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一则寻人启事  

2013-07-14 22:35:16|  分类: 怀念战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经博友昆仑树的介绍,我(新浪博客名“六旅”),一个中野二纵六旅(二十九师)的后代,借父辈老部队战友们的博客“松林岗”,发表一篇六旅老战士、父亲(文中的孙超)的老战友边宝山伯伯追忆战友的文章。文章中的主人公秦国华烈士是父亲当年朝夕相处、有生死之交的亲密战友。

在抗美援朝胜利六十年之际,谨向志愿军英烈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rigade6有关于对父辈及其老部队的追忆文章,欢迎各位前辈和战友们光临指教。

 

一则“寻人启事”

边宝山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的一天,我总结的上甘岭战役“高射炮政治工作经验”定稿了。随后走出防空洞,在阳光的沐浴下作了几下深呼吸。正在这时,送报的同志送报纸来了。我接过报纸,回到防空洞,伏案阅读报纸。我看报的习惯是先看各篇文章的标题,然后看我感兴趣的文章。当我看到有关“武训传”必须批判的文章后,我茫然了。我是武训小学的学生。抗日战争后期,为了纪念武训,我政府把堂邑县改成武训县。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武训是个大好人。他为了修义学,不怕苦,不怕累,帮别人推磨,干话,挣几个钱,办义学。当学生辍学了,他就亲自到学生家里给学生下跪、做工作,让学生回学校上学。他的许多歌谣我至今不忘。如他唱的:这边剃,那边留,修个义学不犯愁;拾线头,缠线蛋,一心修个义学院;管推不管罗、管罗钱还多等。那么,武训为什么一心修义学呢?原来,他积攒了一些钱,曾借给别人,因为他不识字,借钱的人把借30串故意写成10串钱。结果,他被坑害了。所以他下决心办义学,让大家都有文化,就再不受别人坑害了。武训是一个出身贫寒、行乞三十年,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积钱万串,在柳林、馆陶、临清建起了三所义学,因“行乞兴学”而名扬海内,受后人普遍称颂。所以,五十年代初,对武训的批判是不公正的。武训先生“修个义学为贫寒”的精神与我国的“科教兴国”和“希望工程”精神是一致的,值得大书特书。  

当看到人民日报的右下角,有一条“寻人启事”。我仔细一看:被寻的人叫秦国华,寻人的人叫常文芝,家住北京通县。因为我有一个战友叫秦国华,在抗美援朝我军发动的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光荣牺牲了。他牺牲时我在现场,当时他距我只有两公尺远。

    在中国,重名重姓的人很多。为了慎重起见,我及时给常文芝同志写了一封信,内容大致是:你与秦国华是什么关系,秦国华是哪年参加革命的,参加革命前是哪个学校的,他的部队是哪个旅哪个团等。在这封信里我未提秦国华同志牺牲的问题。不久.接到了常文芝同志的回信。原来常文芝同志是秦国华同志的妈妈。我们部队入朝前,秦国华同志常给妈妈写信,自他牺牲后.长时期以来,杳无音信,日夜思念儿子的母亲,只好依靠报纸寻找自己的亲人了。从老人家的回信看,秦国华是常文芝同志的儿子,是千真万确了。

    秦国华同志是六旅政治部宣传队宣传员。一九四六年三月,我们35团(归六旅建制)在河北邢台住防。当时,我是这个团四连指导员。一天,旅政治部派宣传员孙超、秦国华同志到我们连检查工作。我把我连的成绩、优点和存在的问题,都一一向他们作了汇报。从这时起,我就认识了秦国华同志,因为他说的是普通话,给我的印象很深。

    一九四七年初,解放战争打了几个大战役,连队政工干部伤亡很大,而且很难找到合适的对象,各团都向旅政治部要基层政工干部。为了早日把宣传队这批小青年培育成连队政治工作骨干。组织上决定我去政治部宣传队任队长兼指导员。我到任前,政治部主任曹中南同志给我谈了一次话。他说:“目前,解放战争形势很好,但基层干部伤亡比较大,尤其是政工干部更缺。你在连队当过指导员,组织上决定你到宣传队工作,与岳春普同志对调一下。岳春普调宣传科任宣传干事。你到宣传队任队长兼指导员。你的任务就是早日把这批青年培养成连队政治工作骨干……”

    我接到任务后,到宣传队首先摸了一下那里的党员情况,发现党员人数很少,每个分队只有—个两个党员。培养政工干部不是党员怎么行呢?于是,我首先对宣传队员们进行党的基本知识教育,包括党纲、党章、党的性质和任务,人党条件,什么人可以加人中国共产党,入党手续等等。我认为首先应逐步地解决党员太少的问题,再解决教育提高的问题。第二,给大家上政治课.讲解放军的性质和任务,建军原则和我军的宗旨等。讲连队政治思想工作,平时连队政治工作包括哪些内容。讲战时政治思想工作:战前,如何做好思想动员;战中,如何鼓舞士气,坚决完成战斗任务,打好仗;战后,如何调整组织,作好善后工作等等。

