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雾走黄山  

2011-06-02 12:38:57|  分类: 丹旗摄影、编选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战友夏建敏发来一篇我们“雾走黄山”散文,文笔优美,抒情抒意又幽默,如一篇朦胧诗赞美祖国的瑰宝黄山。编者配以雾染黄山照片。在端午节来临之际,发上博客以飨战友和朋友们,祝大家节日快乐!丹旗

 

五月初,应战友卢森林之邀,携夫人,约丹旗同游黄山。

人们都习惯于从前山到后山游览,我们却选择了从后山开始,如同倒着翻阅一部书——一部叫“黄山”的书。不过,我喜欢这样,你看,一下子就是“始信峰”。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上黄山期盼着瞻仰浩瀚的云海,却遇到阴天,“始信峰”看不到云海,有几分遗憾。然而,奇松怪石和险峻的山峦仍如天堑仙境,令人陶醉。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始信峰上留个影,建敏和小丁夫妇首次上黄山,虽然没碰上好天气,但是这栩栩如生的美景仍使他们心花怒放。可惜好景不长,不善爬山的小丁就败下阵来,只好在北山宾馆等我们返回。

 

“始信峰”,峰中藏峰,谷内含谷,险峻峭拔,秀丽空灵。传说明代吴人黄习远,为了一探黄山的俊秀,翻山越岭,历尽艰辛,直到最后游览到后山的这座奇峰,方信黄山风景绝佳,故名“始信峰”。说实话,别说是黄习远,谁人看了都要被这连空气都醉人的阆苑仙境折服。站立峰顶,极目远望,千山一片绿,诸峰座座峻。山峦起伏处,奇松或峰顶,或沟底,或斜插于岩缝中,千姿百态;怪石或似鸟,或似兽,或似物,或似人,栩栩如生。“散花坞”内,百花仙子各显神通,弄姿斗艳,活活把个山坞打扮得姹紫嫣红。左侧的“梦笔生花”,一柱独立,状如一枝巨大毛笔的笔尖。峰顶又生一花朵样的奇松,竞是那么巧,不偏不倚,青翠欲滴。好个“梦笔生花”,无论是传说中诗仙李白的梦中所思,还是后人巧借李白之名所赐,都堪称妙极。单单一个“梦”字,了却了多少人的设想、猜测、疑问和好奇。与之相呼应的“笔架峰”,孤峰座落右侧,一峰五岔。峰岔沟植被覆盖,吐绿滴翠,有如刚刚放过饱蘸浓墨的毛笔淌下的墨汁。“妙笔生花”与“笔架峰”绝配而立,相得益彰。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使得其惟妙惟肖,令人咂舌。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梦笔石柱在薄雾中时隐时现好个妙笔生花。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笔架峰与妙笔生花绝配而立,相得益彰。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猴子观海,成了猴子观雾。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不知名的翠鸟在雾中漫山遍野飞翔着觅食,给绿色的山野点缀着艳丽。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战友们在“连理松”前留张影,情深意浓。(左起:卢森林、刘丹旗、夏建敏)小丁摄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往山中走,浓雾笼罩了阴天,白兰花在虚无缥缈中绽放,别有一番风趣,似乎五月的黄山春来迟了。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远山。近峰。怪石。奇松。呈现在眼前的明明是一幅大手笔立体水墨画卷。正在感喟中,缥缈的白色纱幕不知是由深邃的天际,还是由浓郁的山沟涌来。雾。黄山的雾,带着几分威严、几分神秘,或许还有几分灵气覆盖过来。远山隐没,沟壑填平,几步之外,人影绰绰。

浓雾弥漫,景色溟濛。我们行走在大雾中,没有人埋怨,没有人责怪,似乎一切都理所应当。那是因为黄山的山、水、花、木,还有那些鸟、虫、兽类,在连日的忙碌中太累了。据说“五、一”小长假,这里人稠如海,摩肩接踵。那么多的人,那么多双脚,无数遍的在山的脊背上踩来踏去。有人兴致高时,还要抱着松,扶着石,踏着坎照像留影,大山忍耐着,承受着,依然绽着笑脸相迎。如今小长假刚过,游人一下子稀少了许多。山也累了,松也困了,艳丽的杜鹃花腰肢酸了。于是他们拉来一张宏大的白纱帐,罩住身躯,想美美地休息一下。

大山就是这样的大肚,这样的坦城。它累了,实在太累了,仍不拒绝人们在它的脊背上跑来走去,只是轻轻拉来一席浓雾,盖着身躯歇上一会儿。没准明天就是一个大晴天,大山又要精神抖擞地托起红日,舞动白云,喜迎游人。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浓雾笼罩下的黄山森林,近深远淡,呈现出异样寂静的美。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五.一”小长假后的黄山,失去了游人的喧闹,长长的登山游道在雾中显得更加幽美。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雾中爬山,靠的是脚踏实地步步登高,“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虽看不到远山的美景,有几分寂寞,但充满了梦境幻想。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雾中的雪松千姿百态变幻莫测,更显得婀娜多姿。

