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有梦想的老爷子——写给松林岗上的师父和师爷(张林)  

2013-03-20 10:51:20|  分类: 张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梦想的老爷子——写给松林岗上的师父和师爷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转眼就是五年。

五年前(2008年11月17日)的那一天,我去了阔别多年的武汉。

战友朱建卿派车去汉口车站接我。我对小师傅说,上沿江大道和滨江饭店看看吧。

老爸说过,你就是武汉生的,在沿江大道上中南军区空军的一栋楼上。

那一年,武汉发大水,军民都上大堤抗洪,妈妈抱着两个月大的我,在漏雨的家里一边抹泪一边打听爸爸的消息,心里怕得要命。而我对这一切都浑然不知,傻乎乎地吃喝拉撒,胖到小保姆抱不动,据说每天哭闹的时候,几乎就是挂在小保姆的腰里。小保姆一边吃力地摇着身体,企图把我晃晕,一边嘟囔,这个小伢,怎么这么重呢?

按现在的说法,出生地就是我的籍贯,我原本是个武汉人呢。

可是我对这个“故乡”毫无概念。我对武汉的第一印象产生于我入伍头一年到武汉打球的时候。

所以当我坐车在沿江大道上疾驰,没有近乡情更怯,也认不出我出生的地方,只有老滨江饭店还在。虽然面目全非,它还是让我松了一口气,好像在一群陌生人里猛然瞅见了老熟人。想当年,我随师篮球队来武汉参加军区联赛,就住滨江饭店,那时叫军区第一招待所。依稀记得这儿吃饭的碗特别小,让我们这些习惯用小盆吃饭的大个子特别麻烦,一顿饭要起来去盛七八次饭。还得排队,等排队回来,菜早没有了。军区男篮的大吴二米零七,他盛饭盛了十七八次,气得碗一扔,走了。

我是板凳队员,又是新兵,没资格发牢骚,没有菜也不敢有意见。“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何况还有夜餐。我是充分肯定滨江饭店的接待工作的。

板凳队员的主要任务有四项:提篮球,抱衣服,把板凳坐穿,当临时裁判。这让我心情极其沮丧。更让我欲哭无泪的是,参加比赛的各路女队员中,有四个是我同学。我驰骋球场的时候,这几个傻大妹只有抱衣服、拍巴掌的份,可是因为她们长得高(与我的个儿差不多),现在有两个居然成了武汉军区女篮的主力。她们看见我时,我脖子上挂个哨子正灰溜溜地当裁判呢。她们欢天喜地叫我的名字,我却恨不得赶快找个地缝钻进去。

为了躲开那几个傻妹子,我约了同是板凳队员的沙旭生去看武汉长江大桥。由于这是我的出生地,我咬牙花了一块二毛钱,站在大桥下,比了个极目楚天舒的姿势,咔嚓一声留了影。由于没有证据表示这里是沙旭生的出生地,他说不能花这冤枉钱,要知道这是月薪的六分之一点几,可以买二斤奶粉呢。

他跑到一边就不见了,据说是沿桥墩的楼梯爬上了长江大桥。下来时,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我做了一件很有纪念意义的事。

什么事?

从大桥上往江里吐了一口唾沫。他比划着说,那唾沫在空中晃晃悠悠,半天才落到江里。

有啥纪念意义?

他竖起大拇指,将来老了给孙子说起来,咱往长江里吐过唾沫,证明咱的确到过大武汉。

我批评他不讲卫生。

他说,向毛主席保证,不是痰,是唾沫。

我说他无聊,他说这叫创意。

总之,两个新兵蛋子用无聊打发日子。

我的郁郁不得志的样子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他是老兵宫哲兵。宫哲兵是武汉人、球队的主力、高干子弟,读书特别多。七十年代初,他手上除了有马列著作,还有德国人康德、谢林、歌德的书,有马克思传和一本讲宇宙怎么形成的书,这些书都是世界名著,大都是我看不懂的。宫哲兵大约也缺少知音,就主动与我搭讪,让我看他的书,还担任义务讲解。记得读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时,很惊讶这位革命导师的结论:将来国家和家庭都会消亡。

我问宫哲兵,这是真的吗?

他说,真的。并从理论上给我讲解了一番。

我问,那没有家庭了,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怎么办?

