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秦基伟二三事(东传钧)  

2014-11-28 21:20:08|  分类: 东传均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基伟二三事

纪念秦基伟同志诞辰100周年


   今年1116日,是敬爱的秦基伟副委员长——我们的老军长诞辰100周年纪念日,真想念他。

从一个穷苦的孤儿,到一个红军战士;从一位基层的指挥员,到名扬四海的将星,直至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他有太多的传奇故事,太多的震撼和辉煌。他是我敬重的上级,我是他喜爱的部下,在我的革命生涯中,有太多太多他的身影。

我于19456月从129师参训队毕业分配到太行8分区沁河支队工作,老军长时任太行军区司令员。从此,我便在他麾下,开始了新的战斗生涯。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他硬是把我们这支部队打造成一流的主力军。

军长直接呼叫团长

19515月,五次战役第二阶段打响,为了执行兵团关于“割裂美、韩军之间的联系,阻止美第10军东援,保障我第9兵团在东线作战的胜利”的战略计划,15军部署了入朝后的第一仗。515日,在向守志师长的直接指挥下,打响了大水洞战斗。我率130团,冒着敌人的炮火,强渡昭阳江,迅速穿越“死亡之海”的封锁区;全面占领了852高地。17日夜,我团向442.3高地驻守的美238团发起总攻。战斗异常激烈,战场上枪林弹雨,硝烟弥漫,我指战员奋力拼杀……全团将士与顽敌激战至18日拂晓。早上7时,我正在电话里向师长向守志汇报战斗情况,军作战科崔星的电话插了进来。他用暗语在电台里呼叫:“东庄,东庄,我是秦庄。我们老板要和你通话!”接着耳机里传来了军长的声音。他要我马上报告穿插作战的情况。我简要汇报了一下当夜进攻作战的经过。军长听的很认真,还不时地和我核对进攻路线上的地名。显然,军长是在一边看地图一边听汇报。当我报告:我们已经拿下了美238团团部,并俘虏了200多名美军、缴获了数十辆战车时,秦军长非常高兴地大声说道:“好样的!我代表军党委感谢你们了。”军长即刻指示我们,要进一步巩固战果,不要有轻敌麻痹思想。敌人的援兵估计很快就会到的,你们要做好连续作战,打恶仗的准备,我马上派部队增援你们。根据军长指示,向守志师长令132团立即投入战斗,132团冒着敌机和炮火的层层阻拦,勇往直前,于1815时与130团汇合,奋勇苦战,终将守敌歼灭。战后,回想起军长的战地来电,我激动无比,感慨万千。作为一军之长,肩上扛着千斤重担。战场上的运筹帷幄,战略部署,调兵遣将……他要花费多少心血啊!然而,一个军的最高首长,战地上直接呼叫一个团长,这在战场上是极为少见的。他既在宏观上把握全局,又在微观上具体指挥关键的每一个战斗。军长用他的言传身教,在帮带我们这些年轻的一线指挥员,让我们日益走向成熟。

炮火中亲临一线

1952年,15军接替了26军的防御阵地后,为了痛击美军即将展开的秋季攻势,兵团和军部考虑到西方山,地势平坦,机械化部队容易展开,应为敌进攻的重点通道,因此把重兵放在了西方山。

9月下旬,秦军长去44师参加师党委扩大会。会后,他叫住了我 ,他要借指导上佳山战斗的机会亲自到西方山前沿的阵地去看一看。我听后吃了一惊,赶忙说:“军长,我们那里你去不得。”我担心的是他的安全问题。秦军长说:“没关系,军长也不是豆腐渣掺屁做的,没那么容易打。”不由分说,上马就走,我们一行只有军长和我,加上军长和我的警卫员。这次行动果真很危险,去的路上,在通过敌人炮火封锁线时,军长骑的战马被敌炮弹冲击波掀翻在地,他的衣服也被弹片划破一个口子。我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上,惊出一身冷汗。我大喊了几声:军长!军长!没事吧?他立马站起来,拍着身上的尘土笑着说:“没事!没有负伤”。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我想要是军长出了事,我可如何交代!