    经过一段努力,宣传队员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思想水平和组织能力有了很大提高。李英光同志是我首先介绍入党的。他人党三个月后,第一个被调到担架连任副指导员(担架连没有指导员)。接着是赵国勋、孙超等陆续调到连队任副指导员,有的分别调旅、团政治机关任干事、秘书等工作。

秦国华同志是一分队的,他说的是普通话,我号召大家向秦国华同志学普通话,因为普通话好听易懂。宣传队主要任务是通过演戏、歌舞等形式向部队、群众宣传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以鼓舞士气。如果演员都讲自己家乡的土话,那演起戏来就大出洋相了。我和秦国华同志相处了一些时间,逐渐对他有了了解:秦国华是北京人,1929年生,小学毕业后考入北师大附中。一九四四年经地下党做工作,他毅然弃学从军,投入到抗日战争的烽火中去。

秦国华酷爱音乐,他常用鼻音给大家演奏“渔光曲”。宣传队只有一把小提琴,他如获至宝,天天抱在怀里不放。这把小提琴腮托已坏了,又买不到小提琴弦,只好用别的弦代替。他经常练习拉小提琴,但因为“弦”有同题.其声音象拉锯一样难听。一九五0年,抗美援朝前夕,秦国华同志调任八十六政治处宣传队队长。

    五次战役第二阶段,政治部决定由我带领一个工作组,赴八十六团检查帮助工作。因为我是由八十六团调到师政袷部工作的,八十六团的干部大都熟悉我。师工作组由我和保卫科汪射斗干事组成,当夜在行军中途我们赶上了八十六团直属队。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医生傻五子,傻五子是别人送给他的绰号,他的真实姓名我记得是叫孙云增。傻五子看到我后就热情地说:“边科长,是哪阵风把您吹来了。”我说:“西北风啊!”我问:“你们直属队呢?”他向前边挥了挥手,说:“在前边哩。”接着他就向我要烟吸。我给他一支大生产牌的香烟说:“在这里可不能吸烟,绝不能暴露火光。你看,右边是一条河.左边是一座山,这是个隘路口,是敌人的封锁线。一暴露目标敌人会打炮的,你也赶快离开这个不祥之地吧。”我是抗日战争对期入伍的老战士,挨过日本的炮打,挨过蒋介石的炮打,入朝以来,又挨了美帝国主义的炮打。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我挨敌人的炮打,是有实践经验的。我从敌人炮弹飞行的响声,可以判断炮弹的炸点距我远近。

    我们边说边向前走去,当赶到政治处的行军行列时,看到保卫股长王立华同志(该同志曾任谷城县人武部政委),他边走边打瞌睡。我用手拍了他一下,说:“王立华,怎么抗美援朝不精神呀!”他一睁眼,忙说:“边科长来啦。”秦国华在王立华的左前方。听到王立华说边科长来啦,象个孩子似的把手伸的很长:

    “老队长,给我根烟吸。”我边给他烟.边说:“这里不能吸,这里是敌人的封锁线,不能暴露火光。”话刚说完,就听到敌人的一发炮弹打过来了,响声像撕裂空气一样,非常瘆人我一手按左边的王立华,一手按右边的汪射斗,因汪射斗离我远,我没有按住他。我边按边大声喊:“卧倒!”就在这瞬间,炮弹爆炸了。

