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林岗的博客

战友之情  是一本多彩的回忆录。。。。。。

 
 
 

日志

 
 
关于我

《松林岗博客》是一群战友的博客。1961年,一群年轻人走进松林岗军营,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这里经风雨受厉练,把宝贵的青春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久疏联络,如今惊喜地在网上见面,溢于言表。《松林岗博客》建博近三年来战友与日俱增,不仅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参加,更有解放战争时期及建国初期参军的老战友加入。今天,她已成为大家抒发情感、闲话心得、吟诗作画、摄影书法、怀旧颂新的交流平台,我们热忱期望战友们踊跃再回“松林岗”,重抖昔日风采,办好《松林岗博客》。(2010.11.30更新)

网易考拉推荐

过年, 回家过年(魏功伟 )  

2017-01-27 16:06:34|  分类: 魏功伟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 回家过年

魏功伟  


过年, 是中华民族重大的传统节日。我生长在四川内江安仁寨上, 每逢过年, 快乐极了。母亲提前一个把月就开始给我们4弟兄亲手缝做新衣服, 办年货, 淹鱼, 腊肉, 灌香肠, 做米花糖, 炒花生等, 忙个不停. 父亲买回香//纸钱, 教我们兄弟把纸钱用白纸分包成福子”, 并分别写上逝世先人的名字. 大年三十, 在堂屋供桌上摆放鸡//肉三牲和水酒供品, 同时焚香, 燃烛, 烧福子, 放鞭炮, 父亲带领我兄弟,向写着 天地君亲师 的红纸牌位前跪拜。祭祀之后,全家人围坐在母亲做好的美味佳肴桌前, 兴高采烈地吃团圆饭。 那些传统的回锅肉, 牛肉末煮粉条的 蚂蚁上树,麻婆豆腐等川菜, 最让我一生难忘。 除夕之夜, 父亲抽着咕噜响的水烟袋, 期盼着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母亲坐在桐油灯下,一边纺棉花, 一边为全家人熬夜 守岁”, 祈祷我们健康成长. 我四弟兄早就在寂静的山寨上, 在父母放着压岁钱的枕上安然入睡了. 一觉醒来, 新年伊始, 欢快异常 。向父母叩头拜年, 吃着汤元/ 年糕, 笑在心头,喜上眉稍。尔后去各老辈子家中拜年. 大人们谈笑风生, 娃儿们忙吃年货, 嘻戏玩乐。 过年的半个月中,我们这些半大小子爱好敲锣打鼓,玩草把把龙, 到邻居各家各户讨喜糖, 花生等年货, 吃着玩着快活着.还结伙去高粱寺敬菩萨, 赶庙会, 看川戏, 正月十五元宵节,去高梁镇上看4大庙内的灯杆(10多米高悬人字形的红灯笼), 看各家商户门前卦的大红灯笼, 目不暇接, 眼花缭乱。广场上, 看光着上半身的青壮年汉子舞钢花火龙”. 他们在寒冷天里, 赤膊上阵, 舞着灯火彩龙, 不停跳动, 高喊 拿花来”, 随着炽热的钢水在重力下形成的火花, 从四面抛向火龙, 舞龙的成年人激情奔放, 奋力表演, 精彩纷呈. 观众欢呼声, 掌声, 伴随锣鼓声, 鞭炮声, 震耳欲聋, 热闹非凡. 此乃我儿时的过年, 记忆犹新。

过年, 对我来说, 15岁参军后, 便成了苦乐相伴的代名词。1951年春节, 我跟随部队出川, 驻在河北内邱县城内的老百姓家过年. 部队忙于整编增员, 换装训练, 备战抗美援朝, 除夕之夜, 吃完饺子,听着房东及城内居民爆竹声声除旧岁 的时候,我独自呆坐在诊疗室里落泪. 张医生知道我头一次离开父母过年, 想家了, 他慢慢走过来, 轻轻地拍拍我的肩说:” , 我绐你讲故事”. 他先讲的是自己多年来行军/打仗/救伤员的一些片断, 又讲了部队走到那里, 就爱给当地生活特点总结几大怪. 例如,”东北几大怪, 窗户纸贴在外, 姑娘叼个大烟袋; 西北几大怪, 房子半边盖, 面条象腰带,” 我听后破啼为笑, 把想家的事给忘了.

1952年春节,我们部队参加第五次战役后, 在朝鲜上九里过年. 年前, 我收到家中第一次来信,真是 烽火连三月, 家书抵万金”.  父亲在信中说, 我大哥在土改后, 当乡长时患急病死了, 区长亲临家中悼念/慰问, 取走佩枪。我悲痛万分, 梦中惊醒,泪湿枕巾。 除夕夜, 在敌机疯狂封锁下, 吃罢祖国人民送来的猪肉罐头煮粉条/海带和高粱/大米饭. 我又从紧急任务中振作起来了。三日后,我背着行装,跟随师参谋长带领的先遣队,前去上甘岭地域接防。

回家过年,,是我离家后多年的奢望。1957年宝()()铁路刚通车, 我决意回家过年。当时部队驻在湖北孝感花园镇, 单身探亲准假15. 于是, 我积攒了200元钱, 买了2斤水果糖, 带两件换洗衣服上路了. 3次转乘, 硬坐33夜火车到达内江, 全身烟尘,疲惫不堪,再步行80里山路回到家中。当时的家己搬到乡下务农去了, 父亲老远来接我, 唯恐找不到家。我家住在三户农民的院内东侧的两间茅屋里, 大门上掛着 光荣军属 红色木牌, 两边贴着乡政府送来的春联. 母亲激动地不断擦拭眼泪, 注视着我, 疼爱地点头. 两个弟弟在一旁呡着嘴巴在笑谈什么, 可想而知. 邻居大人/小孩都赶来看我这个穿军装, 佩载准尉军衔的解放军, 夸讲之词,就不说了。除夕夜,母亲把准备好的年夜团圆饭端上桌来, 特地给我大哥摆上一双筷子. 我视而不见,一直夸讲母亲做的菜比任何地方菜都好吃。感觉回家过年真好,全家高兴, 但也有 相见时难别亦难 之忧.  3日后, 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家人, 经重庆乘轮船44夜才到武汉, 如期归队. 此乃我离家后唯一的一次回家过年.

后来两年, 我在重庆/西安军校学习, 趁暑假回家探亲. 目睹 家乡经历 大跃进 后的疲倦现象, 感叹而不敢言. 父亲一来信, 只说寄点钱回家, 不说回家过年, 或说,有空写封信寄一张照片回家就更好了…..1961年春节后, 三弟来信说, 父母亲先后因 浮肿病 去世了。 从此, 我没有了家, 也就没有回家过年的念头了.

如今, 国家富強, 人民生活好了, 不愁吃/穿/用和玩乐, 天天在过年. 交通方便快捷了, 坐飞机或动车, 几个小时就可以回家. 每当我在电视上看到回家过年的年青人, 拖着行李车, 走在阳光路上, 笑逐颜开时, 我为他们庆幸,衷心地祝福他们一路平安!

魏功伟  

   2017年除夕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