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牢 记 祖 国 的 嘱 托( 徐长起)  

2016-11-27 15:18:31|  分类: 徐长起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牢 记 祖 国 的 嘱 托

                          徐长起

 

                                                      天津会议接重担

 

  1950年10 月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第一批出国作战的部队冒着朝鲜冬季特有的严寒,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接连打了3次重大的战役,重创了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根据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部署,第二批出国作战部队开始集结。

    1951年1月,我师奉命出川到达河北内邱县集结待命。2月10日接到上级通知,要各师、团主要领导及师的作战、通信、军械科长及后勤处处长、政委与作战直接有关的职能部门负责人前往天津参加会议。当时我们通讯科没有科长,我是副科长,所以让我前往参加会议。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会议。会议在天津警备区一个二楼小礼堂里举行。出席这次会议的是志愿军第3兵团的12军、15军和60军的军、师团所有主管首长和主要的部门负责干部。与会者都静静的坐在小礼堂里,会议开始时,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穿一件呢子大衣走进会场。与他一起走进会场的还有原二野政委邓小平、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志愿军第3兵团司令员陈赓、警备区司令杨成武等首长。全场起立热烈鼓掌,欢迎各位领导的到来。

    我是第一次见到敬爱的周总理,心情十分激动,和大家一齐起立鼓掌,直到宣布开会才停下来。

    会议开始,周总理首先讲话。他说:“我代表党中央、毛主席前来看望大家。为你们送行。”会场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然后,他简要地介绍了朝鲜战争的起因。指出:“美国趁朝鲜半岛内战之机,公开支持南朝鲜,假借“联合国军”的名义,公然出兵发动了对我们的友好邻邦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侵略战争,进一步把战火烧到我们的国门之前,充分暴露了美帝主义的侵略野心”。他还说:“先期出国作战的部队打得很好,接连打了3个大胜仗,歼灭了数十万敌人,打掉了以美军为首的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但美军侵朝总司令麦克阿瑟并不甘心失败。他公开扬言要一直打过鸭绿江。狂妄至极!党中央、毛主席决心跟同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斗争到底,决定派出祖国的优秀儿女出国参战,“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决不能让帝国主义的阴谋得逞”。会场里又爆发出一阵热烈地掌声……周总理最后抬头望着大家深情地说:“祖国等着你们的胜利消息”……会场一片掌声。大家心中默默地发誓:“请祖国放心,请毛主席放心。”

    接着,邓小平同志讲话。邓小平是我们二野的老政委,大家都熟悉他。他像往常作战前动员一样,对我们讲:“毛主席早就讲过,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从战略上看,美帝国主义就是纸老虎。但是,在战术上,我们一定要重视他,把它当做真老虎打,狠狠地打。你们这次出国作战跟以前在国内作战大不一样,你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相信你们一定能打好!我们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会场里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聂司令员也作了热情洋溢的鼓舞人心的讲话,大家报以热烈鼓掌。紧接着新建的志愿军三兵团司令员陈赓讲话。他以惯常的诙谐和风趣对大家说道:“兄弟我最近先到朝鲜走了一趟,看了看,沿途到处打防空枪,警告我们要注意防空。可我就不怕,不在乎它,照走不误……”他的讲话令场上笑声不绝,掌声不断。他那敢于藐视敌人、敢于胜利的一番谈话,于无形之中感染了大家,也鼓舞了大家。

    会议上还特意安排了先期入朝作战部队派回来的有关作战部门领导同志,按专业分开对口向准备出国作战部队的有关部门的干部,分别介绍了在朝鲜作战的经验和情况。诸如:如何行军、如何防空、如何宿营、如何在防空的前提下做饭、如何保证有线和无线通讯联络的畅通等,还介绍了与美军交手,如何打胜仗的宝贵经验等等。这些经验对我们都是十分重要、十分有用的。听了他们的介绍,我们都感到心中有了数,对出国作战,打胜仗更有了信心,决心带领部队坚决打好第一仗,为祖国争光。这次会议的精神,迅速传达到全师部队,化为指战员巨大的精神力量。

    后来得知,就在我们第二批出国参战部队集结待命时,朝鲜战场上我志愿军又在防御作战中打了一场歼敌78000余人的第4次战役。

  1951年3月25日,我师按志愿军司令部的命令准时出国参战,很快打响了规模空前的第五次战役。

 