可能你在下班前往她桌子上放一个纸条,约会她。

如果这个女孩并不喜欢我呢?

那时候,人的觉悟都极大地提高了,你们会有办法解决这事的。

那如果同一天晚上,这个女孩接到了好多个纸条怎么办呢?

那他们可以友好协商。

如果协商不成,每个人都要求先约会怎么办?

……

宫哲兵说不出什么来了,无奈地嘿嘿笑,称呼我是“早熟的麦子”。证明我这板凳队员还有点残缺之美。

理论探讨告一段落后,宫哲兵说到了现实生活,长叹一口气:“伙食不好,人就没劲,人没劲,就打不好球,打不好球,就上不了场,上不了场,就入不了党,就很难被推荐去当工农兵大学生。”

得出这个结论后,宫哲兵斩钉截铁地说,走,我们到汉口的小桃园餐馆去喝老鳖汤,补养一下。我请客。他介绍道,小桃园餐馆非常有名,老鳖汤富有营养,我上场打球发挥得就好,就能入党了。

我那时从未吃过这种长像恐怖的动物,一听说吃这种东西就浑身发冷。但老兵这么抬举我,不去不好,就硬着头皮去了。我们从滨江饭店沿着长江大堤向小桃园餐馆哗哗地走,一路上,宫哲兵就给我讲球队绝对主力陈刚的故事。他说,陈刚因为是主力,开车撞人也没影响入党。他总是与我做对,搞得我没办法。有一次,发了津贴,我得到八块钱,想捉弄一下陈刚,就看着他说,谁叫我一爸爸,我就给他一块钱。没想到,陈刚立刻走到我脸前,对着我连声喊道,“爸爸爸爸爸爸……”结果,我一个月的津贴全没有了。

我听了,对陈刚的这种舍得一身剐,敢把银钱挣到手的勇气表示由衷地钦佩。

这还不算,小宫补充说,陈刚叫完爸,周惠生和袁如意马上站过来问,我也叫,你给不给钱?吓得我赶快喊道,没钱了,没钱了,你们是爷,我服了。

小桃园餐馆里人很多,宫哲兵要了两碗老鳖汤,自己喝一碗,给我一碗。我一低头,一眼就看见碗里翘起一支老鳖的小尾巴,把我恶心得差点吐了。我心想我再喝多少碗老鳖汤都不可能当主力,干脆不喝。小宫喝过他那份,看我不喝,惋惜地说,太可惜了,这么好的东西你不吃,那我替你吃了吧。他三下五除二把我那一碗也喝下去,我们就赶回去参加比赛的准备会了。

当天晚上,宫哲兵的球打得特别好,虽然我们球队输了。

第二天,小宫笑容灿烂地对我说,你看,我一喝老鳖汤补养,球技大长。今天我们还去喝。

我说,你去吧,我再不去了。

小宫仍旧去喝汤,但上了球场发挥欠佳,很快就被换下。

这次我们球队又输了,宫哲兵受到批评。

我问他为啥这次不管用了。他说,可能喝太多了,上火了,影响了投篮的准头。

球队的教练魏光复干事对球队的表现不满意,开会找失败的原因,小宫迟到。魏干事说,这个人,球没打好,还无组织无纪律。陈刚说,报告魏干事,我亲眼看见一个漂亮女兵对小宫一使眼色,宫哲兵就跟着她走了。

