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激情岁月》选登之五---重机枪机智打坦克(胡 舫)  

2013-04-27 23:04:39|  分类: <激情岁月>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邱少云部队的激情岁月》选登之五

                                                 重机枪机智打坦克

                         胡 舫

19516月初,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第五次战役进入第二阶段的防御作战。我们十军第二十九师在金华以南的芝蒲里防御作战中,在主峰角屹峰右侧山坡上防守阵地的是八十六团一营二连,他们牢牢地挡住了敌人通向团指挥所垅谷里的公路,成为敌人包围角屹峰我二营阵地的巨大障碍。敌攻我守,一连激战几天,敌人也没有能拔掉这颗眼中钉。

64前来支援一营的二连的重机枪四班埋伏在二连阵地左侧靠近公路的一个小坡上,连夜构筑好了机枪工事。他们前面的坡下是一片坑坑洼洼的开阔凹地,是敌人溃退时常常用来隐蔽的地方,这也使我们要顺利消灭那里的敌人变得很困难。战士们暗暗地咒骂这是个鬼地方。这天虽然天空还下着濛濛细雨,但敌人为了尽快突破我军防线,一大早就派出4架“油挑子”战斗机对我阵地轮番空袭。接着敌人的大炮也向我阵地狂轰滥炸,好像要把我方阵地炸翻个个儿一样。机枪四班的掩体被炸塌,四班长张敬臣也被埋在里面了。

按照常规敌人在大炮轰炸之后,步兵就会立即发起进攻。这个时候没有班长怎么行!战士们知道,班长对一个班来说,就是意志和力量的象征,胜利的保证。所以,一部分人严阵以待,以机枪支援步兵,消灭敌人;一部分人不管敌机如何疯狂地扫射轰炸,拼命地挖掘炸塌的工事,救出里面的班长。大家一边挖,一边喊:“班长,班长!”战士小张更是一边哭,一边挖,一边喊,这种至亲至深的感情是外人难以知晓的。

班长张敬臣有个“妈妈班长”的美称。他,中等个儿,一副结实的身板,黑里透红的脸庞,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时刻透着和蔼朴实纯厚可亲的目光。他满口的四川话,一有个重要的事,就会顺口喊道:“夥计,咱来商量商量咋个办嘛。”他的这个口头语,同志们觉得不好,经常提醒他,别把同志叫“夥计”。平时他也注意了,可一旦有急事,他还是那句话:“夥计,咱商量商量咋个办煞!......”其实,这是他遇事善于走群众路线的表现。他不仅有事习惯于跟大家商量,平时更是关心体贴全班每一个战友。重机枪班最重的装备是重机枪枪身。第五次战役行军中,他抗着枪身一晚上要走一百来里,从不让别人换一下。有一天部队追击敌人到全谷里,班里年纪最小的小张同志,因为走路打瞌睡跌倒在沟里,把脚崴了,他就把小张身上的子弹箱接过来扛上,只让他背着米袋行军。到了宿营地,他这里找防空洞,那里找干草,千方百计让大家休息好。那时部队不仅粮食不够吃,还长期没有青菜吃,身体缺乏维生素,有的人患了夜盲症。所以,班长在让大家抓紧睡觉时,他自己到野地里找野菜,好给大家做野菜炒面丸子吃,借以补充点维生素。他的行动大家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更让战士们佩服的是,打起仗来,他那股子既沉着又勇猛的劲。所以,班里同志们对他就像孩子离不开妈妈一样,背后说他是个好“妈妈班长”。经文化教员把他爱兵的事迹整理上报后,他这个“妈妈班长”在全师出了名。今天,我们的好班长被炸埋在工事里,全班哪个能不心急火燎?巴不得一锹就把厚厚的泥土挖开,把自己的好班长救出来,指挥他们战斗。