来到团指挥所,夜幕已降临,我站在沙盘前,结合挂图,向军长作了地形、敌情、我情和友情等情况介绍,汇报了130团按照军、师党委积极防御的作战方针,开展冷枪冷炮的行动方案和取得的初步效果。秦军长听后点头说好。当晚,军长就住在我的坑道里。我们两人几乎一夜没睡,抽烟,喝茶,一直聊到天蒙蒙亮。除了了解部队的情况外,军长更多的是分析当前的敌情,更主要的是预测敌人会从哪里发起进攻?显然,他是在不断地谋划我军的最佳兵力部署和用兵谋略。

那天晚上,军长的谈话内容很广,他谈到了他的童年,他的家乡,他在西路军死里逃生的经过……他还关切地问起我的个人婚姻问题:“你在老家说过媳妇没有哇?”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没有。”军长点了一支烟,说:“15军的尖刀团长,那该有个好姑娘才配得上。你看中了谁,我为你助攻。”我说:“还没呢。”军长考虑了一下说:“我们军部有个小周,各方面都蛮优秀的,我看挺合适。”军长当时满脑子装的是“秋季攻势”,可心里居然还挂记着一个团长的婚姻之事,我心里充满着温馨与感激。军长的严,是出了名的严,军令如山倒,不许打任何折扣,有时甚至在命令中,发誓要搭上他自己的生命。而军长的善,是发自心底的善,体贴入微,令人含泪动容。军长的“红娘”之恩,令我和德全终身难忘。

2天一早,我陪秦军长登上西方山主峰看地形,登上山顶,从这里往西南方向望去,一三0团近期就要攻克的上佳山清晰可见。军长叹道:“这里这么宽阔啊”。我说:“我团前沿阵地正面宽12公里,最近处离敌人不足300”。随后结合实地,我又将进攻上佳的部署向军长汇报了一遍,军长很满意。看完上佳山,秦军长又把目光投向了东面的五圣山。那里的防御问题,也是军长的心头之患。他手中的望远镜久久没有放下,看时间不早,我提醒军长说:“敌人马上该打炮了。”我们一行刚回到团指挥所,给军长打了盆水正准备洗脸,敌人的炮弹就呼啸着打了过来。听着轰轰的炮声,军长诙谐地说:“这美国人打炮还真准时。”

上午,军长参加了我们的团党委扩大会。营以上干部参加了会议,会上,我首先说:“军长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冒着生命危险来我团视察、指导工作,并亲自登上了西方山主峰阵地,看望一线的干部战士,这是对我们老二团全体指战员最大的鼓舞,最大的鞭策”。我代表团党委汇报了我团近期的工作和下一步的打算。最后军长做了重要讲话,他说:“我早就想来你们130团看看,但因工作忙一直没有来成。西方山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把你们团放在这里,是军里和兵团研究决定的,毛主席也是知道的。上级对你们这支英雄的部队是信任的。你们这个团从来就是脚杆子上绑大锣,走到哪响到哪!哪里有困难,130团上去就是胜利。这次来西方山,看到你们全团上下士气高昂,老红军的传统没有丢,我很高兴!” 大家热烈鼓掌,他在讲话中对我们团入朝以来取得的成绩做了充分的肯定和表扬,也对我们的不足之处提出了批评。最后他号召我们发扬老二团的优良作风,要做好啃硬骨头打大仗的思想准备,顽强作战,不让敌人前进一步。他强调,眼下就是要坚决打好上佳山这一仗,彻底粉碎敌人的秋季攻势。军长的讲话,情真意切,使我们在场的每一位同志都深受教育。

事实证明,老军长的兵力部署完全正确,无论敌人是攻西方山,还是五圣山,在15军面前,他们的结局只有失败。

就在六十年前,军长和我们这些部下,何曾在敌人的面前有一丝一毫的畏惧?!秦军长冒着敌人的炮火,直奔前沿阵地视察……军长的大无畏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们。军长深入坑道,跟指挥员们共同分析敌情,谋划部署;与我们促膝谈心,激励斗志,如此深入的工作作风,令我们倍受鼓舞。有这样的军长率领我们,我们肯定是无所畏惧,勇往直前!让敌人在我们面前尸横遍野。

京西宾馆喜相逢

朝鲜停战后,秦军长调任昆明军区司令员,后任成都军区司令员。我较长时间在河南省军区工作,两人一直没有见过面。1973年党的“十大”在北京召开,他在解放军代表团,我在河南代表团,都住在京西宾馆。第一天的全体会议结束后,我带上几个从河南带来的砀山大梨,到他的房间去看他。司令员见到当年的老部下,喜出望外,非常高兴。他拉着我的手坐到沙发上,问我这些年的情况,现在在做什么?河南的形势怎么样?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我给老军长汇报了这些年来我的工作经历,又简要介绍了一年多来河南批林整风的情况。老军长一边吃梨一边听我说,当我说到现在主要担负省委的工作时,军长问我:“你在省里主管什么工作?我说,根据省委的分工,我具体主管宣传、组织、群团和公、检、法工作。老军长说:“你的担子可不轻啊!这些难管的事情都让你来管了。”他鼓励我说:“老东啊,我是了解你的,宣传工作对你来说是个新课题,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战争年代我就很看重你们这几个团长,相信你地方工作也一定能干得好。”我赶忙说:“我没有葛明和钟玄他们干得好。”军长摆摆手说,“我看你们都差不多的。” 老军长对我的肯定,对我是莫大的鼓励。老军长还是那么乐观,我问他这些年在做什么时,他跟我说才出来到成都工作不久。前几年,一直在湖南农场下放劳动,天天挑大粪种冬瓜,收了工就给炊事班的战士读报纸。我种的冬瓜有这么大(他用手比划着),几年下来,身体反而好了,心脏病也没有了。他笑着说:你看我现在身体多结实。

