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此致敬礼:我那些玉树救灾一线的弟兄(张林)  

2010-04-21 00:36:17|  分类: 玉树舟曲抗震救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央视的《情系玉树大爱无疆》抗震救灾大型募捐活动特别节目中,看到了当年跟着我去巡回进行战术教学示范的小战士吴勇。如今,这小兵已经是玉树军分区的司令员。吴勇说,地震时,是他第一个将消息和损失情况向上报告,十分钟内军分区机关和独立骑兵连百余官兵全部拉上去救援,在第一时间救出123名被压埋群众。他说,这些天,我想的是多干一点,再多干一点。听的出来,他已经干不动了,但干不动了也要干,因为人民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应该的。必须的。不如此,怎么算邱少云部队的兵?

 

    俺服役的这支部队是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是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铁军。私底下,兵们给自己的爱称是“二球”部队,“二杆子”部队。在湖北驻扎,俺们自称“苕子”,在河南驻扎,俺们自称“犟筋”,在西北驻扎,俺们自称是“楞娃”。倒也要往前倒,不能往后倒;死要脸朝前,不能脸朝后。在抗美援朝的上甘岭,一个被打瞎了眼的兵背着一个腿被打瘸的兵依然向前冲,成为俺们部队的经典故事。俺们师长脸上两朵花——一颗子弹从左边打进从右边打出。

 

    吴勇是新疆入伍的城市兵,1981年我以军新闻干事的身份,带邱少云生前所在班沿河西走廊到十九军的各个团级单位进行班战术教学示范,吴勇个儿高,人长得精神,脑子聪明,是班里的排头兵,也是就是专门做示范的那个家伙。他鬼点子特别多,对我说,如果战术场的土地硬,我就猛跑,如果土软,跑不快,我就拼命蹬地,让灰尘弹起来,这样气势就出来了。结果那一天给军长表演,他没跑快也没弹灰尘,而是当着首长和军教导大队几百官兵的面,摔了个嘴啃泥。原来,那地方前些天下了大雪,表面看土地是干的,实际下面一寸多点的深度上是一层泥,泥下面是一层冰,在上面走路没事,一跑起来,特别滑。他一摔趴下,我就听见军长小声嘀咕,完啦完啦。真完了吗?只见那一身稀泥的吴勇爬起来刚入列,班长就灵活机智地大声问:为什么摔倒?吴勇将计就计,大声报告:我注意力不集中,没有注意地面情况,我请求再来一次。

 

    军长听了,咧嘴笑了,他娘的,这小子机灵。

 

    回到部队,先是听说他当了邱少云班的班长,又听说这小子想复员。我舍不得这样的聪明兵走,跑去连里劝他。只见他拎了一把铝壶过来见我,还没握手,就从壶里面倒出俩鸡蛋来,昆仑树,我找炊事班老乡要的,写作辛苦,补补身子。弄得我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然后就劝一阵骂一阵,说他没出息,“你安心干,提干的事,有老哥给你上窜下跳呢,慌么事呀?”

 

   不久,吴勇提了干,当营长时参加侦察大队去了老山前线参加轮战。轮到我去时,他们已经撤了。后来我调往军区,再也没见过他,只知道他当了旅长、分区司令员,军衔大校。

 

   没有想到,在央视的荧幕上看到了他。可能太累了,人已经变形了。不过机灵劲隐约还在,说出的话有力而周详。

 

    老话说,无独有偶,俺们师(现在是摩步旅)的3000官兵也快速到达玉树,对吴勇所部给予增援。我看了关于他们的报道和图像,稿子写得不好,传递的信息不多,但弟兄们干得好,挺进到了结古镇甘达村,给那里的藏族同胞送去了吉祥。

  

   天太晚了,俺就不多写了,弟兄们好好干,吴勇好好干,多帮俺救几个人,记住咱部队那句老话:倒也要往前倒。老兵俺谢啦。

  

   此致敬礼啦。

 

 

  附: 翻越雪山垭口19日救援队到达最远

此致敬礼:我那些玉树救灾一线的弟兄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4月19日,兰州军区某摩步旅3000余官兵分成112个组,赴16个点进村入户,展开拉网式搜寻。图为官兵们在结古镇甘达村搜寻。郭崇德摄

 

今天,集结玉树的三军抗震救灾部队,全面打响向边远地区进村入户战役。

兰州军区某旅12名官兵组成的小分队,是进村入户战役地图上百支红色箭头之一。

这支箭头,昨夜离弦——

伴随着进村入户战役拉开帷幕,这支由连长杨华伟率领的精干小分队,于凌晨从震中结古镇向西北方向奔袭跃进。

东风卡车的大灯射向漆黑夜幕,隆隆马达声打破了震后荒原的沉寂。这是一次向该部抗震救灾任务区边缘地带的奔袭,也是抗震救灾部队进村入户战役打响以来的最远程奔袭。

荒原大风呼啸,寒星闪烁苍穹。3个多小时崎岖颠簸,杨华伟和战友们抵近了距结古镇85公里的哈秀乡。此时,天际已经泛白,戈壁荒原上遭受震灾不幸的偏远乡镇,迎来了震后第5个黎明。

稍事休整,简单吃过早饭,他们向这个乡所属地域更深更远处开进。前路上,有两处海拔4600米的雪山垭口等待着他们。

第一座雪山名唤阔拉山。他们到达时,朝阳正映照着山顶皑皑积雪。汽车喘着粗气翻过垭口,官兵们呼吸急促,想想山外还有望眼欲穿等待救援的藏族同胞,真让人心急如焚。

第二座雪山名叫伊拉山,杨华伟知道,踏破这座高山积雪之后,他们就要到达此行目的地——甘宁村。

村子在谷里,汽车到达村外山头,里程表显示,从哈秀乡出发至此刚好50公里。然而要想进村,汽车已经无法在这样的陡峭山路上前进,只能靠铁脚板了。杨华伟率官兵跳下车来,徒步搜索前进。忍耐着高山缺氧走过7公里山路走进这座山村,计算一下他们的行程,整整142公里。

在这座地处偏远的藏族山村,官兵们逐户搜救、逐个排查、逐一核实、逐户签字。他们核实灾情记录如同史册:这座300多户、1300多人的村庄,除60余户人家房屋尚可居住,其余全部倒塌,大量食品、财产被埋。

这里是远离震中的震区边缘,但在官兵们眼里,这里的每一户人家、每一处废墟,都是他们救助受灾群众的阵地。

核实完毕,新的战斗立即打响。官兵们一边组织村民自救,一边帮助整修简易帐篷,搜寻被埋财物。村民才仁卓玛跑来告诉官兵,他一家5口人,因食物被埋已经断炊3天,中士班长晏荣保带领一个小组立即行动,帮这户人家挖出19袋青稞面、13袋小麦面、1袋大米,还有盐巴和衣物……

向村庄深处搜索的下士班长张凯,在一处危房中发现了60多岁的老阿妈扎西顿珠。老人腰部受伤,行动困难,张凯背着老人走出村庄,想把老人送到有医疗条件的哈秀乡……

战斗持续到黄昏,任务圆满完成。在进村入户战役这一天,这个小分队翻越了所在任务区最高的雪山垭口,到达了最远村庄。他们的到来,驱散了村子里的惊恐,给这个偏远的村子带来了温暖和安宁。

 

作者:丁海明 肖传金 魏 龙 来源:解放军报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