战场通讯千钧重

 

  我在解放战争中一直是搞通信工作的,知道通讯工作就是给指挥员当好“千里眼,顺风耳”。但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含意,认识到通讯工作的重要意义,还是在朝鲜战场上。

    在现代战争中,通讯联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重要。有人讲过,在一定的意义上说,现代战争打的就是通讯联络。一支军队只有始终保持自己的通讯联络畅通无阻,才能掌握战场上的主动权。在朝鲜战场上,电话通讯是最有效的通讯手段。但是,在朝鲜战场上,由于美军掌握着制空权,飞机每时每刻在侦察我军的情况,随时随地都会有敌机的空袭,绘我们的有线通讯造成干扰破坏。尤其是前沿阵地上,电话员要冒着敌人的炮火往返在阵地上查线接线。常常是刚刚接好的电话线,瞬间又被炮弹炸断了。于是又要迎着炮火再去查接。有的电话兵手负伤了,操作不便,就用牙齿咬着电线,用另一只手接线。在五次战役的芝蒲里阻击战中,86团阵地上通往师部的电话线被炸短了一大截子,电话兵带去的电线又不够长。在紧急时刻我们的两个电话兵,用两只手分别抓住电线的两端,然后两个人把另一只手拉在一起,让电流从他们身体通过,保证了及时通话和命令传达,直到备用电线送到。在朝鲜战场上,为了防止被敌机发现,部队的电话线不能高架,只能沿路边铺设。电线横过路面时,要挖浅沟埋线。遇到电话线过河时,就把河面上的电线系上石块,让电线沉底以隐蔽部队的行踪。

    通讯兵在战场上的任务是繁重而危险的。我们科里的通讯参谋李铁铮同志经常与电话兵一起克服困难,架线、接线、收线、安装电话,风雪无阻,出入火线。不少的电话兵就牺牲在查线接线的战斗岗位上。因此通讯连队常常人手不够。师通讯连连长李化海有时不得不亲自参加架线,收线或守机子。

    无线电通讯联络,在朝鲜战场上有更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因而也遇到更大的挑战。我师入朝时携带的15瓦电台,是解放战争中从国民党军队手中缴获的。既笨重,质量又差,手摇发电信号又弱。工作起来很困难。

师级电台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要随时保持与上级电台的电讯联系。五次战役打响后,我军攻势迅猛,所谓的“联合国军”向南节节败退,我军乘胜追击,直逼南朝鲜首府汉城。由于部队推进迅速,军部来不及架设有线电话。那天军部突然给我师发来一份特急电报。当时,虽然知道发来的是“特急”电报,但信号太弱,没法收译到清晰电文。电报员十分焦急,反复调试,鼓捣了三个多小时还是没能收清楚这份电文。师首长急了,把电台台长荆昌,机要科副科长李金锡和我(时任通讯科副科长)三个人找去,大声地问道:“这到底是什么问题呀?!你们几个赶紧给我想办法解决……”当时,尽管敌机还在上空不停地盘旋侦察。但是军情万分火急,不容迟疑。我们决定,立即冒险把电台搬到山顶上去调试。到了山上一试,信号果然好了。原来,军首长正在焦急地询问我师目前在什么位置,并命令我师迅速向某某地区转移,并告;“切快,切快”。原来,“志司”已发现敌人正在组织反攻,企图把我志愿军主力部队分割切断。情况十分紧急。收到这份电报后,我师立即以强行军的速度向后转移,才使部队脱离了险境。事后才知道,原来我们架设电台的位置是在一个铁矿区内,地下的矿藏对电子信号的影响很大。当时如果不冒险到山顶上及时把电报收下来,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战场通讯千钧重,令我终生难忘。

  为了保证无线电的收发报信号良好,就需要架设较高的电台天线。但是高电杆上的天线一架就窖易暴露目标被敌侦察机发现,暴露我们的电台和指挥机关的具体位置,引来敌机的空袭。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我科的参谋陈继廉和电台的荆昌、杨长根、杨双来等同志一起出主意,想办法,设计出了一个可以随时用滑轮升降的电台天线。电杆靠大树掩护,不易暴露。敌机来了就把天线降下来,敌机一走就又升起来。使联络信号得以保持畅通无阻。

