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月留恒-6(刘崇武)  

2015-12-27 17:10:48|  分类: 刘崇武诗文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留恒-6

——在邱少云部队的激情岁月

刘崇武

十一。枪杆诗

在老连队,马喜娃对我的照顾不仅反映在训练上,而且表现在生活中。我个子小,行军中,往往他会接过我的火箭筒,其实他不比我高多少。有时候夜里站岗,他往往带我站岗,告诉我注意如何隐蔽、保护自己,发现情况怎么办。以前胆小的我,在黑暗中也勇往直前了。

有一次,排里组织学习,念报纸。马排长念到一个地方,说的是西北话,“很什么呀?这个字嘛,哪儿老见,鹅(我)认识它,它不认识鹅(我),这样吧,让小刘来念报纸,秀才,念吧。”我一看,是“很棘手”。排长说,这个字念棘手吗?他有点疑惑。我说,是棘手,有人念成辣手,那就念白了。排长摸摸脑袋,笑了。从此以后,不管班里、排里,连连队学习都由我“秀才”念报纸了。

至从有了“秀才”的头衔,连里的很多文化事也让我出公差。一次,孔营长来连队检查工作,营里的李文书看了黑板报上的一首枪杆诗:

握紧手中枪

枪,革命武器

枪,刺刀闪亮

南昌城头枪声

我军从此威扬

抗日战场歼日寇

解放战争灭老蒋

抗美援朝镇美军

枪为我军争荣光

党和人民给我枪

我为祖国站好岗

苦练硬本领

握紧手中枪

听从党指挥

准备上战场

李文书当时就说,这是谁写的呀,写得好,团里正在征集枪杆诗呢。马排长听说李文书看中了这首诗,赶紧把我叫来说,李书记,就是小刘他写的。我看着“书记”,不知他是多大的官,以为他像地方上的书记,官很大很大,所以很局促。李书记(营机关的文书)打量我说,是新兵蛋子啊,水平不低嘛,好。小刘啊,你把这首诗再改一下,光上战场不够啊,要战之必胜。明天送到营部,给我。

第二天,我到营部送诗。李文书又把我介绍给营里的姚景林教导员说,他是4连的刘崇武,新兵。我赶紧行礼:报告,4连战士请指示。教导员口里叼个大烟斗,看了我一眼,挥了一下手,意思是随便点啊。他很高兴,自言自语,啊,小刘啊,崇武,大概你父亲让你崇尚武力,你却像个秀才,文质彬彬的样子。哪里人啊,是城里长大的?家里还有什么人啊?你是独子呀?你父母同意你也来当兵,好,思想觉悟高。可得好好锻炼啊,解放军是所大学校啊,培养人,锻炼人呢。你的诗写得不错,可不能骄傲啊。我又敬了个礼说,是!

正说着,门口进来了个人,中等身材,目光犀利,进门就盯住我。连营教导员都起身了,说,林营长,小鬼是新兵,4连的。林营长说,好,好嘛,教导员你坐嘛。今天我腿杆疼,他妈的,当年在朝鲜一晚急行军100里也没这样嘛。教导员说,林营长,您是没休息好,晚上您喝碗我的壮骨酒,好好睡个觉。林营长说,哎,就是睡不着嘛。没仗打了,什么毛病都有了。我就想啊,安逸日子过多了,是不是会变修了?现在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每年来几个新兵蛋子,要接过我们手里的枪罗。也好,再打上甘岭,用不着我上罗。老谢,对他们得好好培养啊,我们部队的接班人呢。他一边说,一边转身出屋了。教导员对我说,你知道他是谁吗?我们的副营长林炳远,上甘岭特级战斗英雄。特级英雄!我不敢相信眼睛,心中油然升起敬佩之感。

林炳远,四川省南部县人,一九三三年出生,一九五一年参加革命,中国共产党党员,志愿军第十五军第二十九师第八十六团第九连战士。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一日,上甘岭战役中,他所在连反击597.9高地。在夺回主要阵地后,约1个连的敌人在坦克掩护下反扑上来,他迂回到敌侧后,连续投掷手榴弹、手雷将敌击溃。当前进到一个洼地附近时,又发现有两个排的敌人在集结,他奋勇直入,毙敌20余人。在击退敌人的反扑中他不断进行阵前冲击,又大量杀伤了敌人。他在这次战斗中共毙伤敌140余人。立特等功,获二级英雄称号。