 我在抚摸雾,雾轻柔润滑,顺手溜走。我在拥抱雾,雾厚重深远,抱不住,搂不完。我邀雾同行,雾就在我们的前后左右缠绵着,起伏着。我们神游于云海雾浪中。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快到西海岸了,悠长的山路和路旁的松林伴随着我们,犹如漫游在仙宫云雾中。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西海岸边,我们多么想看到那流云翻滚浩瀚壮丽的云海,可惜眼前仅有白茫茫的一片。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战友建敏站在排云亭前若有所失,仅能靠我们的讲诉,梦幻般地想象那壮观云海美景。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云雾变幻的瞬间,隐约可以看见“仙人晒靴”那块巨石,也算没有白走一趟西海岸。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连心锁的剪影透过黄山松在白茫茫的云雾中更加清晰委婉,可以感受到千万对情人在这里紧锁情思。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走出西海岸,踏上去光明顶的山间石阶,路旁的石亭在云雾中时隐时现,似乎在等待着仙女们来此对弈。

西海。一个重点风景区。森林、丹旗指指点点:这里号称巧石博物馆,主要景点有“仙人晒靴”、“仙女晒靴”、“仙人踩高跷”、“仙女绣花”,还有“武松打虎”、“天狗望月”……可惜这片被称作云海的地方如今真像一片汪洋。山沟被浓雾填成了平地,悬崖被浓雾遮住险峻,群峰被浓雾掩住了俏丽。一个深谷溪涧,秀峰环立的去处,一下子变得无高无低,无惊无险,好像隐藏着多少不愿泄露的秘密。我只好听着介绍,做着美妙的想像。突然,前方茫茫白雾中依稀露出一道悬崖。“仙人晒靴”!森林、丹旗指手划脚地惊叫。顺着手指方向望去,朦胧见远处雾浪中钻出一道悬崖,悬崖上掛着一块刀切斧凿般的巨石,真像一只硕大的靴子,继而又悠然循去。不过这一见足让我联想许久:或许是这位仙人长时间生活在这灵山秀景中依然耐不住寂寞,趁着闲暇去了海滩、河岸,要不又怎能弄湿了自己的靴子?还有那些仙女们,如今可能正在浓雾中品着茶,相对搏奕,要不为何迟迟不露芳容?

雾真好,缥缈虚无,给人带来一个又一个幻觉、幻想,每一个幻觉、幻想都是一坛陈年老酒,一杯助人兴奋的咖啡。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浩瀚的大森林给人一个又一个幻境。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 啊——!黄山松我来了——!”战友建敏看到这壮观的林海不由地激动。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雾中的林海,梦幻般的幽深莫测,令人遐想连篇。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尽管右侧的栏杆旁,是谷深莫测的悬崖,令人心惊胆战,森林和建敏也要在此留张影。

“飞来石”在雾中虚无缥缈时隐时现。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浓烟般的雾洇湿了我们的头发、衣服,也洇湿了山径上的青石台阶。我似乎这时才发现它们的存在,思绪也如飘卷的雾一样涌来。

深山峡谷本没有路,是人们用手开出来的,弯弯曲曲,高高低低,盘山绕谷。石阶伴着路行,一条条一排排,走向悠远。它们承受着岁月的风霜,承受着千百年,千百万人的踩踏,却无怨无悔,无声无息。它们能高能低,有时沉寂山沟,有时缠绕山腰,有时被抛往山顶。无论在哪里,无论多险峻,都静静地躺着,支撑着一双双游人的脚。它们胸怀空旷。每天不知有多少人走在石径上,赞扬的却是两边的山、水、树、花,很少留意脚下的青石板。但它们从不计较,依然尽职尽责地趴在地上。这是因为那山、那水、那树、那花是它们的伙伴;因为游人的兴奋是它们的义务。

看着湿漉漉的石阶,我下意识地迟疑着,慢慢踏上去,却见湿而不滑,稳稳当当。原来这些青石板为使游人行走安全,竞忍受着石匠们千斧万凿的痛苦,在身上留下了千条万条,纵横交错,凹凸不平的印痕。白色的雾在脚下绕来绕去,似乎要抚平青石板上的印痕,也似乎在为青石板做着轻柔的按摩。青石板无语,大雾无语,山径上依然响着游人的欢声笑语。

疑神冥想中走到一处陡坡。丹旗告诫:“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有哲理,走路要看景,那叫一心二用。走路看景又议论,那叫一心多用。一分心,一走神,没准脚下会踩空。看那山径边,云遮雾罩着,深渊幽谷,是千丈还是万丈?我看不见也不敢看。我决定看准前方要达到目标――飞来石,专心走好脚下的每一步,不浮燥,不绕幸,也不能偷懒,扎扎实实,一步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一只脚印,两点成一线,无数个点便走完了这段陡峭绵延的山径。猛然醒悟:人生亦如此,看准自己的目标,扎扎实实地做好每一步,最终就是事业的成功。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你看,这位年轻的母亲真有本事,居然抱着孩子爬上了黄山,悠然自得,真是母爱深似海。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森林、建敏时不时要等待忙于摄影的丹旗战友。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只听丹旗在与四位广东姑娘聊天,雾海中只闻声不见人。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森林和四个姑娘给丹旗、建敏解释“洒洒水、毛湾太”的意思。真逗,到让我们学了两句地道的广东话。

      

     攀登陡坡,是体力、耐力和信心的考验。

“怎么样啊?爬山累不累啊?”

