐

             您没有家庭温馨,

             更没有儿女体贴。

             这句话太不确!

             您有革命的大家庭,

             身边儿女络绎不绝。

 

             啊!京山八字门

             有您的干儿子,

             陕南桐树沟

             有您的干姐姐;

             大悟山的乡亲句句颂,

             桐柏山的父老声声谢!

             处处充满情和爱,

             您的亲人怎会缺?

 您听啊!

             十月剧团的孩子们,

             不住地叫您陈妈妈!

             好温馨,好亲切。

 

             怎能忘,

             那年冬天好大雪。

             您惦记着孩子们,

             每天亲自去查夜。

             寒风呼啸,

             漫天飘雪,

             您悄悄走进剧团宿舍,

             仔细查铺,格外关切。

             轻轻地将一只只小手,

             放进被窝里小心掖。

 

              这是一个

              不眠的寒夜,

              您说:“把缴获的布疋

给孩子们缝棉衣,做棉靴,

要快,要好!

一个不能缺。”

而大姐您啊!

却穿着自已做的夹衣和布鞋。

 

每次缴获战利品,

每逢过年过节,

您总会想到孩子们,

心中系着不了的情结。

“快,给孩子们送点去,

加上我的这一些。”

话语中充满着

无限关爱与体贴。

孩子们围坐在您的膝下,

如同众星捧明月。

“给你梳个羊角辫,

给她扎个蝴蝶结,

照照镜子美不美?”

欢声笑语如雀跃!

 

孩子们

没有辜负

陈妈妈的期望,

在漫漫人生征途上,

艰苦求索,努力不懈。

如今,

当年的羊角辫,

美丽的蝴蝶结,

早已年逾古稀,

垂垂耄耋。

她们身边

也有许多羊角辫、蝴蝶结,

孩子们睁大眼睛,

听您的故事真亲切。

 

(五)岁 月 如 歌(河未清)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历史不会忘记,

              那灾难深重的

              十年浩劫!

              人妖颠倒,

              妖怪作孽;

              群魔乱舞,

              豺狼猖獗。

             

              那是1968年10月,

              令人难忘的十月。

              在北京庄严的人民大会堂,

              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

              公然宣布:

              开除刘少奇的党籍!

              会议进行举手表决。

              代表们面面相觑,

              犹豫难决。

              惊诧的眼神里,

              几多困惑,几多不悦!

              然而,高压下还是举起手,

              那怕受到良心的谴责!

 

              可是,

              代表中只有您,

              惟一的您没举手,

              态度是那样坚决!

              “什么叛徒、内奸、工贼,

完全是陷害、诬蔑!”

 

这庄严神圣的一票,

要多大的勇气,

堪称当代一绝!

这一票,检验出:

您的党性——

如钢似铁,

您的人品——

冰清玉洁!

这一票,

惊动上下朝野!

 

“四人帮”的爪牙

歇斯底里,声嘶力竭:

“你为什么不举手?!”

“这是我的权利,

你们无权干涉!”

您正义伸张,

行云响遏。

因为这一票,

您遭到残酷迫害,

被赶出北京城,

视为死不改悔的“顽劣”。

但是,您坚信:

邪不压正,

正,定能胜邪!

 

啊!八年呵,

二千九百二十个日日夜夜;

1976年10月,

更加令人难忘的十月。

震撼世界呵,

中国的十月!

历史的巧合哟,

在此相约。

天翻地覆慨而慷,

“四人帮”彻底覆灭!

真理与正义之手,

终于逮住了这窝毒蛇猛蝎。

 

历史啊!无私的历史

公正地作出裁决:

为刘少奇同志

彻底平反昭雪!

这,同样证明大姐您,

当年何等正确。

但是,“正确”二字,

付出的代价如血。

您说:值得,值得!

掷地铿锵,

胜似钢铁!

 

这就是您啊,

我们的好大姐。

沉重的“代价”

一声“值得”。

这就是您啊,

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

对党执著的爱,

甘洒满腔血!

我们怎能不为您骄傲、自豪,

喜泪满面,欢呼跳跃!

 

         (六)

              敬爱的陈大姐啊,

              我们想念您好大姐!

              难忘那——

              峥嵘岁月,

              多少晨昏,

多少日夜,

鄂豫边区的大地上,

到处可见您的丰功伟业!

 

那不是您吗?

敬爱的陈大姐,

您刚作完——

《鄂豫边区第一次代表大会总结》。

多少事,从来急,

您不知劳累,步履不歇。

 

我看见,您在老乡家里

纺线、织布、纳鞋,

问寒问暖拉家常,

柴米油盐缺不缺?

而您——

吃的是粗茶淡饭,

穿的是补钉衣鞋。

您说——

革命先要革自己,

艰苦奋斗是本色!

东邻陈三婆,

西舍王大爷,

如今时常惦记您,

关心群众,

爱民如子的好大姐。

 

陈大姐啊!

您走遍——

边区的山山水水,

边区的村落田野。

您从大别山麓走来,

您从中州大地走来,

您从江淮河汉走来,

您从洞庭湖畔走来,

山山岭岭都熟悉您

脚步铿锵的拍节!

大河小溪都看见您,

一往无前的神色!

一串串坚实的脚步声,

犹如战斗鼓点多激越!

如同前进交响曲,

向前,向前,向前飞跃!

 

您走村串户,

动员百姓,

发动群众,

您说——

“打一场人民战争,

不愁日寇不消灭!

建设新国家,

开创我们的事业。”

您呼天唤地,

追赶日月,

您为边区,为人民,

挥洒汗水,呕心沥血。

敬爱的大姐啊,

您该歇一歇。

 

岁月如歌啊,

如歌的岁月!

长相忆呵!

情深深,意切切。

声声唤大姐,

字字泪与血。

江河不废呵,

波涛奔涌浪千叠;

青山不倒哟,

巍然屹立与天接;

松竹不凋呀,

万古长青不老叶;

星火不熄啊,

千载燎原永不灭!

 

啊!

敬爱的大姐,

您是不废的江河,

在我心中奔泻;

您是不倒的青山,

在我心上排列;

您是不凋的松竹,

在我心头摇曳;

您是不熄的星火,`

在我心里跳跃!

 

这就是您,

我们敬爱的大姐。

耿耿丹心明若镜,

铮铮傲骨坚如铁;

一身正气撼山河,

两袖清风昭日月。

忘我忘私,

党性纯洁;

能文善武,

巾帼豪杰;

您崇高的品德啊!

我们永远奉为圭臬。

 

百年一梦,

世纪一页。

沧海桑田,

崭新世界。

中国已发生巨变,

边区早就起飞跃。

俱往矣!

新世纪,正跨越。

伟大的党啊!

正率领我们,

继往开来

中国的千秋大业;

走向新时代,

翻开历史的新一页!

 

             原载《纪念陈少敏百年诞辰文集》

             (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1月第1版)

           《地方革命史研究》2002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