来到部队,想不到真正的战斗英雄的确就在我身边。

几年前,他从部队的基地武威回到老家南充过离休生活。不久,家乡因为建设修公路要占老百姓的一块坟地,其中就有林老英雄的前辈坟墓。就在其他乡亲还有抵触情绪的时候,林老英雄带头答应让出坟地,主动迁墓,带了个好头,在当地传为佳话。这当然是后话了。

十二。连队秀才

又过了几天,马排长对我说,你的枪杆诗被团里看中了,为我们连队增了光,好好干啊。后来,我写的数来宝,对口词,内容主要反映连队生活、战士成长,又被团里的宣传队要去了。

半年后,马排长对我说,你在连队表现不错,你愿意入党吗?你要向组织靠拢,积极争取更大的进步。我赶忙点头,并希望排长以后多指出自己的问题。

从此马排长对我的交谈更多了,彼此成了很好的朋友和兄弟。我知道了,他家住甘肃,家里很穷,几口人连裤子都不够穿。他参军后,参加过几次小战斗。他战术意识强,作战动脑子,又很机灵勇敢,只是文化程度低,才念了3年书。他老说我出身城里,比贫下中农生活好,自然从小吃苦少,在连队算个小知识分子,因此要接受更多的锻炼与考验。

4连的连长汝壮国,指导员张新安,自从有了小秀才,连里的文化生活多了生气,他俩很高兴。他们都是安徽人,大个子。只是指导员有点发福,汝连长常对张指导员开玩笑说,大腹便便,多吃多占了,过两天让司务长扣他一斗红高粱。张指导员不甘示弱,说,共产党解放了咱,能不吃个饱?你有意见啊,到厕所提去。连长参加过朝鲜战争,他带队伍,很注意两件事,一是,任何时候,司务长必须安排好部队的伙食,要让战士尽量吃好。

汝壮国常说,人家家长把自己的儿子送来当兵,我们不是国民党,不能连饭都吃不好。再说了,人是铁,饭是钢,吃不好,怎样完成训练、战备啊?话说得很实际,所有很受战士欢迎。

连长二是注意战士上厕所的问题。在营房住地,厕所每天要有人值班打扫,保持卫生。行军途中,每到一地,要让卫生员划定一个地方,让战士在指定地点方便。他说,咱们是人民解放军,是胜利之师,文明之师,走到哪里,随地大小便,能行吗?你抓着雀雀到处尿,撅着屁股到处拉,有损解放军的形象。所以,我们必须要有好的作风,好的纪律,好的形象。让老百姓知道我们不仅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不到处方便。发现谁不遵守,禁闭三天。

有这样的连长,队伍的纪律可想而知。营里的许多考核,往往不比邱少云生前所在的5连差。

一天晚点名前,连长忽然说,今天不拉歌了,咱们听秀才讲个故事,好不好?大家鼓起掌来。我真有点措手不及,连长下了命令,还得讲啊。讲什么呢?忽然想起,昨天有人抓了条蛇,却让它逃跑了。于是,我讲了农夫和蛇的故事。我最后说,农夫因为怜悯蛇,后来却被蛇咬死了。我们战士,不能同情任何敌人,包括现在的阶级敌人。讲完了,大家没有热烈掌声,老生常谈了嘛,大家熟悉了嘛。只见连长说,这个故事讲得好,阶级斗争,就是要年年讲,天天讲。我们军人,更应该时刻保持革命警惕。

根据我的表现,第二年的2月,马排长正式通知我,连队党支部将发展我成为预备党员。排长说,一年来,你接受了部队的锻炼,为连队建设做了很多工作,组织上认为你基本成熟,准备考虑让你成为预备党员,你有什么想法吗?我说,我很激动,我以为党组织可能要考验我很久,没想到这么快啊。我还做得不够,我一定更加听党的话,一辈子跟党走。。。。。

在我之前,新兵中,已经有人入伍9个月就入党了。他是司达明,农村来的兵,贫农出身。因为他非常能吃苦,什么赃活累活都干在前,星期天,他总给炊事班打猪草,给连队养猪做出了大贡献,再加上出身好,苗子红,所有比我先入党了。排长在党支部会上几次提到我,老有人提出,秀才呀,得多考验考验几天。就这样,我一直等待着这一天。