    炮弹爆炸声震的我的耳朵吱吱响。我和王立华、汪射斗起来继续向前跑,忽然又听到敌人的一发炮弹飞来,我就又喊“卧倒”。

当时,我和汪射斗卧倒在公路右边的公路沟内。两发炮弹爆炸后,我向部队大声喊:“部队向左离开公路!”我们跑到左边的山坡下,敌人不打炮了,我找到管理股长李光,我说:“赶快派几个人,到爆炸点附近去找,肯定有伤亡。……担架连就在后边.需要担架就请他们派。”过了十多分钟,一副担架抬着两个人过来了。我同:“是谁?怎么一副担架抬两个人?”抬担架的四个战士喘着大气说:“是李股长叫抬的。”我问:“是谁?是牺牲的,还是负伤的?”战士回答:“都是牺牲的。”我又问:“是谁?”战士说:“不知道,后边还有哩。”又过了一会,李光随着第二副担架走过来。我说:“牺牲的都是谁?”李光说:“前边两个是秦国华队长、宣传股的黄干事,这副担架抬的是傻五子医生。”我说:“负伤的呢?”李光说:“都叫担架连抬走了,这三个牺牲的同志。抬过来准备在这里安葬。”我当时的心情是非常悲痛的,这么好的同志,突然牺牲了,再也见不到了。我的心很久难以平静。我是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战士,对于革命战士的牺牲、负伤,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而秦国华等烈士,为了祖国的安全。为了抗美援朝,英勇地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事后,我反复想,我们并没有吸烟、暴露目标呀?怎么突然挨了敌人的炮打呢?我马上意识到,这一地段恰好是敌人的封锁线.是个隘路口。敌人白天用飞机校正好,试射好,到了夜间每隔几分钟,不管有人无人,按照白天标定好的射击诸元定时打冷炮,这可恶的美帝国主义,有的是钢铁,有的是炮弹。八十六团直属队正赶上敌人打冷炮,赶到了这个封锁线,酿成了上述惨状。

    天已大亮了,汪射斗同志走路~歪一歪的,他觉得他的袜子和他的脚沾在一起了,走起路来,有一条腿使不上劲。他扒开裤角一看,袜子已被血染红了。因为他没有负过伤,这时他才惊慌喊:“科长,科长,我是不是负伤了?”我一看就很清楚了。我说:“你是负伤了,但问题不大,你不要怕.你还能走路,说明你的腿没有被打断,经过治疗会很快好的。这样吧,你和他们的伤员一起回后方,或回国治疗去,工作组的工作,我一个人负责就是了。”后来,政治部主任李文堂同志知道了当晚的情况(我从未说过这件事),可能是八十六团反映了当晚的情况。根据入朝以来我的表现.在一次科长、主任的党小组会上,李文堂同志表扬我:“看来,宝山同志是能经得起残酷战争考验的。” 当时.科长们过双层党的组织生活:在科里,科长是党小组长,在部里是部党小姐成员,而政治部主任李文堂同志是部里的党小组长。

    当我确认常文芝同志是秦国华同志的妈妈后,我以儿子的身份.向常文芝妈妈写了一封长信。这封信,写了我和秦国华同志在一起工作的情况,写丁秦国华烈士壮烈牺牲的经过,也写了我早已没有了父母,你就是我的妈妈,我就是你的儿子……。信写好后,我到秘书处写了一个烈士证明书,分别寄回北京通县民政局和秦国华烈士的家。一九五三年初夏,全军召开青年工作会议.我代表三兵团出席了这次会议,幸福地受到朱德总司令的接见.并一起照了像。在会上我介绍了苗族青年刘兴文同志的英雄事迹。在这次会议期间,我抽空给常文芝妈妈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现在已到北京开会,住前门外打磨厂招待所。如果您能来的话.咱们母子见见面,那再好不过了。”过了三天,常文芝妈妈果真来了,我悲喜交加,我白天叫警卫员陪她在北京看看各种名胜古迹。晚上我俩谈到深夜,老人家得到了很大安慰,最后.老人家意味深长地说:“我家还有个小女儿,我还在教书,不然我就和你们一块生活了,每天看着可爱的小孙孙(此时.我已有个六个月的儿子)该多好啊!”一九五四年从朝鲜回国后,组织上就调我到南京总高级步兵学校学习,由于课程内容多,星期天的时间也都用到学习上去了。从此,我也再没有向常文芝妈妈写信。敬爱的常文芝妈妈,请你饶恕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吧!

    今天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五十周年纪念日,特写此文,以寄托我对秦国华等烈士的哀思。

 

                                                                                  边宝山

                                                            000年十月二十五日写于襄樊市

一则寻人启事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图为边宝山在沈阳烈士陵园向二十九师官兵介绍邱少云英雄事迹

 

边宝山(1925-)六旅宣传队队长,六旅十七团二营教导员,二十九师青年科科长,十五军青年科副科长,二十九师八十六团政委,十七军五十师副政委,宜昌军分区副政委。19559月被授予少校军衔,1960年晋升中校军衔。1964年晋升上校军衔。

李英光(1924-2000)六旅宣传队副分队长,六旅担架连副指导员,六旅十七团二营五连指导员,二十九师八十六团三营教导员,空十五军四十四师参谋长,副师长、湖北省体委副主任。19559月被授予少校军衔,19623月晋升中校军衔。

孙超(1928-2005)六旅宣传队分队长,六旅十七团六连指导员,二纵司令部侦察科参谋,海军航空兵第一师作战科科长,北海舰队航空兵指挥所副所长,海军莱阳场站站长,交通部北戴河疗养院院长。19559月被授予大尉军衔,1960年晋升少校军衔。1964年晋升中校军衔。

  评论这张
 
阅读(7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