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激情岁月>选登之三--运输线上军情急(张远熙)  

2013-04-06 22:03:34|  分类: <激情岁月>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激情岁月>选登之三

                                   运输线上军情急   

                                                      

   

    19513月入朝作战前,我是第二十九师篮球队的队员。打仗期间部队不能开展体育活动,闲着无所事事。五次战役第一阶段结束后,师领导决定把我和周一平、曾繁达三人从教导大队调往师后勤处工作。当时师后勤处处长张建顺、政委张应学、副处长南世修等和我们谈了话,问了我们参军后的一些情况后,把周一平和曾繁达二人留在后勤处部工作,把我分配到后勤处运输科工作。那时运输科里除赵清河科长外,还有老参谋李仲英、贺朝忠等四个老同志,其余的是我们三个年青人,加上通信员、炊事员等一共有十来个人。

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胜利结束后,我师奉命于511日东调坪村里、孔润、枫川里一带准备参加第二阶段的战斗。师后勤跟随部队东移,由于山高林深、路窄桥塌、部队又多,道路拥挤,辎重车辆行进非常困难。由于战时的后勤保障工作极为重要,因而后勤政委侧重抓运输部门的工作。张应学政委带领我们科和运输部队一起行进,终于在516日晚到达预定位置。这时八十五团、八十七团己经投入战斗。当晚,我即奉命与运输连张副连长一起前往八十七团和八十五团预定地点运送粮食和弹药,返回时再把前方的伤员接回送往师直属医疗所。

当时部队的后勤装备落后,师、团之间的运输主要靠马车运,汽车极少。我们运输连的马车队每天晚上都要在敌机的炸弹和敌人的炮弹中穿行。有的运输队遭到敌炮袭击,受到很大损失。我们万幸,连续三个晚上都非常顺利的完成了任务,人员、马匹、车辆和物资都没有受到损失,受到政委和科长的表扬。

519晚上我们运输连往南去给八十七团运送粮食和弹药时,在预定地址却找不到部队,我们继续向前进方向又赶了约两公里路,也没找到部队。这时却看到三、五成群的零星人员往北走。我问:“你们为什么往回走呢?”随即又问道:“你们是那个部队的?”有人回答说;“我们是十二军的。”我说;“你们不是在我们的左翼吗,为什么往回走呢?”那个同志回答说;“部队可能撤退了,找不到部队,只好向北走。”当时,我与运输连的张副连长觉得情况不妙,研究了一下,决定立即带队返回。

在往回赶的路上,我边走边向四周观察情况。突然发观右翼兄弟部队防线上敌人的探照灯向北位移了约15度,几乎与我们驻地相平行了。我跟张副连长说,回去要作好撤退的准备,等候上级的通知。回队后,我们立即去找赵科长、张政委一起汇报了上述情况。说今晚没有完成任务,前方部队可能己经辙退了。在前面还遇到兄弟部队的零星人员在往回走。张政委听了汇报后,立即派人去叫电台台长和译电员来问;“有师里的电报没有?”台长回答说:“已有十个小时没有与师电台联系上了。”这时,张政委决定马上召开临时党委会。张政委对我说:“远熙,今晚的会上就唱你的戏了。”我说:“我还不是党员呢!”政委说:“开扩大会,你列席参加。”等大家到齐后,张政委宣布:“开会,现在由运输科张远熙同志介绍一下当前敌我态势。”我如实地讲了向政委和科长回报的情况。当我讲到敌人探照灯向北移位时,大家都一致回头去看探照灯的位置之后,异口同声地说:“啊!就是呀。”没等大家再发言。有着丰富战争经验的张政委当即决定:“立即撤退,辎重部队沿公路走,用三辆马车去师直属所(医院)接伤员,天亮前尽量往北赶,白天若是阴天有浓雾或有乌云也可以分散拉开距离走,要注意防空。机关人员走小路翻山向桦川方向撤。”

于是,师后勤立即行动起来。正当我们后勤机关行军途中,师后勤的电台与师部的电台联系通了,师首长在电报上说:“速撤金化西,亭渊里一线。”看到电报,张政委、赵科长和同志们都大吃一惊,这不是要北撤好几十公里吗!张政委立即派通信班的同志们迅速向各单位传达师首长的命令,立即向金化西方向撤退。为此我们也加快行进速度。幸好那天天上乌云密布,敌机难以起飞,我们正好马不停蹄地赶路。当我们机关到达桦川南郊休息不久,我们辎重连队也赶到了。

这时,张政委和科长给了我一个重要任务。张政委对我说:“现在部队伤员多,你带3辆马车赶快去军后勤部卫生科抢运点医药回来,好救治伤员。”我一听这个任务非常艰巨,又要往回返十多公里,那可是离敌人更近了。但军人服从命令不能讲价钱,便向政委表示坚决完成任务。张政委还嘱咐说:“卫生科已经去了一位副科长,你去找他。”我立即去找运输连张副连长研究,在每个排中挑一辆马车,每车配四匹马,每人带一支枪,每车带一箱手榴弹,带一小桶汽油。由三排副排长管理车辆,听我指挥。定好后,我又回来向张政委和科长请示说:“万一公路走不通怎么办?”政委肯定地对我说:“那时,你就是把车辆和医药都烧了,翻山越岭也要把人员和马匹给我带回来!”我表态说:“只要我的命在,一定带回来。”

我带着三辆马车一路飞跑,不到一小时就赶到军后勤部兵站。一到接待站就问接待的同志:“二十九师后勤卫生科的同志到了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见到。”并问我来干什么?我说:“奉命来抢运医药回去救治伤病员”。这时一位女兵就带着我往山沟里走去,她一边走还一边唱歌,我很着急又心烦,就打断了她的歌声。她问我:“为什么路上有不少大炮往回开?”我怕她紧张,只含糊地说“可能是战役的需要吧。”