后来得知,张敬臣当时被炮弹炸塌的工事泥土埋在工事下面时,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就全身心地沉浸在漆黑的世界里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潮湿的泥土把他冰醒了,他睁开眼什么也看不到:我的同志们呢,我的重机枪哪去了?他定了定神,仔细寻找着。忽然,一丝光亮透进倒塌的工事里,他眼前一亮,一下摸到了机枪管,啊!这不是我的重机枪吗,我的个乖乖,你咋个跑到这里来了?他一高兴猛地站起,不料头撞在倒塌的木头横梁上,倒在地上,被压泥土下的腿也传来了剧痛。这时,他才清醒地想起刚刚发生过的事。原来,他和小张刚刚修好机枪掩体,天就亮了,他们把重机枪架好,小张出去了。他正在测量射界时,就听到一声巨响,他就被埋在炸塌的工事里面了。再抬头一看,头顶上那根30来公分粗的木头梁幸好没有掉下来,前面的机枪射孔也只塌了一半,不然,他会被埋在泥土里面窒息而死的。大家终于把他们的好班长从炸塌了的机枪掩体里救了出来。

这时阵地上敌机在疯狂扫射轰炸之后,刚刚飞走,敌人的4辆坦克就掩护着一个营的兵力向我军阵地冲过来。机枪班占据有利地形,配合二连猛烈地向敌群射击,压住了敌坦克后面的步兵,又转而攻击坦克,可是,机枪正面射击对坦克毫无作用。敌人的坦克反而像发疯似的向我们冲过来。这时,张敬臣强忍伤腿的痛疼重新带领全班与敌坦克搏斗。他好几次想跳出堑壕用手榴弹去与敌搏斗,但班长的责任感和组织纪律性,使他没有轻举妄动。当敌坦克轰轰隆隆地向我射击时,他命令全班隐蔽。他们知道正面打坦克是困难的,重机枪子弹是穿不透坦克正面钢板的。他想“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打它了吗?”他以特有的冷静默默地提醒自己:冷静,冷静!他看着同志们都抱着成捆的手榴弹,用着急的眼神注视着他。这时,只要他一声令下,一个个都会像小老虎一样扑向敌人的坦克。再看看敌人的坦克这时正在那片坑坑洼洼的凹地上一颠一簸,一起一伏地缓缓地向我方阵地上方开来。

这个情景,让张敬臣顿时产生了一个异想天开的打法,何不利用坦克艰难爬坡时暴漏出它最簿弱的底部的那一瞬间,用机枪打它的腹部呢。想到这里他已胸有成竹,暗自发笑。他不动声色,也不向敌坦克射击,只把机枪对准一辆敌坦克开来的方向屏息呼吸,严阵以待。当一辆满身泥巴的坦克爬坡时前半截的大肚皮翘起来的时候,正碰在他机枪的准星与照门的直线上时,他的机枪立即响了,几十条小小的火箭成串地穿透了坦克的底盘,打进了它的“肚皮”,顿时那辆坦克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就瘫了下来。后边的坦克见势不妙,调过头去逃跑了,丢下了跟在后面的那些美国大兵,被我二连追歼的四处逃窜。敌人的进攻又一次被我们打退了。

用重机枪打败了一辆敌坦克是个新闻!用机枪从坦克的肚皮下开刀放血,把疯狂的坦克制服了,这可是中外战史上前所未闻奇迹!它体现了我军战士在铁老虎面前的沉作、冷静和智慧。我们的英雄战士,既敢把真老虎当做纸老虎看,又善于于沉作冷静、想方设法与强敌斗智,终于把真老虎变成了纸老虎。

 

 作者简历: 胡 舫,男,1929年生于贵州遵义市,194811月参军到第29师文工队,历任队员、排长、文书、武汉军区美术创作员。1961年转业到大冶铜矿任子弟学校校长、俱乐部主任。加入黄石市美术协会及市文联,现为遵义市政协书画院院士。

 

编者按:这是一个奇迹,只有舍生忘死,机智、沉着、冷静又有作战经验的老兵才能创造如此奇迹。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