魏干事大怒,让迟到的小宫当着全队的面作检讨。

小宫也大怒,他妈的陈刚!那是我姐。

宫哲兵气得满脸通红,他说,报告魏干事,前几天练球陈刚称病不去,我到宿舍一看,他躺在床上搓小鸡儿玩。

我们一片哄笑,陈刚表示开完会要与宫哲兵决斗。

后来,爱读书的宫哲兵当了武汉大学哲学系的教授,专攻“女书”,成了大专家。而我们的朋友陈刚却遗憾地因为车祸去世,让人痛心。这是后话。

正在回忆往事,朱建卿电话来了,中午我们一块坐坐,你想见哪个战友,我帮你叫。

我说我在部队又老实又厚道,没有一个仇人,朋友却很多,能见到的战友我都想见。你随便叫吧。但有一个人不知你能不能叫到,就是我的老科长刘汝春。

没问题,前一段我们还聚了一次。

我一听大喜。

刘科长是我的老首长,三十年没见面了。

1976年12月,我被调到师报道组。这时我还没有在报纸上见过一个字。他们怎么知道我是个人才呢?我有一种行骗成功的窃喜。

总理逝世一周年纪念日前夕,我听说科长他曾经率队去中南海演出,见过周总理,就鼓足勇气吞吞吐吐地表达了想采访他的意思。只见刘科长眉头一皱,想了一会说,好吧,给你讲一下。那一刻,我大喜过望,偷着瞄了一眼,却见刘科长一付大义凛然的神态。他的样子好像在说,你这小子,还真大胆,好吧,浪费这点时间,安慰一下你这个不能实现的梦想。

我正襟危坐,手里拿个小本,听刘科长给我讲166团宣传队在中南海演出的故事。听完后,立刻奋笔疾书,当场写下几百字的稿子,复写十几份,分别寄往各中央级、省级报刊、电台。然后天天下午站在收发室门口等报纸。一月八号那天,报纸来了,我写那篇稿赫然站在甘肃日报头版的右下角。激动得我就差没亲那稿子一下,欢天喜地跑到报道组谝去了。虽然我最想去告诉刘科长,但是我不敢,因为我知道曾经沧海难为水,向科长报喜,我还不及格。

刘科长帮助我完成了第一篇见报稿,使我人生的另一个侧面就此展开,由爱好变成了专业。所以是我的贵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我到了武昌,离吃饭时间还早,就又围着东湖转了一大圈才赶到了小朱安排吃饭的地点,记得最先见到的是向登科科长。我对向科长了解不多,我当报道员时,他是文化科长。向科长说他已经快七十了,我吃了一惊。因为在我心里,他还是在部队里的岁数。

说话间,我的科长刘汝春到了,他满头银发,步态轻松,气质儒雅,谈笑风生。

我问,老首长,您今年高寿?

刘科长呵呵乐着说,七十六了。

老爷子一边听我汇报分别这段时间的人生经历,一边给我一张名片,还谦虚地让我给他提意见。我连声说,不敢不敢。

正面是自我介绍的身份:“老年大学学员”。还有电话号码、邮箱和网络相册地址。名片的背面,是刘科长自己写的一首诗和一段缄言。

五言诗是退休感怀,曰:

解甲仍持弩,

衰年骨愈刚。

寸心忧国事,

柔翰写狂章。

 

箴言是对自己的告诫,曰:

对弱者多一点尊重

对强者多一点骨气

对朋友多一点宽容

对自己多一点清醒

读来,傲骨铮铮作响,似有飞矢从耳边嗖嗖掠过,让人心中有大潮汹涌的感觉。可谓,虎老雄心在,人老志气高。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兵,在老年大学当学员,学诗,学书法,会上网,会打字,有网络相册,真是出人意料。

我想,刘科长展示了一种境界,那就是,步兵天生不认输,不管有什么挫折,不管有多大岁数,时光可以耗尽我们的生命,却无法剥夺我们的意志。眼前的老首长让我想起了海明威的《老人与海》。

《老人与海》写的是一位古巴老渔夫在海上捕鱼的经历,老人捕获了大马林鱼后,在返航途中与要吃掉马林鱼的大鲨鱼进行惊险的搏斗,最后回到岸上时,他的收获只剩下一具大马林鱼的骨架。作品的象征意蕴是,大马林鱼象征人生的理想和人类无法逃避的欲望,鲨鱼象征无法摆脱的悲剧命运,大海象征变化无常的人类社会,渔夫则是与强大势力搏斗的“硬汉”代表。

海明威用渔夫的遭遇,象征人类不断与厄运抗争却无法真正改变命运,但是人可以失败,却不可以被击败,外在的肉体可以备受折磨,但是内在的意志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对,岁月可以打败我们的肉体,却不能战胜我们的意志。

这是我想与老爷子共勉的。

这才想起,自己二十二岁那年拜在老爷子门下,至今已经三十一年了。虽然我们都觉得自己还年轻,但时间已经从我们身边飞快驶过,用年轻人的话说,时间比杀猪刀都快呀。

记得我多年前采访凤凰卫视主持人阮次山时,他讲到自己不会电脑,不会上网时辩解说,老狗不学新把戏,我已经学不会那些东西了。当时,阮不到60岁,已经明确拒绝英特纳特,而我们步兵师的几位老爷子,都是古稀之年重上信息高速公路。

不容易不容易。你不能不佩服他们的活力。这是步兵生涯传递给他们的精神么?