进到沟内一个防空洞边时,我又听到了一阵音乐声,心想:大慨他们还不知道前方的情况吧,敌人都快打过来了,怎么还有人在听音乐?恐怕当了俘虏还不知是怎么会事呢!我问那位女同志:“这是谁在听音乐?”她说:“是尤(继贤)部长。他不但爱听音乐,而且还爱跳舞。”我随即在洞外喊了一声:“报告!”洞里答道:“进来。”我进到防空洞内给部长敬礼后,尤部长问我:“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呀?”我答道:“我是二十九师后勤运输科的张远熙,奉师后勤处张应学政委的指示前来抢运一些医药回去好救治伤病员。”同时,我也问尤部长:“知不知道当前战场上部队的态势?”尤部长反问我:“怎么啦?”我说:“今天中午”,我一看表已过晚上12点钟了,立即改口说,“应该是昨天中午了,我师首长命令我们,迅速撤到金化西,亭渊里一线。我师后勤运输部队已撤过桦川了,我是返回来抢运医药的。”尤部长一听立即起身示意我:先不说你的事。他立即叫秘书、警卫员去通知各科科长前来开会。等各科科长到齐后,尤部长说:“先请二十九师后勤运输科的张远熙同志讲讲前方部队当前的态势”。因为时间紧迫,我只简单地介绍了当前的情况,最后说:“估计你们这里明天晚上或者后天就可能成为前线了。”听了我说的情况后,各位科长都急了,这个要给我粮食,那个要给我枪和子弹。我说:“只要运输科给我车辆,你们给的我都要。”有人说:“那你打个领条吧!”我故意说:“我不会写字。”有人说:“那就记在你们二十九师账上了。”我说:“运不走遭到损失,只有记在战争的账上了。”这时尤部长大声说:“别吵了!卫生科长你快去给二十九师发三辆马车的医药,能运走多少就运多少,总之越多越好。其他人留下开会。”并对着我说:“小张同志,谢谢你,你来得好,给我们传来了部队撤退的重要消息,为咱们军后勤部转移争取了时间。”(后来尤部长在军里召开的第五次战役总结会上给秦基伟军长提意见,要求在今后的战斗中,部队若作出撤退决定时,必须首先通知后勤部门,以便于有充分时间撤退,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我也说了声:“谢谢”,就跟随军的卫生科长出来,带着三辆马车去卫生科,满满的装了三马车医药,其中有当时非常宝贵的消炎药盘尼西林等。路过供给科防空洞时,路旁堆有各类罐头和饼干,战士们随手往各车装了几箱,以便在路上吃。在我们离开军后勤部接待站时,我又去问:“有二十九师后勤卫生科的同志来没有?”他们说:“没有看到。”(后来得知,他和通信员在老乡家里睡觉,没及时赶到军后勤。)我们只好赶着车向桦川飞奔。一路上遇到我军不少炮车、坦克以及部队在往回撤。

在天明前我们赶过了桦川北郊,决定车辆进防空洞隐蔽,但不要卸马套,要留人给马喂水和饲料。其他的同志上山隐蔽休息。以便根据天气的变化和敌情的变化,随时准备撤退。下午3时过后,我看到东北方上空涌来的乌云越来越大,越来越浓,不到30分钟铺天盖地席卷过来。这下可好了,因为敌机来不了了。我立马叫醒大家赶快下山。山下看车的同志也提前将车辆准备好了,正在等我们下山出发赶路。我喊了一声:“出发!”当我们刚赶出桦川不远,就下起了雨。因为下雨,更便于我们隐敝行军,所以我们马车队没有碰到什么大的困难,就顺利回到金化西、亭渊里与科里会合。

赵科长听我汇报后说:“这次任务你完成得漂亮,先去直属所把医药交了,回来后我同你去向张政委汇报。”送到后,直属所几位领导见送来了三马车的医药十分高兴,异口同声说:“谢谢你们了,这下救治伤病员咱可有药啦。”

回来后,当我和赵科长向张政委汇报后,张政委说:“远熙同志,这趟任务你沉着冷静、机智灵活,不仅任务完成得好,还给军后勤尤部长传达了部队己撤退的重要信息,为军后勤兵站的转移争取了时问,你立大功了。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还有任务等着你呢!”这时,我师八十六团和八十七团在芝浦里的阻击战已经打响,正与北犯的加拿大第二十五旅和美军步兵第三师激战,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急需弹药运送,我们哪有时间休息呵!当晚我就又与运输连张副连长一起投入了给前线部队运送补给任务去了。

我师完成芝浦里防御作战任务后,五次战役胜利结束。我师于618日先后抵达遂安以西的上九里地区休整训练。部队整训可以得到休息,但是军中不可一日无粮,战士手中不可一时缺少弹药。所以,我们运输部队每天都要出动车辆为部队运送各种物资,根本没有多少时间休息。这就是运输部队的特点,也正是它的重要性和光荣之处。

一天赵科长召开科务会,在会上他宣读了师里的命令,提升我为排级干部。这次,我是科里唯一得到提干又晋级的人。我知道,这都是各级领导教育培养和大家帮助的结果。我对在朝鲜战场上,在这支英雄部队中受到的锻炼和磨练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完)                                               

 

    编者按:这篇文章生动的记述了第五次战役中的惊心动魄的一幕。让我们看到在战争中机动灵活,果断处理军情是多么重要!远熙同志的文章写得好!

 

激情岁月选登--运输线上军情急(张远熙)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松林岗博客>资料照片)

                   附注:本文作者张远熙是<松林岗博客>博友<遥远的思念>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