“洒洒水啦。”(广东话:小意思啦)

“毛湾太啦!”(广东话:没问题啦)

身后,正在抓拍镜头的丹旗战友好奇的同四位登山的广东姑娘交谈着。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啊?什么?撒撒尿还毛毛雨啦?”

丹旗听不懂广东话,误解了她们两句话的意思,讲出来逗得战友和姑娘们哈哈大笑,误解的幽默顿扫大家的疲惫。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来黄山旅游的朋友在快乐游玩时,不要忘记,山上的吃、喝、用等物资都是靠这些辛勤的挑运工人滴滴汗水、一步一步挑上山的。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身前,隐隐看到位穿红上衣的人嘴里 “嗨哟、嗨哟”哼着低沉的号子,人影像皮影戏样的飘飘悠悠,晃晃荡荡,既清楚又模糊。我极力瞪大眼睛,穿透雾帘去看。搬运工。穿着红色上衣,印有统一标记的黄山搬运工。只见他肩上那副担子的两头吊着两只大纸箱,每跨一个台阶大纸箱就像荡秋千似的前后晃荡。搬运工脚上那双军用迷彩鞋磁铁似地“吸”着台阶,一步一步向上挪移。一道,两道,三道……他实在太累了,用手杖支着担子礼貌地站在石径边休息,喘出的粗气成了雾,又把雾吸进了嘴里。我们紧走几步,清楚地看到他那黝黑的脸上有水在淌。是汗?是雾雨中的水珠?担子两头的大纸箱装满了米、面,还有青菜。我明白了,大山上那白色的米,黑色的煤,绿色的菜,修房建屋用的砖和木头,都是靠他们的双肩一点一点,一担一担挑上来的。他们是担山的人,是用自己的艰辛为来自天南海北的游人提供衣、食、住、行,给大山以生气和活力。他们把自己对黄山的爱付注在淋漓的汗水中。

“前面快到光明顶了,加油!”搬运工抹着脸上的汗水为我们鼓劲,脸上绽满了笑。我们心里冒着丝丝的感动。森林在“啧啧”赞叹。丹旗揿动着快门。我挪开视线扪心自问:空手登山还觉得累,他们呢?

我肃然起敬――大山的主人!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山上这不知名的山花夺目盛开,为雾中的黄山增添几分艳丽。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晚春的黄山,映山红还未吐芳,翠绿的嫩芽为美丽的黄山带来一片新的生机。(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阶阶攀升步步登高,光明顶就在眼前。
       

      步履越发滞重,却在步步登高,向那若隐若现的山的高处,一步一步挪移。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绝对没有那种“洒酒水啦(广东话:小意思啦)”的感觉,终于登上了“光明顶”。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山高人为峰,是山在为人作着阶梯。这是建敏登上光明顶时的感慨。

 

光明顶,黄山三大主峰之一,海拔1860米。

站在峰顶那块平地上,一种挑战自我的成就感油然而生,随即跳上一块巨石,体会着“山高人为峰”的自豪。然而,这种兴致很快被另外一种思绪所替代:山高人为峰,是山在托举着人,是山在默默地为人作阶梯,作陪衬,作铺垫。人只能因山的高低而高低。

黄山创造着自己,也在创造着超越它的人。

我跳下巨石。我默然沉思。我向大山敬礼,感谢大山为我的登顶成功作出的铺垫,感谢大山为我能站在海拔1860米的高度而极力托举。

登上光明顶,人们自然会想到那个美丽的传说――古代有位叫智空的大和尚,在此峰亲眼看见了“日华”出现,天门大开,山顶大放光明。在这少有的居高临下的观景胜地,在这浓雾紧锁的山顶,我不愿留下遗憾,真盼望传说中的智空和尚显灵,让山顶大放光明,好一览那灵秀的远山近峰。或许是因为我的虔诚,期待中,一阵清风,浓雾翻卷舒展,随即淡了许多。远山近峰在轻柔缥缈的白雾中如大海中的小岛,隐隐绰绰,虚无朦胧,比晴日更多了几分神韵。我静静地观赏着雾中的山景:黄山,你是一部绝妙的朦胧诗。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雾中的黄山一部绝妙的朦胧诗。来吧,朋友,黄山欢迎你,美妙的黄山不论是晴是雨是雾还是云海都是一部美丽的诗。让我们为祖国美丽的河山赞美吧!

(原创)雾走黄山 - 丹旗 - danqi89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