在上甘岭防御作战中,部队的电台都开设在坑道里,电子信号较差。电台的同志们就把天线延伸到坑道口之外,并加以伪装隐蔽,保证了坑道内电台信号的畅通。

步话机是无线通讯的一种短距离的联络工具。体积小、重量轻、携带方便,在连排营之间的通讯联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无线通讯联络中,简易密码和密语的使用在战场上起着重要的作用。在上甘岭战役中,86团3连和7连1排由于夜间天黑走错了路,摸索了大半夜还没有找到去阵地的路。眼看天快亮了,仍无法进入原定阵地,于是我们用原先规定的联络密语,命令他们迅速返回,避免了大的伤亡。为了便于师团指挥员在战场的语言对话中能够保密,战前我们就自行编写了,一本通讯密码。例如:8341一总攻开始,3269——

撤出战斗,4676~急需弹药……这些技术上的措施,准确及时地实现了上传下达,保证了战场上正确有效地指挥。

                 

  英雄的通讯兵

 

  战场上的通讯联络手段多种多样,小分队的作战,一只小喇叭或一声口哨,一个手式或一个手电灯光,一个话筒或一只信号(弹)枪,都可以作为通讯工具用以实现战场上小部队之间的联络。但有时还不得不派出徒步通讯员,飞奔于炮声隆隆,枪弹飞呜的战场上。这时,最需要的是通讯员的机智勇敢和不怕牺牲的精神。

在上甘岭战役中,战斗异常激烈,炮火密集,声响巨大,使平常的有线和无线通讯都受到严重干扰。上下级指挥机关的电讯联系无法正常运行。这时,唯一能使上下级指挥员保持联络的办法就是徒步送信了。它不仅能使指挥员面对面地了解战场上的实情,也有利于防止敌人的战场窃听和泄密。开始使用徒步通讯员送信时,我们还是沿用国内战争时办法,一次只派出一个战士独自完成任务。战场上硝烟弥漫,子弹飕飕,通讯员的伤亡是很大的。各团都发生过送信战士伤亡或失踪的情况。(87团1名送信失踪的战士,后来是在冰雪溶化后才发现他的遗体的)为了确保任务完成,后来改由每次两个人同行,或者由一名干部带领传送重要的信件。86团通讯排长刘忠起,85团通讯参谋阮颖熙,他们都亲自带领通讯兵送过重要信件。

连队的司号员是我军独有的“传令兵”。他的号音使自己的部队听了亲切、振奋,犹如军令响在耳边,令行禁止。然而对于战场上的美军官兵来说,志愿军的军号声,是令他们心惊胆战的“魔鬼”的呼唤。每当听到我志愿军的军号声响起来,他们就会本能地感到大难临头,慌乱无措,败下阵来。那是因为愚蠢的敌人不仅听不懂我军的号谱,更因为他们的怕死保命。我军一阵冲锋号响,战士们蜂拥而上,杀声一片,足以让那些怕死鬼吓得尿裤子。没曾想到,我们的司号员在朝鲜战场上大显了我军的神威。

86团5连司号员史朝珍同志是解放战争时期入伍的老号兵,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在1951年的第五次战役中,他们连队奉命坚守江滩川南岸的205高地,以阻击敌人。战斗打得十分激烈而残酷。在他们英勇地打退了敌人多次的进攻后,连排干部也都先后伤亡抬下了阵地。这时,战士们各自奋战,缺乏统一指挥,难以形成有效的战斗力量。在这万分紧急的情况下,史朝珍挺身而出,宣布临时代理连长指挥战斗,得到了大家的拥护。他重新组织力量,布置火力点,使阵地上的防守力量重新得到了加强,又接连打退了敌人一个连的4次反扑,把阵地巩固了下来。为后续部队向敌人纵深穿插运动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他的英雄事迹受到各级领导的高度称赞。战后,志愿军总部为他记“特等功”一次。还被派参加志愿军英模报告团,回国向祖国人民汇报,受到了宋庆龄副主席的亲切接见。

朝鲜战场上的经验证明,没有战场上的“千里眼”,和“顺风耳”。部队的行动就如同聋子、瞎子,将是十分危险的。但是,在朝鲜战场上,掌握了高度现代化通讯手段的美军,仍然败在通讯手段落后的中国军队手中。这是因为只有用毛泽东思想及革命精神武装起来的战士,才能使现代通讯技术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令我们自豪的是,我们全师指战员没有辜负祖国的嘱托,没有辜负党中央、毛主席、周总理的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