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柒零前后之柒零后(三)江城入党(程广振)  

2015-06-17 15:13:24|  分类: 巴武兵博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柒零前后之柒零后

(三)江城入党

程广振

1965年秋天,部队第二次开进了大同湖农场,开始了军农生产。连队仍然住在老地方。我们要种的大田,就在年初所清理渠道的范围内。 

湖北兵参军前种过稻子的不少,他们各种农活都会。平整土地,往田里灌水,育秧、插秧、除草、割稻等,自然不在话下。我们跟着学就是了。插秧是累活,总是弯着腰往后倒退,腰酸腿疼。种地,最大的考验就是这个。不过,前后没几天,咬咬牙就过去了。当年年终总结,我被评为“五好”战士。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搅乱了各地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各派群众组织风起云涌,“造反”,批斗,武斗,停产闹“革命”,乱成了一锅粥。农场的生产没有受到任何干扰,土地闲置了几年,格外肥沃,早稻和中稻都获得了大丰收。

武汉地区形势越来越严峻。1967年2月,上级命令我们团进驻武汉市执行“三支两军”任务,再一次离开了大同湖。没想到,这一走,再也回不去了。

新驻地是汉口高级步兵学校,住在学员队宿舍。这里条件跟松林岗营房差不多,但睡的是棕床,透气散热快。武汉的冬天奇冷,晚上睡觉,把棉衣、大衣全盖在身上,还是冻得不行。到了夏天,全市成了“火炉”,在蚊帐里睡觉,通宵汗流不息。这一冷一热,让我见识了“火炉”的两面性。不过,这些都影响不了我们工作的积极性。不管执行什么任务,上级一声令下,我们雷厉风行,每次都出色完成了任务,多次受到表扬。

连队的任务机动性很大。有一段时间是在位于江汉路距江汉关不远的红旗大楼站岗,这里是湖北日报社和长江日报社所在地。守卫省报和市委机关报不被冲击,是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干部战士尽职尽责。5月份,新华社宣传了某厂工人郭嘉宏奋不顾身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英雄事迹。连队干部战士座谈学习英雄的心得体会,我据此写成稿件,送给湖北日报社,报社以《学习英雄郭嘉宏》为题刊登出来,连队反映很好。因为经常写稿,认识了这两家报社及省、市广播电台的编辑、记者,写出的稿件,被陆续发表和播出。

部队生活的锻炼,使我多方面得到提高,思想上不断要求进步,写了几次入党申请书。党组织很重视,指定人找我谈话,肯定成绩,指出今后的努力方向。

到了6月初,让我填写了入党志愿书,入党的事进入了连队党支部的议事日程,只待召开党支部大会了。

战士入党通常由两位战士党员作介绍人,而我的介绍人却是连长黄子旺和排长罗代现。这得多说一句,因为我家庭成分是富裕中农,在部队算是比较高的了。入伍仅两年多,没有经过战时生死考验,党组织对我的入党当然要特别慎重。

6月17日,连队党支部召开支部大会,讨论我和另一个战士的入党问题。上午讨论通过了他的入党申请,会议结束已到了吃午饭时间。下午接着开,讨论我的入党申请。党支部副书记、连长黄子旺说:“已经接到上级命令,下午随时准备外出执行任务,会开到哪儿算哪。”我读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简单介绍了个人情况。两位入党介绍人先后发言。他们刚讲完,上级命令到了,是去制止两派群众组织武斗,我们立即乘车出发。

这样的事有过多次了。以往,我们接到命令,每次赶到事发地点,均不见双方人员踪影,都是无为而返。这次呢?

我们在滨江大道江汉关附近下车,步行沿江汉路转中山大道到了六渡桥民众乐园对面,时间才2点多。一路上,街道两边人山人海,看热闹的很多,有人骂我们是“保皇派、麻子兵”。我们按上级“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要求,一概不予理睬,径直进入指定位置。

在这里,骂我们的青年学生(也许还有干部工人)更多了,还有人哭着说:“百万雄师的人在武钢用长矛扎死了30多人,你们知道不知道?他们太残忍了!”我们劝说他们离开这里,一再讲明,待下去对他们不好。不管怎么劝,他们就是不听,依然冲我们大喊大骂。

一下午就这样僵持着,直到晚上七八点钟,刚亮不久的路灯,突然全熄灭了。只听到马路另一头传来一阵阵呐喊声。手持长矛的百万雄师敢死队员,发疯一样向手无寸铁的人群冲,几次都被五连给堵住了。他们一律工作服,柳条帽,志在必得,越冲越猛。   午夜以后,他们的人越来越多,终于冲破了五连的人墙,向街道上的青年学生杀过来。我们一边拼命喊:“要文斗,不要武斗!”一边竭尽全力保护青年学生。那些红了眼的敢死队员,拨开我们,用长矛扎倒一个又一个。这哪是两派武斗?

我的嗓子喊哑了,有的战士被误伤。大家奋不顾身挡住长矛阵,掩护学生逃命。一位穿黑裙子的女青年被吓坏了,边跑边喊:“解放军叔叔救救我!”两个战士架着她跑,我和另外两个战士回头阻止那边的进攻。看到很多人被扎伤,战士们震惊之余,对百万雄师的好感一下子消失贻尽。

百万雄师是要进攻设在民众乐园的工人总部,最终目的达到了。他们的人像潮水一样,扎伤了许多被他们认为是对立面的人,我们没法制止住他们。

6月18日凌晨,我们奉命撤出,在三民路至滨江大道沿线,看到一台接一台的大卡车上,整整齐齐站着全副武装的百万雄师预备队。天哪!还有这么多人在此待命。他们力量之强大,组织之严密,真是无法想像。

连队撤往军队系统的滨江饭店休息待命,一直没有接到新的任务,下午返回了高级步兵学校。

6月19日,连队党支部大会继续讨论我的入党问题。讨论结果在报请上级党委批准之后,在连队蹲点的师后勤部丁科长找我谈话,说我已经成为中共预备党员。

   1967年“6.17”和其后的“7.20”事件,都被载入了湖北省武汉市的史册。对我个人来说,“6.19”尤其值得纪念,我新的政治生命是从这一天开启的。     

                     (2015年3月29日)

原文网址

http://blog.163.com/guangzhen_cheng/blog/static/248160071201544102419736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