我填写好入党自愿书,四排长马喜娃和司务长张盛友黄石人是我的入党介绍人。经过党小组会,连党支部会议后,我的名字上报到了营党委。

1966212,我被批准入党了。21日这天傍晚,营教导员谢景林来到连里,把我叫到操场边,坐在石头上,他依然叼起大烟斗,看我好一会才说,小刘啊,你入党的事,通过了,从今天起,你就是中共预备党员了。我两眼看着他,十分激动。他说,你是小知识分子,文化高,入党的道理我不多说了。我只告诉你,我们以前参军,入党,是把脑袋栓在了裤腰上干革命,随时有掉脑袋的危险。现在呢,没仗打了。但是呢,阶级斗争存在,阶级敌人存在,任何时候要忠诚于党的事业。你现在还年轻,有了成绩,有了进步,不要骄傲自满,要继续革命。

我表态说,我以前读过“共产党宣言”,现在又读了党章总纲,知道了我们的远大理想和崇高目标:实现共产主义,我一定听党的话,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教导员拍拍我的肩膀说,好,到底是知识分子,说什么都有见识,就这么干。

不多久,我被上调到团里“帮助工作”,后来又到师部“帮助工作”,从此以后,再没有见到马排长了。

在团里帮助工作的时候,由于积极主动,工作良好,受到领导好评。一天,宣传科长对我说,军区培养部队摄影员,决定让你去军区文化部报道,学习摄影。他找出一个老爷相机,皮腔拉出镜头式的,说,这是我们在朝鲜战场上缴获的美军相机,你拿去学吧。

我来到武汉军区文化部报道。第一次看见高大的军区指挥机关,第一次爬上这么大的楼,敲开文化部的门,几位军官谈笑风生,问我,小鬼,哪个军的?我回答,报告首长,我是29师的。啊,邱少云部队的呀,好。这里的摄影培训班时间一个月,培训从明天开始,下午你可以去看看我们的冲洗照片的暗房。

来到暗房,内外两间,外边是办公、看底片的地方。里边有几台照片放大机、定时器、各种照片冲洗不锈钢罐,各种药品。一个特大的水池,几乎可以在里边洗澡。工作人员介绍了暗访的设备,那都是当时顶级摄影器材,放大机能够放出一平米以上的毛主席像,军区礼堂的展览照片全是用这种进口放大机制作的,因为时常要放大照片,冲洗照片的水池也就特别大。

培训开始了,连我一共从5个人,定员的原则是一个军培养一个摄影员,我们29师是独立师,编制大,享有军级待遇,所以分配到了一个名额。几个人中,河南某军的陈池春和我最要好,培训和实习往往也在一起。他退伍后回巫山县旅游局当了宣传摄影员。培训的老师有王长根河南人,李福堂长春人,贺永葆河南人。他们都是军区顶尖、权威摄影人物,解放军报和解放军画报的特约记者。发稿和获奖作品享誉军内。

那天讲相机的使用,其他战友的相机都十分好,有德国禄来弗莱双镜头的,有哈苏的,唯有我拿的是美国货皮腔式的老爷相机。陈池春说,你们师这么穷呀,连台好相机都没有呀?老师针对这种情况说,只要能用,就能搞好摄影。毛主席不是教导我们,武器不是决定因素,决定因素是人嘛。你的思想作风不过硬,技术不到家,再好的武器是没用的。几十年前的相机,不也拍摄出了很多经典摄影作品吗?这台老爷相机,说不准就出现在美国和日本大战硫磺岛的战场上。他说着,翻找出一张美军在硫磺岛上斜着身体举起军旗的著名照片。看,着就是当年老相机拍出的经典作品。有了老师的启发,我也不因为相机不好而气馁了。

培训学习的政治理论书籍有,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论文艺等,摄影技术虽然没有书面教材,可老师讲解得非常细致,从相机的成像原理到胶片的构成,到摄影方法技巧,最后的暗房胶卷、相片的冲洗、照片放大技术都一一讲解,并要求学会、能独立操作。因为培训结业回到部队后,将要独立担当任务了。说起来,贺永葆也是我们师部的文化干事,对我也特别关心。他的基本功很好,在毛主席横渡长江的摄影中,他拍摄的作品在军内首先获奖。因此这次培训,也调他来助阵。

一个月的摄影培训顺利结束。我学到了一门技术,对后来的工作生活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所在部队团部都没有暗访,在连队就更不用说了,往往只能晚上在被子里面用刷牙杯装上药水冲洗胶片,可谓摄影史上的奇迹。一个行军的胶卷由于经验不足而冲洗报废,后边的军农图片,都弥足珍贵啊。

岁月留恒-6(刘崇武)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66老式相机图片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