   聊了很久,我看时间不早了,就起身向首长告辞。老军长把我送到电梯口,搂着我的肩膀说:“东传钧,你‘混’得不错嘛!” 我们两个都哈哈大笑起来。

   后来的日子里,我读阅了《秦基伟回忆录》、《百战将星秦基伟》,详尽地了解到老军长在动荡的岁月里,那些冤屈,那些悲愤,那些苦难,那些刚强,那些坚毅,那些柔情……,阅读时常常止不住潸然泪下。再回首那次京西宾馆的相逢,我被老军长的坚定信念,宽大胸襟,百折不挠的斗志和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所震撼。我为自己未能了解老军长的“文革”遭遇而深感遗憾,更为自己未能对老首长说上几句慰藉的贴心话而后悔不已。

深情关爱暖我心

1976年春,我因胆结石到北京住院治疗。老军长当时任北京军区政委。他偕夫人唐贤美,带了很多食品和水果到病房来看我,见了面十分亲热。他嘱咐我要好好治疗,并告诉我:天津有个老中医治这个病很有一套,有机会可以去看看。一出院,老军长又专门接我到他家里吃饭,席间,老军长询问了我的身体状况后,又问到了河南几个干部的情况,我都一一作了回答。老军长又说:“今年春节,国务院开电影招待会,我在影片里看到你了,你还带剧团下去演出!”。我说:“老军长看的是《鄢陵县豫剧团》那部纪录片吧,我还没有看过哩。”我异常感慨,我们这些老部下,时常在他的心里。

离开北京前,老首长派专车送我到天津看病。看病事小,可让我感触极深。他日理万机,却把部下的病痛装在心里。我真切地觉得他是让人敬重的老首长,更像一位可亲可爱的兄长,无微不至地关爱着我。

后来,我来湖北工作前,秦司令员亲笔给我写过一封信,他说:上级准备调我到湖北工作,并鼓励我好好干一番。老首长对我的关爱使我深受感动,这封信至今我还保存着。

纵观老军长的一生,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位高尚的人,他有崇高的革命理想,坚定的革命信念,坚守党性原则,对党无限忠诚,对人民无限热爱;他是颇具军事才华、功勋卓著的将星,在我的印象中,自从过黄河以后,他所率领的部队就没有打过败仗,敢打大仗、硬仗,战无不胜;他是一位作风深入、作风民主的人,注重调查研究,善于联系群众;他是一位胸怀宽广,襟怀坦白的人,搞“五湖四海”,不搞“小圈子”,善于团结同志;他是一位很会工作,又充满生活情趣的人,工作起来可以“不要命”,且十分讲究领导工作的方式方法,他业余爱好十分广泛,打球、开车、照相、下棋、唱歌、跳舞样样行,这也是他联系群众的主要途径,他是广大指战员非常喜爱的人。

多少年来,《秦基伟回忆录》、《百战将星·秦基伟》这两本书,我不知读了多少遍。在《秦基伟回忆录》的书本里,我还珍藏着当年载有“秦基伟同志在京病逝”的消息、“秦基伟同志生平”介绍,以及刘华清和张震、李来柱和杜铁环等同志深切悼念秦基伟同志的文章的报纸。报纸虽然已有几分陈黄,但我经常展开来再读上几遍。书中处处可见老军长活生生的伟岸身影,而报纸上的消息及悼念文章,总是那么令人痛惜,哀思无限。值得欣慰的是,老军长的英名已垂史册,而他的故事,他的传奇,他的伟绩,他的精神,永远不朽!将会激励后来人去学习,去传承,去发扬光大。

岁月无痕,但岁月无法抹去老首长在我心目中的伟岸身影。

敬爱的老首长离开我们好多年了,但每当看见我站在他身旁的合影,我总感到他还健在!

作者:东传钧(湖北省军区原副司令员、正军级)原载《人物汇报》                               秦基伟二三事(东传钧)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照片原载《东传钧画传》  为《松林岗博客》转载是添加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