这是一群有梦的老爷子呀。

说话间,许多战友赶来聚会,朱建卿、王小威、张炎、谢三(我们习惯这么叫这小子)、潘国超等弟兄们都到了。还是那份亲热,还是那种神态和语态,只是多了白发,多了豁达,多了温厚。

刘科长戴着助听器,但谈兴一点不减,他告诉我,几位85团(166团)的老兵办了一个博客,你们年轻人要支持我们,帮忙把博客办好。

我前些年在凤凰网干过一阵子,对上传稿子和图片、页面设置有一些了解,对网站的博客管理也略知一二,就答应刘科长回去看一下。其实我心里已经把这要求当成老科长的命令,我一定要为“松林岗”尽一份力。

合影后,我就告辞前往荆州,看荆州的战友,同时也想采访中国石油工程师第一任师长张复振的夫人田大嫂。

从荆州回到北京,我上松林岗博客,发现博客的网址上,拼音字母都是错的。几个写错的字母,让我想象着这群戴着老花镜的敲击键盘的老兵们的艰难努力。

于是,我一面为博客写文章,一面动手改进页面,特别是把那条动画标语的“欢迎”一类的词,改成了“老兵不会死”。这是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说过的一句话,也有人说是这是一首美国军歌,结果我搜索了大半天,也没有找到歌词,只有自己写了一段话,放在那里贻笑大方。

而我写的《我的科长刘汝春》目的在于传递我对博客文章的理念:既要有信念,有梦想,也要活泼、轻松、家常,联系亲情与友情。

虽然我很努力,但松林岗博客的访问量还是不太好,百度上搜索“松林岗”,我们的博客排在很后的位置。于是,我决定再拉几个高手入盟。我在搜索“枪杆诗”的时候,发现了李韧在新浪上的博客,这个博客很活跃,更新勤,访问量高,文章也多有他在85团当兵的故事。我决定拉李韧入伙。发了纸条过去,一直没有回复,我就再发、再发,一连发了三次,他才说,噢,是你呀。

我与他通电话,说出我的想法,他说他想想。再过几天,我又问他这事,他才吞吞吐吐地说,那么多老爷子在那儿,我放不开呀,说什么呢?我说你那么多诗,发上几首有何不可,能费多少事。他说不是呀张林,你是刘汝春的学生,我是雷子明的学生,雷子明是刘汝春的学生,你是刘汝春的徒弟,我是刘汝春的徒孙。我敢去班门弄斧呀。

这理由让我觉得好生奇怪,哪儿跟哪儿呀。我反驳道,你是雷子明的学生,我是你的学生,那我是徒重孙呀。

他就笑。不是不是。

那你就传文章去。

好吧好吧,他妈的。李韧嘿嘿笑道。

于是,我请李韧来吃饭,喝啤酒,把松林岗博客的密码给他。

李韧两杯下肚,豪情万丈起来,吹道,你放心,我绝对的网络高手,我打字飞快,能同时在QQ上与四个人聊天,还外加一个语音对话。哈哈哈。

他还讲了他保存着几十年前雷子明写给他的全部信件和创作文稿。

我说,没想到你这么重情重义。

他说,那是那是,我的资料保存是一流的。

李韧加盟“松林岗”之后,他的哥们任新建、张建军、刘京林,还有新一代的56师宣传队的队员们纷纷在松林岗上亮相,我还让师宣传科的老兵程广振、张西坤也上了网。之后,又有师爷级人物雷河清学会上网后登陆加盟,成为盟主级人物。还高兴地看到老师长宋步先的身影。随着时间的推移,知道“松林岗”的战友越来越多,我只要碰到老战友,都会对他们说,我们师有一个博客,记着上去看看。注意,我说的是我们师,因为我把松林岗当成是我们师的博客。

这就是我与松林网博客的情缘。

最后,我还要对最早创建博客的战友陈德说一句,你是好样的!下次到武汉——我的出生地,我要专程拜见你,双手捧给你一杯酒。

给大家出道题,到百度上搜索“松林岗”三个字,看看结果是什么?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71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